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含泪的事业》 -我的中铁工程人生21(上部)  

2011-03-06 20:27: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人李大哥

                                                    作者:赵公明
   初夏的一个上午,上海浦东新区龚路殡仪馆,一间简陋的告别厅,正举办挖掘机司机李大哥的遗体告别仪式,平素与他关系不错的书记,哭着责骂他:你死都不给家里人选个地方,人家死在工地,还可以定个工伤,你偏偏死在单位的宿舍里.......。车队的司机兄弟们,也都眼含悲痛的眼泪,悄悄的给他的家人出主意:人是在离开工地十小时内死的,按照上海的规定,可以找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按工伤处理后事,公司的新任董事长缺德,不会给多少钱的,不能光知道哭!

        哭成泪人,狠命骂他真狠心抛下孤儿寡母的李嫂.刚从外地赶到上海,没见过啥世面的她,只知道号啕大哭,哪里听得懂好心人们的提示呀.开依维克的王哥,悄悄告诉大家:这傻比娘们,刚从麻将桌上下来,听到消息的时候,还说别人骗他,说要是丈夫真死了倒好了,可以理直气壮的选择一个大款,不必再过东找西借的日子了。令我们这些与李大哥不熟悉的人,越发奇怪工程单位脆弱的人际关系。更为奇怪的是,他的哥们、好友们在告别仪式上,出呼意料的平静冷静,都把私下说话的主题,放在单位冷酷的领导和眼前这位与麻将共舞成瘾的媳妇上了.为了单位和家庭做了一辈子拉磨的驴马的那个人,就这样在有人满怀激愤,有人心怀鬼胎,有人麻木不仁,有人幸灾乐祸中走了。要说真悲痛的,只有他的孩子,那个还没完全立事的女儿。董事长生怕家属要求按照上海标准做赔偿,不断使眼色给主持人,长话短说,长话短说!

        穿上一百多元钱一身的西服,还不如前些日子死的那民工的衣服。队长解下自己的领带给他扎上,老黄拎来准备带回家的五粮液,换下单位给买的三块钱一瓶的尖装酒,老朱往香案上放了一副扑克牌,到那边好好琢磨琢磨斗地主,老给领导输钱你不好意思人家可好意思呀。小常掏出一盒中华烟,抽吧抽吧,一辈子没抽过中华,这回你也闻闻味吧。董事长站在那里很坦然,啥东西好坏的,不过是走个过场,别信这些呀。恨得车班的弟兄直勾勾瞅瞅他,这他妈的也是人话?并没出口。一大群被通知必须参加的职工们,麻木地站在他那些义愤填膺的兄弟间,几位领导轻描淡写地致了所谓悲伤的悼词.骨灰盒被抱出来的时候,与他情同手足的材料老王嘟囔一句:你他妈死得连条狗都不如!
 
     老李大哥是工程单位的挖掘机司机,也是多年的先进生产者。技术娴熟不怕吃苦,只要领导掂上两瓶白酒几包熟食:老李呀,这抢工期保施工进度的重担,又得靠兄弟努力了.他悲壮地把酒杯一端,领导看得卡脖子工程,都被他和他的哥们起早贪黑给啃掉了。每次发奖金,那些领导也都会客气几句,知道亏欠大家,等单位效益好的时候,一定给这些功臣弥补!

        单位早就效益好了,钱多得都没处花,领导们为争房子争地,早就打得心照不宣了。领导们的小车换了一代又一代,老李他们的待遇还是和从前一个样。领导们去斗地主的时候,不忘记和老李说,哥们,拜托了,一定赶在天黑前完成呀,一会儿到小卖铺拿一只烧鸡,一瓶白酒我请客。他去吃喝嫖赌去了,让老李大哥他们这些驴卖命。

        老李大哥也不傻,他知道为领导做多少努力。每当哥们劝他,悠着点,当官的都心肠黑,等你没用的时候,就会一脚把你踢开的。老李总是善良地想,领导怎么都是领导,不会缺德没屁眼的,至少对于他这卖命的,多少会给点格外的关照。老李想错了,老李从眼睛闭上那一刻起,领导就和大家说,他是死在宿舍里的。反复说这些,肯定是话中有话。弟兄们想起了上海的政策,凡是在上班下班的路上,只要不是死在自己的家里,都按工伤处理。按照这个政策,老李大哥的死亡抚恤大约是三十多万元。领导说咱是铁路职工,得执行铁路政策,他没死在工地,就算因病故去,按照铁路补偿标准,十二个月的工资加上工会一万多的补贴,就是他的全部抚恤了。按照领导的计算方法,李嫂连三万块钱都拿不回去,李大哥的师弟去年在苏州压死一条狼狗,单位给人家赔偿十二万。这好端端一个人,真的就没有一条狗值钱?何况,李大哥是在工地连续开了两天两夜的挖掘机,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满头都是豆大的汗珠,脸色比白纸还白,刚下挖机就一头栽在地上了,是叛变的民工把他扶到工地临时宿舍的,那宿舍并不是车队的宿舍呀,即便是宿舍,也是单位的驻地,并不是李大哥的家呀。进宿舍不到三小时,说胸口憋闷上不来气的他,就在挣扎中断气了。领导硬说是死在宿舍,也没有办法。

