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远村趣事1-乌米的故事  

2011-10-26 11:4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题目:乌米的故事

        穷的时候,每到夏天,乡村的孩子都去高粱地里打乌米。乌米不是米,是高粱在打苞的时候发生的一种病,指高粱、玉米孕穗时生的一种黑穗病,一般特指高粱丝黑穗病。那感染后生长病穗,就叫乌米,乌米和正常的高粱穗没啥大区别,只有掰开包裹着嫩穗的表皮,才能看到染病的是一根白色棒状物,而高粱苞里面是极嫩的高粱穗雏形。那白色的棒状物就叫乌米,乌米在幼嫩时是可以食用的。打乌米就是把高粱地里的乌米掰下来,拿回家当饭菜吃。

        乌米毕竟是一种庄稼病,一株病穗就少结一穗高粱。打乌米的主要目的,是预防来年庄稼病的扩散,影响庄稼的产量,尤其在没种植杂交高粱的时候,打乌米几乎算是一个高粱种植过程的必不可少的管理程序。打乌米需要选择最佳的时机,那就是在每年仲夏高粱刚孕穗的时候,病孢子还没成熟的时候,就把它从秸秆端掰下来,病孢子的菌丝没落在土地里,明年再发黑穗病的机会就没有了。乌米既然是庄稼病,那就谁发现谁就有权直接掰下来,所以,打乌米的时候,是可以随意在高粱地里走动的,哪里的乌米多就在哪里打,不分张家李家界限的,不分南北二屯界限的。谁想打谁打,谁想在哪里打就在哪里打,绝对没有人干涉,尽管打乌米也是一项技术活,稍有不慎,就会把辛苦侍弄一年的好高粱穗给掰瞎扒下来。庄稼就是庄稼人的命根呀,把好好的娇嫩高粱穗当乌米掰下来,谁看到谁心疼。

     即便是这样,明知道你辨别乌米的技术很差,那些土地的主人也不说啥,随你在高粱地里折腾。嫩乌米有点像毛笔的笔头,全身是白色的,只有尖部略微有点黑色,它的行状也有点像茭白,只是没有茭白大。大多是椭圆形或圆柱形,长十厘米左右,涨得包裹它的叶片能泛白,就像有的肥胖人穿裤子而前边的拉链要被撑开一样。而高粱包是类似于圆柱形的伞状。没有经验的人是很容易将高粱包当成乌米的,因为都没有抽穗儿,又都鼓个包。有个谜语就是这样形容打乌米的:顺沟儿走,往上瞅儿,见到大肚子就下手。

如果靠观察不能辨别乌米和嫩高粱苞,那就要用手摸来辨别,但真正打乌米的高手,是不希望用手摸的,因为你摸的若真是乌米还好,若不是乌米而是高粱,那这一摸,就很容易破坏高粱的生长环境,弄不好,将高粱苞外边包裹的叶片弄坏,那就会破坏高粱抽穗儿,影响粮食产量。摸乌米凭的是手感,就是看它硬不硬,上边的头儿是不是整齐。因为高粱包是很松弛的,它头顶也不整齐。再就是闻,乌米的气味儿微淡,很清香,而高粱包没有味道,有也是青草的味道。

打乌米就是摘乌米,打乌米主要是指高粱乌米,这是夏季的一项活动。高梁长乌米是因为春天种子播种后发霉才变成乌米,可您知道吗,它居然还是药材,《全国中草药汇编》中说:高粱乌米:性味甘,平。功能主治:调经止血。用于月经不调,血崩,便血等。打乌米的人通常有两种,一种是跑单帮捎带着打的,这种人通常是给生产队割草放牛的,他们的辨别乌米技术高,几米开外,都能辨别出来哪些是乌米,那些是高粱穗。根本不需要掰开那嫩高粱苞,火眼金睛一掰就准。这些人在钻高粱地割草的时候,满身被露水打得湿淋淋,脸也被高粱叶子和叶子上的白色孢子粉末刮染得斑驳淋漓,胳膊上脸上脖子上被高粱叶子划破的一道道血痕。穿着湿淋淋的衣服,脚趿拉着泥水浸透了的胶鞋,白色红色的道子滑稽地画着纯天然的妆,腰上肩上脖子上挂满了乌米把子,像激战完的获胜勇士,更是不怕任何困苦的男子汉,正带着全胜的收获得意归来。正在乡村路上抓蜻蜓逮蚂蚱的孩童,最高兴遇到他们出现了,乡村人相互都有称呼,三舅三叔三表哥的,你去他肩头上拽,他往他裤腰带上解,片刻功夫,那挂满打乌米人身上的乌米,就会被孩童们瓜分一空。再看那费劲打了一上午的乌米的汉子,依旧是满脸挂着微笑,一点遗憾也看不出来。

      还有一种打乌米的,是群体出现的,或许是某一个玩腻了泥巴的孩子提议,或许是看到别人吃乌米嘴馋,或许是家里的猪正缺点饲料,也可能是家长闲来无事,想带孩子们去钻高粱地。这样的打乌米人是为乌米而去的,也是最不专业的打乌米人。这些人钻进高粱地,尽管有认识乌米的人当场做示范,但看那满地的高粱苞,个个都像乌米,再小心甄别,也难免搞错,打下一颗乌米,至少要祸害一穗高粱苞。这谢打乌米的人,也是防治高粱黑穗病最彻底的人,老的嫩的通吃,那些已经开苞的乌米,黑色的穗棒已经老的开花,正四处扬着病孢粉,明晃晃的老乌米,黑黝黝张着嘴高粱杆尖上摆着呢,掰下来送给喂猪的,也能从伙伴手里换来嫩乌米吃,三个老乌米换一个嫩乌米是最贵的交换形式。

      乡村人打来乌米,通常都给孩子们当点心,直接生吃,某个伙伴拎来一捆(把)乌米,或坐在村口老榆树荫凉下,或坐在泡子边的青麻地边上,或者是正站在大坝上,一边往水里扔土坷垃吓唬嬉水的鱼儿,一边抢着扒乌米吃。乌米的吃法很多,可以直接食用,也可以烧、烤、蒸、煮。若是煮熟了蘸点蒜酱就更绝了。除了高粱乌米,据说还有谷子乌米和糜子乌米,尤其是糜子乌米更好吃我们那里很少种植糜子,也就没吃过糜子乌米。

       尽管乌米很好吃,农民还是不希望自己的高粱长出乌米。以前谁家种的高粱地里乌米多,谁家就会觉得脸面上有些过意不去。可是现在,这东西居然还有专业种植的,据说国外已有学者将它作为作物黑粉菌列于食用菌之列,或许有一天,以高粱乌米粉为原料,人类能做出放心的食品或药品,乌米不再是乡村人随意的时令小吃,而是一种既强身健体,又营养健康的放心食品。远去的乌米,是否会向远去的大片高粱地一样,最终消失在国人的视野中,再从外国当宝贝引进来?

远村旧事1-乌米的故事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1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