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载)第一章第二十五节:奶奶话鬼之二  

2011-04-21 11:5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奶奶话鬼

                                       之二  邻家女鬼
  
                               作者:赵公明
        (邻家,是奶奶家的西邻居,那家的户主叫赵洪志,是住在西院西厢房的富农人家,五间正房里,住的是他的前佃户赵福学和老朱大姨奶两家,土改的时候分得赵洪志家的房产,做为富农,他家只好住在了早先的长工屋西下屋.奶奶和赵洪志的老伴是干姐妹.解放后不允许地富反坏右乱说乱动的时候.遇有实在无奈的事情,也只有和奶奶这样早年关系不错的述说一点了,也都是经过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思考才做出的决定.)
        赵洪志家的鬼,打解放前就有了,据说是老老太太(他母亲)去世后,它就来了.老老太太活了九十七岁,老老太太在世的时候,他家的日子过得没法说的好,跟气吹的似的。老老太太一死,他家的日子就开始走向衰退.先是他家营口货栈的小伙计,当了土匪张海风内线,抢了不少钱,还枪杀了大掌柜.接着,他家在盘山驿开的苇席厂,又莫名其妙地着了火,要不是赶上解放,他家的买卖,不知道还要出多少事情?所有这些,赵洪志家的说:都是他家那个女鬼造的孽.只要那穿着乾隆年间蓝袍丧衣的女鬼诡秘地笑,他家肯定就会有祸端发生.
       奶奶和老朱大姨奶,也不只一次看见过邻家的女鬼,他家里只有赵洪志的老伴能看到,奶奶说,看到它的那些老太太们,个个都是长寿的人。只有他家人,自打它一来,寿命一个比一个短.奶奶没有告诉过他家人,自己是如何对付女鬼的.奶奶说,这是完全不一样的事情,这个能亲眼看见,看得清清楚楚.看见这个女鬼的时候,没有遭遇那看不见的东西时候可怕,也没有那时候的背景声音或令人恐惧的环境.奶奶着重给我讲的是,赵洪志死前一段时间发生的.
         那是1959年夏天的一个晚饭后,洪志家大奶神色慌张地来到奶奶家,进门又朝西屋望了望,看看西屋大爷大奶是否注意这边.然后,扑通一声给奶奶跪下了:妹子救我,我给您磕头了!也不说什么事情,咣铛咣铛就在砖地上磕起头来.都是那种掷地有声,登时就起大包的力气头.奶奶赶紧拽起她:姐姐有话好说,赴汤蹈火有妹子顶着,千万别这样,啥事情我都答应你.快起来!洪志家大奶说:我也豁出去了,我也不怕毛主席说世界上没鬼神的说法了,我也不怕富农家庭说这事情要挨整了,游街批斗做牢都认了.我就不想天天让他捉弄了.这两天那东西变本加厉了,晚上一到睡觉的时候,脑袋一阵嗡嗡怪异响声,俺儿子儿媳妇就开始打哈欠睡觉,那东西穿着蓝袍大褂,慢慢悠悠地飘到他俩中间,在他们俩中间躺下了。

       他吓得屎尿都快难禁了,那东西长长的头发,长长的指甲,就是面部看不清楚,其它都像真人一样,就像是一个女的躺在他儿子和儿媳中间。两个睡着的人中间,直挺挺地躺着非常扎眼的穿寿衣的人,穿着几十年前寿衣的死人,你说有多吓人吧?光是直挺挺躺个死人也罢,那家伙还不时地飘着自己翻身,一会把嘴对着熟睡的儿子,一会对着儿媳妇吹气.每吹几口,还转过身来,对着早已目瞪口呆的我,诡异地笑。那笑要多阴森有多阴森,要多可怕有多可怕。最奇怪的是,他笑的时候,还是根本看不到它的脸,而我却能真实看到它那诡异的笑容。

     后脊的背吓出来的冰凉汗水,水洗般地流淌着.你大侄子的身体有多棒?自打它来吹气睡觉,早上太阳多高也起不来床,醒来不是说头疼,就是后腰断了,站不起来.儿媳妇闹的更凶,整天不知道叨咕哪国话,面色越来越苍白,还动不动地抓挠我儿子.连唱带说地,一会说她家房子漏雨了,有板有眼地描述坝东一座坟塌陷。一会又说后街放牛的,在她房子上撒尿,我去问放牛的霍三了,昨天上午他真的在那坟头撒过尿,你不敢找霍三说事,到我家折腾个啥?还不断做出砍头剁别人脑袋的动作,妹子,你说这日子还让人活么?
         奶奶跟随洪志大奶,又叫上老朱家大姨奶,一起来到她家.儿子儿媳妇正在南炕上熟睡,那东西就躺在两个人中间,奶奶她们进屋的时候,那家伙并没有太大的反映,根本没有左边吹口气,又边看看人的动作,奶奶说:看得非常清楚,兰色的长袍,大襟上绣着几朵绿色的牡丹花,身上还拴着长烟袋,烟口袋和荷包.裤子是宽大的黑色布裤,鞋很讲究,鞋面和鞋帮上都绣着花,鞋底上也纳着花.让奶奶吃惊的是,它躺下的方向和那两口子是相反的,也根本没办法对着他夫妻了吹气.奶奶正疑惑的时候,那家伙竟然平着飘到两尺高的半空,陀螺般旋转起来.越转越快,越转越出现电视里那样的鬼声.那种糁人至极的声音.奶奶和老朱大姨那天根本没害怕.那家伙见恐吓不住奶奶她们,又落了下来,真的像说的那样,开始给那夫妻俩吹气.

      奶奶和老朱大姨都看清楚了,难怪说看不清楚脸,那东西脸的部位,蒙着一块白布,它吹一下,白布鼓一下.那两口睡的仿佛就更香些.月亮不知道啥时候出来的.奶奶说,那东西吹着吹着,忽然,穿过窗户,拉开窗帘.眨眼间飘到屋外的墙头上了.开始对着月亮吸气.双手伸出来,有一丈多长,满头的黑发披散着,一阵阵蓝色的气物,伴随着它手臂的伸展,一缕一缕进了它口中,屋里两个熟睡的人,也在梦中一声一声地惊叫着.妈呀妈呀痛苦至地极哀叫着.等那家伙吸够了气,全身衣服,又忽然变成白色,忽然变成一张画般的样子,飘飘忽忽地飘走了,飘向坝外坟地方向.
    
         奶奶和老朱大姨奶商量,无论如何也要搬动民兵连长,直接说他不听就去找他妈,看来用这方法驱鬼辟邪行不通的,必须给它来点硬的!最硬的方法,就是用枪打.老辈人说过,沈阳有个大户人家也闹过这事情,开了几枪,就解决问题了。奶奶和老朱家大姨奶是如何哀求老李太太的,老李太太又是怎么说服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的民兵连长的.奶奶都守口如瓶.反正,第三天晚上,民兵连长带着两个基干民兵,趁这夜黑人静的时候,朝那家的屋地和房顶,开了许多枪.

        打那以后,洪志大爷家再也没闹过鬼,不过,他家族的男丁,都是在五十岁之前就死掉了.据说,七几年的时候,在世的洪志大奶怕乡亲们知情,影响她孙子娶媳妇,带着三个孙子搬到黑龙江居住了,也不知道那鬼跟没跟他去黑龙江?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