       车班的弟兄们抱不平,明明是死在工地,明明我们是注册在上海的企业。三十万不给,十万元的民工补偿总可以参照吧?领导并不正面和大家争执,让人事部门按政策算吧,算多少给多少。这不是放屁话吗?刚为你卖命死的弟兄,你怎么就不肯花上一把斗地主输掉的钱,安慰一下未亡人呢?小马算过,董事长斗地主,那是一把一千块的,弄上两三炸,一把就收入一万多。小马说,有一次上级领导来,董事长一晚上就故意输掉十万多。到底是不是兄弟,明眼人一看就明白。

        创业的时候,弟兄们玩命了,直到现在也没丢掉那好传统。只是董事长忘记了,他享受轻歌曼舞的时候,觉得手下那帮土驴就是劳碌的命,一只烧鸡扔下都不知道姓啥了。老李大哥以为领导离不开大家,以为拼命连续几天不睡觉,领导会感恩戴德的时候。领导们其实啥也没想。这就是你应该去做的!

       老李的兄弟们想起了那艰难的过去,想起了跟随老领导创业时的悲壮,眼角挂满了泪花:那时候,每当遇到艰难的任务,老领导都会拎上烧鸡拎上酒,好烟好酒自己舍不得喝,专等打突击的时候敬弟兄们。老领导一敬酒,弟兄们也就拍胸脯,领导放心,就是豁出命去,也要保证按期完工!您操其他的心吧,挖掘机这里,您不用担心.酒喝完,瓶子一摔,穿上工作服立马开工.

       按说,司机是不许喝酒的,可老领导们都知道,老李喝酒如喝水,绝对不会出现酒后反应.通过几天几夜的连续挖掘,保证能把耽误的工期给抢回来.每次完工后,老领导都亲自送上最鼓的红包,塞到他蒙头大睡的枕头下面.领导都敬重他拼命的工作精神,兄弟们敬重他诚实的做人,他披红挂彩的时候,得到的奖金都是和弟兄们一起潇洒,从来不吃独食。

       按他自己的想象,按照大家的预测,像他这样的人死了,单位再换领导,也会对他有所倾斜的。他坚信,单位无论走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他这有功之臣的.老李除了工作上兢兢业业,做人也是深得大家敬重的,谁家有个什么事情,哪里需要帮助的时候,李大哥都是走在前头.年年的义务献血,义务劳动,他总是头一个报名参加.路上碰见车祸的时候,他会开车将伤者送到医院,收工返回,经常顺路连民工都给捎带回驻地.搬迁的人家需要接个水龙头,挖个下水道,他都会主动帮忙.据说,车队上百号司机,都愿意从心理喊他大哥.
      李大哥也有个不良嗜好,就是嗜酒如命,闲时也来几把麻将。最让李哥不如意的是,他也找了一个比大多数司机的老婆还坦荡的老婆.这些老婆们在家属基地,常年累月见不到丈夫也不孤单,业余生活丰富得很,上街做面膜,相邀打麻将,忙得连给上学的孩子做饭的时间都没有.每当孩子放学找到正在麻坛酣战的娘,衣着鲜亮的大嫂总是杏眼一瞪:去找你奶那老东西!你这小傻逼,到你奶奶家不吃白不吃!有的时候,那些啥话都敢说的相互开心:想你家那位的零件了吧,怎么老给歪嘴大哥放炮呀,晚上让歪嘴给你败败火吧!像李嫂这样常年陆战在麻坛的,麻将就是她的祖宗,麻将就是她们的心肝,麻将才是她们生命的动力。只要李哥按月把工资捎回来,让老娘打麻将不欠帐,一辈子不回来都不想他.
  
    老李大哥死的不是时候,老李大哥死得也真不值。死了就是死了,老婆不悲伤,单位不领情,好像他该死,好像他自己愿意死,好像的一切好像都取决于他自己。忘记告诉大家了,连同我们这些根本不认识他的人捐款,一共给他凑了不到五万块,真的不如一条狗!真的枉活一世人。他的那些哥们时候拿他养过的狗撒气,干嘛养个小白狗,活生生被大家劈死在乱锹下。那些哥们也拿宿舍门前的花撒气,好端端的绿化草,早不开花晚不开花,非得在老李死前白花怒放?又是一顿乱锹舞动,统统被铲到牛角尖旁那条河里了。那些哥们也拿他开过的挖掘机撒气,三下五除二,再也没人能把它发动着。领导又换新房了,领导又换相好的啦,领导的孩子也开上宝马了。老李的媳妇最近也跟歪嘴大哥住在一起了,九泉之下的老李,来生可别再当驴了!最后我要声明一下,老李是车队人的大哥,和我只是一个单位的不熟悉同事.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