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含泪的事业(人物篇)最好的人(原创)  

2011-07-06 12:1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好的人

作者:赵公明

        我大学毕业去单位上班的时候,老孙头早就退休了。退了休的老孙头,一直在单位做临时工,从六十岁做到七十岁,又从七十岁做到现在。

        老孙头在铁路上做啥工种,我从来没有询问过,从他常穿的兰色铁路制服看,能肯定他一直做着最苦最累的工作,可能常在新线铁路刨石砟,也可能常扛钢轨常抬土筐。老孙头是辽阳人,抗美援朝之前就参加铁路建设了,他修过嫩江铁路大桥、哈尔滨松花江铁路大桥,在大兴安岭的密林中抬过枕木,在牙克石挑过冻土,在风陵渡站在齐腰身的黄河水中抗过模扳,在坦桑尼亚赞比亚修过路基,冒着美国B52飞机的轰炸,在越南的胡志明小道修过一号二号公路,也曾在黑寡妇的扫射中抢修过鸭绿江大桥的桥墩。

       老孙头是个干活闲不住的人,在大兴安岭修森林铁路的时候,每天下工,他都要把工具检修一遍,锹稿柄拾道得结结实实,扁担保养得油光发亮,垫肩口罩手套皮帽子,都收拾得井井有条,用他的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他宁可少睡一会觉,也把明天的工作准备做好。

      我不知道老孙头当没当过劳模,也没问过他是不是先进生产者,但我能感觉到,他的勤劳习惯,肯定是长期艰苦劳动中磨练出来的习惯。老孙头常说,修森林铁路苦呀,在人际罕至的原始森林,在人类从来没有涉足的大兴安岭最深处,他们赶着马车,装上铁锹镐头帐篷和发电机,一直往里边走,走多远不知道,就凭着一个准备建设的铁路线路坐标,就凭着简单的测量仪器,到密林的最深处安下营地。去了就出不来,山东有二百多名转业军人集体回家,靠的是多年的战争积累的常识,连当过兵的都遭不了那罪,可见当时的铁路工程员工有多苦,高粱米炒黄豆是常吃的饭菜,罗卜条就窝头,也是常有的事情。大米白面也有,粗粮多细粮少。那时候的铁路工人不讲究吃喝,只晓得埋头干活,也不分干部工人,八个职工扛一截钢轨,八个干部也扛一截钢轨,甚至干部小跑的速度比员工还快。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顶风雪冒严寒,胡子都冻成坨坨,手上脚上都是冻疮。下工的第一件事情是泡脚,每个人都先把手脚用雪搓上十多分钟,搓热乎了,才敢用开水烫脚,否则,那脚那耳朵就可能被拨拉掉。搓身上裸露的部分,是下工要做的第一件事情。睡的是帐篷,床全是用桦木竿子摆成的,屋里烧着大汽油桶,脑们烤得冒汗,脚底身子下凉风刺骨,棉帐篷也难抵挡零下三四十度的严寒。人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刨冻土抬土筐筑路基,没人叫苦,没人喊累。好像那时候的人都是铁打的,不知道啥是苦啥是累。最苦最累的还是干部,干完活还要站岗放哨检查营地的安全。老孙头说,两米见方的机坑,他一天能刨俩,那可是几乎和石头一样硬的冻土呀?搂上一堆树枝树叶子,压实后再点着,四周拢起雪,用火灰把冻土化透,才能刨挖得动。

       抗美援越的时候更苦了,穿着越南人的工装,四周都是打飞机的高射炮,有时候踩着烂泥巴,有时顶着火辣的太阳,天上飞机在轰炸,地上毒蛇蚂蝗多的是,蚊子都有蚂蚱大。毒虫叮咬着,弹片飞舞着,热浪熏得眼睛都睁不开,热汗像水一样流淌。最难受的是吃不饱,冷天饿点还能挺得住,热天不吃饭人也发软。不是工地饭不够吃,是越南民工没饭吃,他们供应的一天两碗稀粥都能照见人,援越的中国人都把自己的饭让给越南人吃了。

       孙大爷说,在越南施工,纪律严得很。就是那样严格的纪律,也有人犯错误,而且犯的都是男女关系生活作风的错误。越南那地方总打仗,男人们死的很多。许多村庄都成了寡妇村。寡妇也是人,也有生理的需要,想男人想疯了的寡妇们,就琢磨绑架中国人。四处一个宣传干事晚上写黑板报,就被几个越南寡妇给绑走了,三天三夜没闲着,等送回来的时候,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变成了小脸蜡黄的排骨架。许多被绑过的小伙都做下毛病了,见到女人就吓得发抖。

      孙大爷没被绑架过,孙大爷天天在工班劳动,很少有机会耍单帮。只有那些不常随大队活动的人员,才有被绑架的危险。孙大爷的那些被绑架过的同事说,那些热带女子都会使用快乐药,几根草药就能让你总兴奋,陪完这个寡妇陪哪个,等实在硬不起来的时候,人家才把你放回来。怕累到极限的你丧命,人家也会送来几只蛤蚧炖鸡吃,有情有意帮你养身子。

