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含泪的事业》 -我的中铁工程人生(上部)二十六 见鬼!  

2011-04-23 09:2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鬼

                                           作者:赵公明
       (这是发生在山西工作单位的一个真实的事件,这次事件也差点被那些极左的当做典型整)
   
        一九八六年春,我刚刚从师范学院毕业.分配到山西某县城一所国有大型企业的职工学校教书.听当地老百姓讲:学校正好建在旧时的县衙的法场上。

  建校初期,在院子里挖走很多坟墓.对我们铁路施工单位来说,楼舍建在前墓地乱坟岗子上,是很平常的事,没有人把它当回事。

  学校当时有教职工二百多人,学生也就三百来人,年龄也参差不齐。段队长班和领工员班的学员比老师年龄还大,五六十岁来学习的很正常。学历班的学员,也有许多比老师年龄大的。那些年龄大的学员,往往级别也很高,铁路单位本来就是半军事化,说不定那些年龄大的人里,就有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功臣,更多的是机关或基层干部的子女。所以,那铁路职工学校的管理,不像学校更趋于机关的管理。学员请假外出,都是找校长或书记请假,很少搭理班主任的,也经常有授课的教师,被他们心血来潮轰下台,

 学校那些青春年少的学员,除了学历班的,还有团训班和公安班的,那些十八九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下课是风度翩翩的淑女和帅哥,上课是统一着装出奇的整齐,尤其那些看腰跨短枪同男生一道摸爬滚打的公安班女学生,更是引来许多驻地相亲的瞩目。羡慕得不得了。

  那时候学校的教职员工,都有铁路员工的傲慢, 很少与地方上的人接触,即便是买东西时,也不肯多说一句话。学校的外地人多,学校的员工鄙视驻地姑娘一笑露出高氟黄牙,学校的员工鄙视驻地百姓千奇百怪的土话,学校员工最恼恨的是,当地人复杂的民俗讲究,学校员工轻蔑驻地百姓猥琐甚微的做派。谁要是和当地人结交朋友,连口口声声把和驻地群众的领导,也会把他看做另类。

 驻地百姓不知道学校的潜规则,看到学员下课踊跃购买他们便宜的野鸡野兔核桃红枣,忍不住善意提醒那些漂亮女学员,女(音嬬,闺女的意思)儿呀,你们的驻地阴气很重的,刮风下雨的时候,尽量晚上别出来呀,怕招惹上不干净的东西。

  这院子里有啥不干净的东西呀?女儿你知不道呀,这院子里的屈死鬼多去了,你们南蛮子不相信,砍头的,千刀万剐的,被人诬陷的,被人投毒的,各种各样冤屈死的,都没托生呀,都在这院子里候着呢,身体不好的,弄不好就会招惹上身,一旦招惹上,那可是真不好办呀。

 当地人把学校的员工叫南蛮子,不管你是东北的华北的还是海南岛的,不关你是喜欢吃面粉还是喜欢吃米饭,一律统称为南蛮子。他们认为我们这些南蛮子很奇怪,鸡儿鸭儿鱼儿兔儿都喜欢吃,鱼儿身上都是刺,那是猫儿喜欢吃的,鸡儿身上都是骨头,有啥可吃的呀,最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常常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们大口朵颐米饭就着红烧肥肠,简直看傻了,这帮南蛮子,竟然连猪内脏都抢着吃,姑娘家也不例外。

 就在当地人忧心忡忡怕我们遭遇冤鬼的那些日子,我大学毕业来这里报到了,也成为那满院子半军事化南蛮子的一员。我不上街买菜,也没有驻地乡亲告诉我,这院子不干净,我很少与教研室外的同事联系,也不清楚这院子早先一直是法场。刚走上社会的我,一进学校就被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半军事化纪律所控制,就被等级森严的职工学校规定压抑得喘不过气来,压抑得同时,也有踏上工作岗位,穿上铁路制服的自豪,怀揣着免票和铁路工作证,尽管哪里也去不成,也抵消不少年龄和等级上的压抑。

 老师和学员的住宿,是分等级住的.学员分处科和一般干部三个等级.处级的住单间,科级双人间,都有服务员帮助内务,一般学员四人一间宿舍。教师住宿分两个等级,校领导和年龄大的,住带套间的独立办公室,普通老师住四人一间的教师宿舍。教师宿舍和办公室都在平房.我们办公住宿的那排平房,新老教师最多,工作之余,大家往来并不多。平日里大家见面,都是称呼职务职级或直呼其名,很少像地方学校那样,姓后面加个老师二字,相互间严肃得很。
      见鬼那件事,发生我刚去那年的在六月二十二日。那是个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麦子刚收获不久。由于下雨,我和同寝室的王老师早早就躺在各自的床上了,老张因媳妇没法调到学校,正在地上愁得乱转。我们宿舍的左隔壁,是女教师的宿舍,关灯比我们还早。右隔壁是教师招待所,两位局机关前来代专业课的教师,当天无课回了太原。不知在哪里喝得醉醺醺的总务科长,晚饭后溜进正隔壁食堂女宿舍,办完乐事正鼾声如雷。馋得好多天没回家的王老师,几次想下床看个究竟。

