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胖小儿(原创)  

2011-08-29 16:52: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赵公明

      胖小儿也是我儿时的玩伴,小学四年级五年级的时候,每天放学我都和胖小儿在一起。胖小儿是锦州来的下放户家小儿子,胖小儿有哥哥和姐姐,他的二哥周英德随着父母和他一起下放到陈家铺,给闭塞的陈家铺小村庄也带来许多的波澜。胖小儿的大名叫周英卓,只有学校的老师偶尔提问他回答问题才用用,其他的人都随着他爸爸妈妈管他叫胖小儿。

      胖小儿比我低一个年级,和胖小儿结缘,缘自他家那本十万个为什么书,我第一次应邀去胖小儿家的时候,是春天一个刮大南风的中午。老梁家从北镇山里的张把屯,买来两只小山羊,那正是我们学小山羊过桥那篇语文课的时候,在那之前别说山羊,连羊是啥样子都没见过。小山羊下巴上那撮夸张的小胡子,吸引得每一个伙伴都夜不成寐,尽管老梁家大奶发话谁都可以观看,但她二儿子梁浩友可不那么做,看山羊可以,必须和他是好朋友,以后大家得帮他,游戏玩输了不能真要他的东西。梁浩友把着家里门逼迫伙们听从他号令,伙伴们绝对不肯为看一眼山羊就帮他去打架,何况他动不动就打大石头。胖小儿和梁浩友家是邻居,站在胖小儿家的墙头上,和在梁浩友家看栓在院子里的羊效果是一样的。梁浩友把着门不让伙伴进院子,伙伴们就去胖小儿家的墙头上看山羊顶角吃草。

     我去胖小儿家的时候,胖小他妈正从锅里往盆里拣高粮面的窝头,外面的大南风刮得门窗哗哗响,烟窗里的余烟倒灌得满屋子,咸白菜汤就高粱面窝头,就是胖小儿家的午饭。他二哥周英德抓起一个窝头咬一口,唉!咽不下去呀!胖小儿他娘啥也没说,把桌子放到炕上,每人给盛了一碗没几滴油花的咸菜汤。胖小儿他爸受着管制,刚赶着生产队的牛车送粪回来,端着一个瓷杯喝着滚烫的开水,一边吹一边小口喝着,大南风吹起的土面子,也弥漫得满屋空气里都饱和了土面子。正午的阳光射进屋里的光线,被他杯子冒出的热气,熏得五彩斑斓。胖小儿捧着那本十万个为什么,正看得旁若无人,根本没和我打招呼。

    胖小他妈蒸的那高粱面窝窝头,是用一种叫做晋杂四的极难吃的杂交高粱磨的面,山西的大寨是全国农业的标杆,山西的杂交高粱品种就像圣物一样,全国争着抢着种,只有吃过的人才知道,那高粱比啥都难吃,硬硬的黑壳顽强地和子粒包合在一起,吃完那 面拉屎都困难。我家分的那些高粱,都用做喂鸡喂猪了,我弟弟一吃那种高粱米饭,就扯着嗓门哭喉咙疼。胖小儿他爹每顿饭前都要喝足滚烫的开水,说不定就是为下咽那难吃的晋杂四号高梁面扩展喉咙。

     胖小儿他大哥还在锦州上班,胖小儿他大姐夫好像是个采购员,虽然不敢公开到农村看望受管制的老丈人,时不时也托小周或胖小儿去锦州的时候,带回点紧缺的白糖红塘或 糖精味精来。胖小儿他爸说女婿不懂科学,中国的味精和日本的味之素虽属同类,对人体的的功效却完全不同,胖小儿他爹劝村民不要过量吃糖精,胖小儿他爸劝邻居少用味素,被民兵连长五花大绑捆在孙继海家的歪脖榆树下,差点专门被批判。要不是小周和任福来郑继中关系好,任福来和郑继中赵福军找了赵福生和赵福学说情,后果不堪设想,竟敢污蔑社会主义的产品有毒,还想不想活了?

