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列车上历险记(原创)  

2012-01-25 13:5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列车上历险记

                                               作者:赵公明
        2000年以前的铁路职工,坐火车是不花钱的,这和其它行业的内部优惠是不同的,据说,是用二七大罢工的先烈们的鲜血换来的.是解放前就有的待遇,我曾查阅过资料,日本人和老毛子在华的年代就有免票,只不过高级管理层才能享受,有免票的时候,坐车旅游的事也不多,每个单位的出差,都控制得很严格.取消免票后,给铁路职工带来了很大的灾难和困难,铁路职工最大的特点,是搞对象时从不考虑双方是哪里人,祖国各地的人都有,全国铁路一盘棋嘛,反正有票,今天你在哈尔滨,明天可能调到昆明,没有了免票,老家就别回了看丈人就困难了,真回不起呀.现在想家的时候,好多人总是后悔过去有票走动的太少.那时都凭一腔工作热情,领导让去哪里就去哪里,反正坐车不花钱,走到哪里都有一盘棋的照顾,到哪里都有一家人,不就像看完姐家再走哥家?车坐的多了,见过的事也多,经历的见闻也多,尽管好多事随着时光的流逝淡忘了,可1988年春我乘长春开往石家庄的213/214次列车的惊险经历,却永远难以忘却!
      那是五一前的一天,我去东北探亲返回单位,在辽宁省大虎山火车站上了这趟车,旅客不多,有很多空坐位,我找了一个长坐位躺下.我的对面坐的是两位衣着整洁的年轻人.探亲期间,正值老丈人家中有农活多,天天忙完这事忙那事很劳累躺下不久我就进入了梦乡   。

       我那天时穿的白色袖口带绿道的夏装路服,浑身上下都沾着泥土和汗臭,活脱脱一个大修段带着眼镜又干点体力活的技术员.火车行至沟帮子车站前,我被自己的呼噜声打醒了,我坐起来,对面的小伙们打开了车窗,向站台上的售货车买吃的,猪肉、牛肉、鱼肉罐头,咸菜榨菜烧鸡猪蹄子啤酒等,凡是吃的东西都买,钱多得很的架势.买完东西再前后座送我才看清楚.和他说话同样口气,同样开窗买东西的人,前后座位共有十八九个人.买的东西也都差不多."你们是旅游团的吧",我顺变问了一句."差不多吧",对面一位很勉强地应了一句.也许是看到同伴的傲慢,另一为跟了一句,"你是铁路上的吧,去那里?","回单位""是车站的吗?","是的,石家庄火车站的".我们勉强的唠的时后,他的几位同伴正都等着售货员们找零钞.好像事先有约定,售货员们眼看着火车徐徐开动,仍在不紧不慢的翻找着.看得出,零钱是不想给了. 

         这伙人被那个贪心的女售货员给激怒了,撸胳膊挽袖子,有的脸涨得通红指着渐渐远去的她破口大骂,有的顺手抓起刚买的罐头往车下砸,无奈的的,那些铁路上的售货员早把铁路运行时间掐得分秒不差,你就是一群老虎,也奈何不了她们了,火车就在逐渐加速中,把气的脸红脖子紫的这帮人给拉走了。哪里还能砸到他们?钱没要回来,白白又损失了几瓶罐头."妈的,看老子回来咋整你们!",其中几位长相凶蛮的骂着."你老家是这里的吗?","对面那位又问起我来","不是,我老家是吉林的,到这里出差".看得清清楚楚是卖货的理亏,我不想代老乡们挨骂."那你一起吃点","谢谢,吃过了,就是太累想睡一会儿".我也不想再和他们多唠.对面的拿来一个装衣服的包,你啥也没拿?枕上这个睡吧.几个零花钱放在了鞋里,我口袋里只有一个工作证和免票,我真的放心大睡起来.
  车过唐山,我听到车厢里有人连哭带叫,睁开眼一看,满车厢乱七八糟的,旅客们个个垂头丧气,愁眉苦脸.哎我枕的包呢?对面的和同行者都不见了.我问旁边一个手上包着纱布的大叔:包是他们拿走了吗?还问呢?昨晚出大事了.那帮人是土匪,满车厢都被他们用刀逼着,有的把两头车门有的挨个收身,钱和贵重的东西全要.装了几大旅行厢.收了好几个车厢,就你幸福,对面那小子还说你太困,铁路穷鬼一个,不用收身.包他拿走你都没醒.那他们人呢?早在山海关下车了.警察呢?警察不管?到唐山上来一大帮警察,把受伤的旅客抬走了,也不知道咋处理的.车到高碑店,我下车回了单位. 
  过了几天,从报纸上看到,全国打击车匪路霸.这是一个专在铁路列车上作案的团伙,他们还杀一个女列车员.报上没说是不是那天晚上把她带走的,我想,如果是的话,一定和买东西过程有点关系.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枕的包里装的是啥,但肯定不是衣服.我后来常想,假如我当时没睡着,假如我没坐在那个位子,假如我没穿路服?将是啥结局?     
  又过了一年,我又在天津开往沈阳的列车连接处,和对面的小子突然相遇,"是你?"车刚好是在塘沽停车,我还楞着想是谁的时候,他已不见了.等我想起的时候,找到乘警:报上说的肯定不对,不是全部落网.有漏网的嫌疑人,他们是牡丹江一带的人,但在沧州一带,有他们的第二故乡.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