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含泪的事业(人物篇)横了一生的人(原创)  

2011-07-03 10:51: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横了一生的人

作者:赵公明

      阎龙石是山西人,年轻的时候学过几天武艺。 阎龙石学武,是跟着同村的堂哥学的,没有拜师仪式,他也从来没把堂兄当作师傅。修太焦铁路招工, 阎龙石借在县里当武装部长姨夫的光,来到铁路工程局当了一名工人,在工程段食堂做饭。

      阎龙石这个人刚上班那阵子,给自己制定个规矩,横得不要命的人他不招惹,和公安沾边的人他不招惹,手中正握着实权的人他不招惹,成帮成伙的他不招惹。 阎龙石上班的那些年,正赶上文革结束,许多在学校打砸抢拿老师取乐的工程局子弟,也下乡回到单位上班,形形色色的帮派多得很,经常有三五百人吃饱了撑出来的血腥打斗。或因为有人斜眼看了他们的哥们,或因为有好色之徒多看了两眼他的女朋友,或因为他哥们借汽车队的汽车玩,人家没给面子。只要是说得出口的理由,都可能演化成几百人的械斗。

     阎龙石也想在单位混成个人模狗样, 阎龙石至少不想成为单位本分的员工。 阎龙石打入路的那一天就看得很清楚,那些老实巴交的人,除了每天没完没了地抬土筐扛钢轨出苦大力,还得经常受到横人的欺负。你不是听领导的话吗?那你帮我把这条沟给挖好吧,那些横人说出来的话就相当于皇帝颁发的圣旨,谁敢不从?大爷吐口唾液都落地成钉。

     阎龙石也想穿上的确良的裤子白上衣,今天借口肚子疼,明天说是已拉稀,威逼队长同意他们休病假,到工地附近的村庄乱窜,不是偷鸡摸狗吓唬小孩,就是拔村里的花生拿老乡家的鸡蛋。 阎龙石上班的年代,农村青年找对象还是经人介绍的多,他们在村里游荡的时候,很难找到漂亮姑娘搭句话。

     阎龙石没法和那些吊儿当啷的青工比,那些青工不上班,可以向家里要钱花。 阎龙石是从农村出来的,家里除了土改分得那两间半房子,就再也没有值钱的东西了,缝纫机没有,自行车没有,手表也只有一块,他自己上班后买的上海全钢钻石牌,每次回家探亲,弟弟妹妹都会羡慕地凑上来,听听发条驱动表针走动的声音。 阎龙石没办法和那些大碗喝酒大碗吃肉的同事比, 阎龙石赚的钱要攒起来,藏到被褥底下,等探亲的时候交给父母,做给自己盖结婚房子或订婚的礼金, 阎龙石知道,凭自己的农村出身,单位的楼房平房都没自己的份,结婚房子还需要自己挣。

       阎龙石入路没几天就看明白了,工程单位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要想在这里生存下去,至少和那些最横的达成一个默契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平衡,至少在本分人之间留下一个不能惹的印象。既保持不去工地刨洋镐的地位,也确保能长期在食堂混下去。 阎龙石说做就做,有时嘻嘻哈哈,有时翻脸不认人,操起铁锹就砍,拎起菜刀就杀,以喜怒无常又混蛋又讲意气的面孔出现在单位。 阎龙石很聪明,那些从工人提拔起来的干部,他从来不招惹,他追杀的,都是带着眼镜或者是档案里带有作风不正或家庭出身不好和小姨子不清不白的人做冤大头,追得很杀得凶见好就收,只要同事一劝,赶紧收场。喊的凶追得凶却从来没真正劈倒砍倒一个人。

      阎龙石追杀的员工不分干部工人,但基本都是在单位落魄或即将落魄的。所以,老阎要杀要剐的事情发生后,也没有任何人追究他的责任。尤其是那些和领导正闹别扭的,领导还会因为他的混蛋,背地里借别的理由给他点好处。和处长当段长的时候,启用的是河南老张当财务主任,和段长把出纳小安的肚子搞大的时候,老张以为老和的前途完蛋了。新段长一上任,就把段里的钱底都交出来,和段长想临走给大家买块表都被拒绝了。哪曾想,搞了许多女工的和段长不但官没降,反倒因为工作玩命得到升迁。 阎龙石知道和处长心里憋着一口气,就借买饭的机会找老张的事,打菜给他最少的,买粥给他最稀的。