 别人风传王老师时常偷窥女宿舍,看那一脸的馋相我相信都是真的。看我们都不迎合他,老王百无聊赖地向我吹嘘,他的老家运城有多好多好,我漫不经心地和他打着哈哈。

大约是在午夜十二点前后,女宿舍开始有人急促地敲墙,有过偷窥经历的老王耳朵最灵,几个娘们瞎折腾啥?爷们了?小赵是童男子,劲头最大,一会儿把小赵兄弟派过去,让她们尽情享受一番!我来气了,老王这犊子哪像个教师呀,分明就是一个色鬼,一头色狼,我打心里瞧不起他(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单身的结婚男人有多馋),对老王的说话感到羞愧,感到没法原谅的恶心,我翻身下床,抄起树在墙角的拖布,就想往老王的被窝里捅。就在我想捅还没捅,就在那湿淋淋的拖布头快接近老王被窝的时候,正在地上拉磨的老张,突然神秘地对我说,别动,你听,外面风雨中是啥声音!神情特别的凝重,也特别的专注。

可能在白天说这样的话,根本就不会阻挡我收拾老王那满嘴喷粪的犊子,可那是风雨交加的夜晚,那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随着老张清晰严肃的话音,我也激灵打个冷战,竖起耳朵和老张一道听风雨中的声音。是的,风雨中,一位悲伤的女人,正在悲哀悲凉地嚎啕大哭,那嚎啕带着更多的幽怨,带着更多得凄凉,带着更多的怨恨。悲悲戚戚,幽幽怨怨,悲哭中夹带着影视中鬼出来的那中音乐哀调,悠悠怨怨,凄凄惨惨,浑身的毛发都竖起来了。

老王战战兢兢蹑手蹑脚小心掀开窗帘一角,借着闪电的亮光,好像就在对面实验室的墙角下,好像就蹲在对面的房山头,是女人在哭!他娘的老王,到这时候你还惦记着女人,谁没听出来那是女人在哭呀。一位失去孩子的女人正在风雨中哭她死去的孩子,我们早就听清了。

就在对面的墙根下,那女的披头散发正站在对面的墙下。老王的声音比蚊子声大不了多少。老张也赶紧凑上去,掀开这边的窗帘角,探着头也伸长脖子往外看。是的,像财会班的周晓翎,周晓翎是财会班长得比较漂亮的披肩发姑娘,这两位看到长发女人,就往人家周晓翎那联想。又一阵电闪雷鸣,夜幕瞬间被撕裂成白昼,刚才还贪婪看是不是周晓翎的那两位,妈呀一声滚到地上,脸色突然吓得比纸还白,见鬼了!见鬼了!两个人都语无伦次地叨咕着,真的见鬼了,真的是鬼!

隔壁敲墙的更急促了,带这不耐烦,带着求救的慌乱,房门也有人急促在敲,我胆战心惊开了门,老乔没进屋就举着一个手指冲我嘘,也是声音小的像蚊子,也是遭遇突然惊吓后纸一样白的脸,也是不知所措的惊慌,看到没?窗外有鬼,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厉鬼,舌头深出来多长,在哭她的孩子。听到了,听到了,我没敢看,我带这哭腔回应他,赶紧把门关上,夹得跟在他身后的隔壁女王老师手直抖,就是不敢喊疼。

窗外一阵阵哭声继续随着风雨声,随着电闪雷鸣断断续续传来,非常清晰,非常凄惨,令人毛孔悚然,说不出的可怕哭诉:我的孩子呀,你死的好苦呀!你为啥跟妈来呀?妈这地方啥吃的也没有呀。全身都害怕,发自内心不自主的非常恐惧。号称永远把我当亲兄弟的张老师,这时候也不宽慰我了,龟缩在自己的床角开始筛糠。没有女教师死过孩子呀,附近也没有老百姓住呀?又一阵很重的敲暖气管声,伴着那可怕的哭声传来,所有的老师都被吓醒了。

隔壁的隔壁门,好像也轻轻开了,乔大爷,乔大爷!是食堂那风韵尤存刚快乐完的陈姐在喊乔老师,所有的人都披着衣服,挤到我们宿舍了,你听窗户外,你看实验室墙下边那披头散发的,每个蹑手蹑脚溜进我宿舍的,都胆战心惊指这窗外,所有的人,都像末日来临似的,顾不得吟持,顾不得猜疑,顾不得隐私被发现,包括那依然醉醺醺的偷情总务科长,都发抖着跟随乔老师,挤进我的宿舍,一遍又一遍叨咕着真的有鬼,真的有鬼!连最马列的教研室主任老龚,都脸色苍白地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呀!

又一阵电闪掠过,对面墙上那清晰的影子,忽然化做一阵青烟,随着雨停,缓缓升向夜空,幽怨的哭声,也越来越远。谁也没敢回自己的宿舍,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眼瞪小眼,一直盼到天亮。 
     上班时,我以为,满院子的员工,今天都是昨晚见鬼的话题,哪曾想,上班不久,老张就神秘叫我,校长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来到校长办公室,书记也在,校长问我,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一五一十顺着天黑往下说,校长好像根本不想听那见鬼的恐惧,你年纪轻轻就宣扬迷信。人家都说了,啥也没看见,我还嘴硬,亲眼见的呀!好,你等着.他出去一会回来,老龚也来了.老龚!你昨天晚上看见啥了?"啥也没看见,我一直在睡觉",昨天晚上的人一个接一个来到校长室,说法都差不多.最令我生气的是老乔,说这话时还不断牵我衣角:你还年轻呀。还有老张那犊子,平时看对我那亲热劲,差点感动得我要掏心给他吃,他坚决否定这事时,还说是我最先闹腾的,.真见鬼了!真他妈的活见鬼了,都在昧着良心说假话,都是你们看见的,现在你们竟然信口雌黄。

多年以后,我经历事情多了,才知道,见鬼的事情多着呢,那些活人,比鬼还可怕,死的说成活的,想咋说,完全为自己的利益出发,很少有人凭良心的,难怪有十年浩劫,难怪有落井下石,难怪有太多的麻木不仁,见鬼了,真的活见鬼!人啊人!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1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