     胖小儿假期从锦州回来,除了带回他哥他姐孝敬给父母的东西,也会带回几本小人书。每次胖小儿带回来的小人书,都最先让我看个够。胖小儿有一副用长冰刀改制的冰车,划起来又快又轻捷,胖小儿愿意把最快最轻捷的冰车让给我划,他划我那也算排名第二的好冰车。冬天太阳最温和的时候,我们会在冰车上拴一个爬犁类的土冰车,上面放着锄头和耙子,去很远很远的三家子铁路桥南,铲下最粗壮的芦苇,堆成小山一样在土爬犁上,划着冰车把那上好的烧柴顺着东大沟,穿过东大洼子和排水站,拖过东大坝,再顺着二沟子运到大牧养或小牧养,再一捆一捆倒腾回家。每当我和胖小儿划着冰车去拾柴或刨树根子的时候,胖小儿他妈总会给我俩一人一块稀罕的冰糖,算是鼓励也算是关爱吧。或许怕我们到外面去说冰糖太好吃冰糖好甜,胖小儿他妈每次给我们糖块或冰糖的时候,总是说那是过年剩下的,只有那两块。

    胖小儿也抓鱼捞虾,胖小儿捞的鱼虾都是家里消化,吃不了就煮熟晒干备做冬天炖老南瓜吃。胖小儿家的成分高,抓到再多的鱼虾也不敢拿到街上卖,怕被指为走资本主义的道路。有时候我卖鱼虾换来的钱,也买个面包和他掰开吃,有一年秋天雨水多,我和二叔卖的鱼虾钱家里不要,就买好多朝鲜出的谷米糖给他吃,胖小儿看着那一尺见方的大块糖吓呆了,你从家里偷钱买的吧,其实那朝鲜糖很便宜的,两毛钱一斤,那一块正好是一斤。谷米糖也很好吃,有点像现在的米花糖,但没对谷物做膨化,谷物的壳还在呢,吃着甜嚼着香,就是偶尔有小谷壳塞牙缝。

     胖小儿的学习成绩一般,玩游戏特别有样,就像他二哥周英德练单杠上旋转和扫趟腿工夫一样,动作优美反应快捷。他二哥的前后扫趟腿工夫,也使得民兵连长李体发那个坏种有所顾忌,一般不敢找小周或老周的麻烦。王喜存看小周能在村里立脚,也想用两只烧鸡从陆家窝铺知青点学的三脚猫工夫亮亮相,被李体发捆到公社小分队,好打没少挨。村民说小周曾用一根快成熟的高粱杆,和换福子他们比试砍伐柳条子,比用镰刀割不知道快多少倍。胖小儿有时候也趁没人的时候拿根木棍耍,我都撞见他有模有样按招式比画着,却从来不肯承认他在练工夫,连我这最要好的朋友都不透露。有一年的暑假胖小儿在锦州住了十多天,那些日子我总觉得没着没落的,总觉得缺少点啥。

    胖小儿回城的时候,我已经上初中了,起早淌黑地忙学习,他搬家的时候也没和他告个别。知道胖小儿在锦州,我家后来也搬到锦州了,有时候回老家住,我常从解放路东头走到西头,或者沿着中央大街从火车站广场走到南大桥。总期待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在锦州的大街或商场里和胖小儿走个对面。或许,即使是有很多那样的机会,岁月的流逝成长的变化,我俩即便是脑袋撞到一起,也再相互认不出来了。有时候想想胖小儿的冰刀,想想胖小儿的十万个为什么,想想胖小儿天天放学等着和我一起玩,人生真的很有意思,忘记的时常会再想起。我想起了那首歌词,可能不会再相聚,却实在难以忘记!人生路上每一个扶持帮助我的人,不也时常像胖小儿一样,时常地想起,泛起着最美好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4507)|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