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含泪的事业(大多数人不知道的事情1)(原创)  

2011-07-10 19: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烧连营

作者:赵公明

       我们的单位,最早叫东北森林铁路工程处,隶属于铁道部直接领导。东北森林铁路工程处,是铁路工程局的始祖,和各铁路局抢修大队性质不同,它带有更多的军事和政治色彩。凡是修建保密或国家重点工程,都由铁道兵和东北森林铁路工程处完成。西南铁路工程处是修建宝(鸡)成(都)之前成立的,比森林工程处成立的时间要晚。先有森林工程处,后有铁道部一二三四和大桥工程局,也叫交通部第一第二第三第四铁路工程局,这里边的铁四局又是在一二三局抽调部分段队组建的。最早成立森林铁路工程局,是因为新中国成立初期,急需大量的木材。所修建的森林铁路,有些站点连线路上的百姓都不知道,火车走着走着,就没有民用功能了,再往里通向什么地方,连开旅客列车的火车司机都不知道。牙克石到嫩江的铁路,加格达奇车站到底都通往哪里,就如同现在通向太原卫星发射基地的铁路从哪里开始,到哪里结束,岔道在哪个车站,至今都是保密的。因为那些铁路都是数字编号,713战备线,3201专用线,3202专用线等就是它们的线路名称,修建铁路的时候,图纸保密,施工时候有专人保管,绝对不允许图纸甚至草图流失。从让葫芦到东方红车站中间有个岔道,至今修建他的铁路工人不知道做什么用的,也没有机会再回到原工地看看。因为修建它们的时候,大家是凭着坐标建点安营扎寨的,铁路修好的时候,又根据坐标走出大兴安岭的。由于建国初期施工的机械化水平不高,死伤职工的事情,也属于正常的,甚至每公里新线铁路的修建,都带有死亡指标的。超出指标死人的事情经常发生,在东北施工期间,就发生过山东籍职工半夜集体出逃冻死在通化大山里事件,黑河建点冻死冻伤多人事件,张广财岭附近职工被老虎吃掉事件,海城火烧连营事件。这些事件里,最让人痛心的是海城职工住宅区被大火烧毁事件。

       单位搬迁到海城施工的时候,有三项任务,一项是修建沟帮子到海城的铁路,这条铁路说是新修,其实是基本沿老沟海铁路的走向重新修建。早先张作霖统治时期修建的沟盘铁路和盘海铁路,日本侵略时期被拆到朝鲜了。除了修建沟海铁路,还有海城至鞍钢的铁路专用线、通往盘天化和辽阳化工厂也是那时侯修建的。那时侯单位已经不叫东北森林铁路工程处,叫做铁道部第三工程局,驻扎在海城的,是二处三处和五处,七处驻扎在沟帮子镇。

     三个处驻扎在海城,加上段队机关,整个局几乎全在海城辽阳驻扎,许多家属也跟着丈夫随队生活。那时侯的段队机关也没有正式的办公场所,几顶帐篷就是机关,发电房修配所锅炉房等必须是专瓦建筑的,才盖点泥土建筑,类似于干打垒的地窝子房,就算是最高档的建筑了。那时候的施工生产,讲究的是节约,工地一搬走,推土机一推就完事,能凑合着用的绝对不盖永久建筑。办公地点是帐篷,维修作业也在帐篷中,但档案室炸药库和刚才说的图纸,则必须在永久建筑中,为了安全,为了保密,为了政治路线。

      在那样的国家大环境和铁路建设小环境下,职工的单身宿舍和家属住的宿舍也就能想象出来的。那时候的单身职工宿舍,住的都是帐篷,夏天是单帐篷,冬天是棉帐篷,每个帐篷里住一个排的职工。带家属的员工,都住在每个工程段自己建的临时房里。段与段之间,没有围墙相隔,全靠那些临时房屋里的临时路来区分,比如红卫路到批修路之间是三段的家属房,那么解放路和幸福路之间可能就是电务段的家属房。那些临时房屋,都是用庄稼的秸杆捆把搭成的,墙是用秸杆捆扎成的,屋顶也是用秸杆捆搭成的,间隔用的还是秸杆捆,一捆捆的庄稼秸杆,造成一排排整齐的家属宿舍,所有的墙,都是秸杆里外抹上泥巴做成的。所以,那些外表像瓦房的整整齐齐铁路家属房,其实完全是用秸杆和泥巴捆扎抹成的。墙上粉刷上白灰,用红色广告色写上标语和漫画,也格外别有一番情趣。比起那些参次不齐的百姓房屋,反到多出几分英姿,几分威武。