        孙大爷很庆幸自己没被绑架过,孙大爷整整在越南扛了三年的枕木。孙大爷那样玩命地工作,老了老了也没做下啥毛病。孙大爷说,人不怕累,最怕懒惰,在林海雪原,劳动完你要是懒惰得倒头就睡,不是患风湿就是腰腿疼,得向当兵烫脚一个样,天天养成好习惯,再冷再累也别省略用雪搓,把身子骨搓热,啥毛病也落不下。

      孙大爷退休后在学校搞卫生,学校给他的待遇是每天补助八毛钱。孙大爷在学校做临时工不是为了钱,他坚信劳动才能保证不生毛病的。孙大爷没儿子,孙大爷不想老的时候看姑爷的脸,孙大爷想尽量不给女儿填麻烦,只要他走得动爬得动,就得劳动就得做事情。学校给孙大爷指定的任务是打扫校园,孙大爷却连家属院都给打扫了。老张家的鸡窝,老李家的猪圈,老石家的鸽子棚,只要是有垃圾的地方,孙大爷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孙大爷搞卫生,手推车里永远装着铁锹洋镐和扫把。哪里有新发的树桩,哪里有坑坑洼洼,他都填挖得平平坦坦。凌晨三四点钟他就推着车开始了,先扫干净家属院,再打扫好校园。孙大爷搞卫生有个规矩,不拿单位一个钢筋头,不拣单位一块劈柴伴子。学生宿舍扔着许多酒瓶罐头瓶,他把那些酒瓶罐头盒分好类,整齐摆放在楼梯口。拣到劈柴他都集中在食堂或茶炉房,拣到钢筋废铁他都堆到维修班。谁卖破烂谁收集废品他都不参与,老共产党员就是不能占公家一点的便宜。学生科的舍务每月卖酒瓶子都能收入几百块,老孙头瞅都不瞅一眼。

      学生扔的废纸里有时夹带着钱,学生遗弃的裤兜里有时揣着手表,老孙头打扫卫生时发现,都要亲手交到失主的手中。凌晨孙大爷做的是马路上的卫生,白天他还要修剪花草树木,防止枯枝落叶影响校园的容貌。树丛里的方便面袋子,犄角旮旯的香烟盒,都是他要清理的对象。哪里的栅栏要维修,哪里的木桩要加固,都是他自己找的工作内容。凌晨他推走几车的垃圾,白天他修剪几车的烧柴。有他在劳作,校园永远是洁净的。吃过早饭的孙大爷,车里也泡着一壶茶水,除了喝水的时候,他都是不紧不慢地清扫着。

      总务科的老刘年年挖菜窖,春暖花开菜吃完了,他也不管那菜窖了。孙大爷会带上铁锹把菜窖里的木头棍棒等集中起来,把菜窖用土掩埋好,每家每户的木头都推到俱乐部后边,一家一堆来年你再用吧。食堂老毕养了九头猪,都圈在木工房后边的闲置平房里,老毕的猪粪便,隔三岔五得孙大爷管,推来黄土掩埋住臭味,发酵好推到学校花棚里。

      老穆家门前的排水沟蒿草长成半人高也不清理,老韩家的黄瓜秧都晒成柴火还爬在墙上,老井家的煤堆被孩子们踩满地。都是孙大爷去整理。孙大爷是学校的清扫工,也是家家户户的男保姆。养狗的养车的,都没少祸祸校容校貌,孙大爷从来都是任劳任怨及时清理掉。

       孙大爷七十岁那年,同在学校的女儿找到领导,父亲年纪大了,让学校另清临时工替代,孙大爷看不惯雇工那癞痢般的清扫,不给钱还是推着手推车给修补。没办法,学校给他专门用自行车给他改装一个轻便的手推车,买了一堆扫把放到门卫,爱扫就扫吧!也想把清扫补助提高到五十块,孙大爷说啥也不要,连那二十块的补助也放弃了。

      我从单位出来那年,孙大爷正好是八十岁。离开单位十多年,直到前年才有同事说,他实在是扫不动休息了,不过走路还不用拐杖,九十多岁了,身体还是那样好。孙大爷的工资高,出大兴安岭工地就长到一百多块钱,孙大爷不抽烟不喝酒,偶尔吃点红烧肉,隔三岔五包吨饺子,就是他最好的生活了。孙娘心疼他,顿顿就着他的胃口做,差啥不差钱!吃肉吃鱼也花不完他赚的。孙大爷把积攒的工资分成了两份,每隔两年给他那两个外孙分一次,孙大爷没文化,特别交代给外孙那钱只能用在学习上。孙大爷对外孙好,孙大爷对同院人好。他前脚扫你后脚扔,他都不急不恼,默默无闻地为大家服务着。校内的人都说,孙大爷是好人,是最好的人,是比雷锋还勤快的好人!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