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载)第一章第二十四节:奶奶话鬼  

2011-04-21 11:28: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奶奶话鬼
             之一:鬼  来时的情景
   
                                                   作者:赵公明
   (奶奶在我上高中的时候,给我讲过几则有关她亲历的事情,奶奶是否知晓我曾经到供奉菩萨的香碗里抓香灰玩,奶奶讲这些故事的时候,没有强调过世间的确有鬼的存在,也不是在夜黑人静北风呼啸的炕头上讲的,奶奶讲这些故事的时候,一脸的平静,特别强调了他对待鬼的态度)
   

 

       解放前的陈家铺,是个只有百十户人家的东北小村子.村子紧靠着绕阳河,前后参差不齐地排列着六排没有名字的街道.村民们习惯称之为东街、西街、前街、后街.最中间的街道叫幺街,最南面的街道叫大前街,住在村最后一趟街当然叫做大后街了.奶奶住的是大东街.
  大东街奶奶家,准确说是村幺街的最东边第三家,和赵庭楷大爷家合住.房子是他家的.五间土坯房子,前后都有大菜园子,占地约有一亩六七的大院子,五间房分成东西两部分,各有两间住房,中间一间是灶房.东北人称之为外屋地.西屋的住房布局奶奶没有描述过,我当然也想象不出来是什么样子.奶奶家这边的物品是这样摆放的.炕上最东边(东北话叫炕梢)摆放着炕檎.红木骨架,玻璃柜门,里面放的是随时穿用的鞋袜和衣服,上面摞着被褥.地下最靠北墙的地方,横着的是两个大柜一个立柜.上面摆放着一对景德镇掸瓶和帽盒子,也有一个被摞子,都是些炕毡子和为亲戚到来准备的被褥.西墙是梳妆台,一个黄铜洗脸盆,上面搭着两条家织布做的毛巾.下面盒子里是自家过年熬制的胰子和香胰子(那年代没有肥皂和香皂,洗脸洗衣服都用胰子),上面是一个木框大镜子,两面小木筐镜子.东间壁墙摆设的也是个木柜子,柜子里装的是菜子花生黄豆之类东西.上面是米槽子.装的都是高粱米(大米要藏起来,被官府知道吃大米就是经济犯,大米都是偷着吃的).里屋和外屋有一扇不挂锁的门,门上还罩着一条厚棉门帘子,奶奶的故事就是在这个屋子里发生的.
   那是发生在光绪二年冬天的事情,那天晚上九点左右,村子里的人像往常一样,天刚黑就入睡了,街道上除了偶尔的狗叫声,就是风声。整个村子寂静得很,窗外猫的轻微走路声都听得清清楚楚。爷爷那时候在阜新煤矿做事,父亲去了亲戚家,家里只有奶奶和姑姑两个人住.那天的天气特别的冷,没有一丝风。那天晚上夜幕也特别的黑,伸手不见五指。西屋大爷和大奶晚饭后抽的的浓烈旱烟味,还没完全消逝的时候,大爷和大奶那一粗一细的呼噜声,如鼓如丝地传到东屋来。在那夜深人静的时候,显得特别的有节奏.奶奶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一边拍着熟睡的姑姑,一边纳着些底子,还不时地埋怨,熟睡的西屋抽烟的大爷和大奶:看你们俩个抽那蛤蟆癞吧(土旱烟),抽吧,抽吧,喉咙出气都像一家人呀,跟那唱二人转的似的,一唱一和,多好呀,有粗有细,小偷都被你们给吓跑了.抽吧,抽吧,明天你们还继续抽!
  忽然,奶奶觉得耳边嗡嗡响,仿佛有股没法抗拒的响声。紧接着后脑梢沿后背自上而下一阵冰凉,奶奶接连打了几个冷战:不好,那东西又来了.奶奶这时候,用她自己的话说,意识非常的清楚,也没有了前两次那东西来的时候的恐惧感了.奶奶不露声色地狠狠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里子,悄悄地缓和一下呼吸.就着还算亮堂的煤油灯,眼睛平静地观察着里屋的门.
  西屋的呼噜声没有了,姑姑的呼吸也觉察不到了,仿佛屋子被某种力量和外部隔断开来.特别的静,可怕的静.奶奶知道必须单独和它独处了,不容有其他的选择.奶奶深信,鬼这东西,你越怕它,它越想着法欺负你.奶奶蔽住呼吸,瞪大眼睛观察着里屋的那道门,又是一阵波浪式的浑身发凉,接着,门吱呀一声开来,很响的吱呀连续声,房间里边的这道门,竟然自己开了.不光门开了.奶奶清清楚楚地看到,那棉布门帘子,十几斤重的棉门帘子,竟然有如人揭起般地掀开了,完全就像一个人从里屋把门打开,又掀起门帘子走进来的样子.又是伴随着浑身冷战,特别的不想恐惧的感觉,奶奶能感觉到它放下门帘,走向靠北墙的柜子边,径直坐到柜子的上边.奶奶能感觉出它幽恨的目光,奶奶能感觉出它对人类的怨恨,奶奶甚至能感觉出它是女性幻化的.奶奶完全知道它的来者不善. 

     奶奶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和它抗衡,奶奶知道自己的力量,根本对付不了它,奶奶更知道,惧怕是下策,怕它会使它更猖狂.奶奶抱定既不怕也不得罪的不卑不亢心态,去和它抗衡。奶奶不敢直勾勾地用眼神激怒它.奶奶用平缓的语气,对着柜子方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做外交谈判.奶奶说:我知道你有功底的,我知道你有冤屈,我也不想得罪你,我们家从来不招灾不惹祸,缺德的事情从来没有做过,你该找谁报仇去找谁,该找谁伸冤去求谁!这夜黑人静的时候,你有啥要求我尽量做,我们小户人家也只能做点微薄的,我觉得你还是早修功德早托生好,吓唬我们对你也没有啥帮助,甚至会更让你无助。我们都是女人,我们做女人有多难?你要是信得过我,也不用报上仙府地址,我也没能力帮助你伸冤做主.我觉得有啥冤屈也没法重来,早托生才是正路.明天早晨,我到十字路口给你烧些纸钱,上仙自己买点喜欢的衣服,早点托生好吗?
      那东西听了奶奶的话后,没有任何表示.但是从柜子上飘了下来,掀起门帘,关上屋门,直至飘走的时候,好象才说了一句话:说话可要算数.奶奶说,它那话也不算是说出来的,是从心里感觉出来.
    
     第二天早上,奶奶在真的在十字路口烧了很多纸钱,奶奶烧的时候,就抱定是一次性的,仅此一次,奶奶一生也没有供奉过什么,也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奶奶对我说这些,是她没法理解,没法解释看到的一切。奶奶也从来没对我说这样的话: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奶奶只告诉我,没有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