     那时候的家属住宅是按打的概念建的,每排房子能住十二家,每个段大约有三五十排房子,职工修铁路,家属也做些卸车皮卸石子的临时工作,所以,那时侯的铁路职工家属,有点像现在的民工,也是要劳动的,只有那些随单位在地方学校上学的孩子,还有那些照看孩子的爷爷奶奶或姨姑,才是家属院的常住居民。职工和家属,只有到了下班的时候,才赶回驻地睡觉。

     整个施工单位,在海城那个临时驻地家属院,大约有二百多排秫秸房,白天住在那些秫秸泥巴房子里的,不过三五百人。那些人,大多数是帮助儿子或女婿照看孩子的,也有初中或高中毕业没找到工作的姑娘,帮助哥哥或姐夫姐姐带孩子的。那时候的学校,都上多半天学,孩子们有充分的时间在家属院里玩。弹玻璃球,看小人书,玩打仗游戏,是他们放学后的主业。

    家属院里也有五所托儿所,每个段都有一个。托儿所里的女工,大都是正式的铁路职工。除了托儿所,家属院里也有卫生所,临时街道办事处,临时商店,临时理发所等部门。有人测算过,家上那三五百没工作的大人孩子,加上没做临时工的家属,加上托儿所的员工,白天在家属驻地的,大约有八百来人。

     那正是秋天刮大北风的时候,那恰好是一个星期天,那正是要取暖的季节,清晨路边的小河沟,已经有冰茬的时候。那是一个中午,那是一个前一个晚上大干一夜的中午,许多人终于喝点热乎的东西,正倒在秫秸泥巴房里的火炕上,准备好好睡一大觉的时候,火突然从北面维修所屋顶烧起来。

      维修所的房顶,是用三层油毛毡盖的,油毛毡被点燃,被大风一吹,许多燃烧的油毛毡就飘落到前院的秫秸房区。那秫秸房区,有许多人家都用秫秸做了篱笆,挡挡风雪挡挡夜里下工的人别走错家门。祸事也从这些密密麻麻的篱笆烧起,很快把泥巴裹着的秫秸房烧着了,这栋着了点燃那栋,左右房子都燃烧起来了。那风大的,嗷嗷的,那火大的,也嗷嗷的,秫秸捆燃烧起的火,比秫秸的燃烧旺多了,火蛇有几丈高,人根本靠不到跟前。火把屋子里的衣服烧着了,也把被褥烧成了灰,火把屋子里的豆油粮食都烧着了,也把许多正在屋子里睡觉的或被火困在屋子里的人给烧着了。火焰烧红了天,浓烟也笼罩了救援人的视野。托儿所最幸运,离卫生所和供应站近,每个段的托儿所都在大火到来之前撤离了,没有一个幼儿受到伤害。最可怜的是,住在后排尤其是最后几排的家属和职工,连声救命都没喊出来,就被大火吞噬了。到底有多少人被烧死,只有很少专业的管理人才知道。每个段队死的职工和家属,是分开统计的。

      亲身拎着水桶参与那次救援的职工有的说,至少烧死一百多人,有的说,少说也烧死三五百人,统计的有虚假,也有的说,没户口和没工作的,没做统计。到底那场火烧连营的惨剧,死伤了多少铁路员工,没人知道了。处里没档案了,局里也没有记录,知道那场大火的,也死的差不多了。机械厂的老罗当年三十多岁,今年老罗快八十了,那些死于火海的冤魂,也该有四十多年的地下工作工龄了。

        那场火烧得太旺了,风大柴干外加劈柴和桦木秆子的助燃,据说还有许多桶职工私自拿回家里的柴油煤油的燃烧,困在火海里的人连尸首都烧化了。那场大火烧得真惨,许多人家烧得只剩下上班侥幸逃过一劫的,在那场大火中烧死的职工,顶的是修铁路的死亡指标。

  评论这张
 
阅读(642)|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