          某一天,端着稀粥的老张问老阎;哥们,这是粥还是水呀?老阎张口就骂:我操你妈不下来的,不愿喝粥你给我滚犊子!大庭广众之下老张挂不住了。老阎我操你八辈祖宗! 阎龙石端起烫人的粥,顺着窗口都泼在老张的身上。老张找过书记,老张也找过工会主席,所有的人都知道老张对处长不仗义,都打哈哈说,和老阎那混蛋犯啥劲呀,找不消停,他姑父姨夫都是地方上的领导,咱单位还指望为家属解决点户口指标呢,他一个臭炊事员,还能把他制裁到机关小食堂做饭?老张只好把委屈吞到肚子里。

      马天玉的老爹是局里的干部部长,马天玉在食堂买的咸菜里都夹带着肉丝,那是老阎专门给炒的。马天玉不领老阎的情,老阎心理堵腾了好长的时间。有一天,老阎听说马天玉的老爹调到铁道部建厂局当副书记了,没人给他送行,连装车皮的人,都是机关花钱雇佣的临时工。小马呀,敢情你爹的人缘这样差呀? 阎龙石在食堂抓了几只苍蝇,悄悄放到了马天玉的菜中。等马天玉找他来的时候,他嬉皮笑脸地说,是吗?兄弟,你哥我眼神不好没看见,那苍蝇大补呢,没听广告上说吗,吃了都说好!马天玉操起拳头要打他, 阎龙石吼着,你还当你爹在咱局大家都怕你呀,今天你阎爷要学贺龙闹革命,两把菜刀我杀你个八旗子弟!说着,轮起菜刀就朝马天玉杀来。那些受马天玉老爹阻挡没升迁成官的,夺下菜刀却抱住人高马大的马天玉,任凭 阎龙石狠命的拳打脚踢。有那些老阎替解气的当官的护着,老阎也在单位越来越唬,越来越混蛋,越来越横。到最后,连给老实巴交的人都是眼冒凶光。一时间,老阎竟成了单位没人敢惹的主。

       没人招惹老阎这混蛋,老阎会自己主动出击,学校的老师带学生去工地实习,老阎客气地和帮助食堂摘菜的女老师搭话。某老师,你好,我是粗人别和我一般见识,您需要啥尽管吩咐。那啥,在学校很寂寞吧,您们看不起我们这些工人吧?啥文化也没有,就会说操你妈。您们找对象都找技术员,那些知识分子没力气晚上能满足您吗?您可千万别和我们一般见识,粗人说话都直来直去。气得带队的那些女老师再也不去食堂帮厨了,甚至怀疑老阎之流会在菜汤里加鼻涕。

      老阎那混蛋鸡腿做得好,领导家的亲戚来,老阎都会使出全身解数,让前来探亲的领导妻女吃得满意,领导夫人买饭,交五元饭票,老阎能若无其事地找回她八九块钱的找零。在单位无人敢惹的人,照顾起领导却能无微不至。老阎对工人横,对落魄的干部子弟横,对犯了生活作风错误的人横,老阎成了货真价实的惹不起!

     老阎不但对员工横,也对媳妇横,对女儿横。老阎找的是他老家的村花,一个温柔善良的赤脚医生。老阎结婚前对她好得不得了,给她转户口,让她随单位住,老阎的工地在哪,就把媳妇带到哪里去。老阎在食堂工作,酱牛肉少不了往家拿,老阎在吃喝上对老婆孩子都特别好。老阎在家也常说变脸就变脸,孩子老婆都怕他。老阎给媳妇定下不少的规矩,见到男人不许打招呼,吃完饭赶紧去泡茶,睡觉前洗脚水要很烫的。老阎在哪和弟兄们打扑克,媳妇就及时把茶水送到哪。否则,回家轻则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拳脚,重则捆绑起来不给吃喝。弄得老阎媳妇见到他腿就打哆嗦。

      老阎上班是和职工横,退休就和家属横,夜半猫叫搅了他的清梦,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情,就会抡起邻居家的猫,狠命往水泥地上摔。楼和家的狗谈恋爱招来许多雄狗,老阎嫌那些狗把跳蚤带到楼道里,先是吃掉很多为情被老阎设计死的狗,最后连楼和家的母狗也给勒死了,还痛打了楼和一顿。老阎是单位最横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