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夏天的嬉逐(南北二屯,附加)  

2011-03-05 16:0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天的嬉逐

                                                                           作者:赵公明
        东北的夏天虽然短暂,也充满了激情和火热.和江南岭南不同,少了恒温褥热.多了变化多端.早晨,轻蒙蒙的缕露,凉爽爽的空气.伴随着太阳的冉冉升起,温度也一点点升高。这种凉中有热,热中能探寻到凉爽的东北夏天,正是我儿时尽情抒发的场地,也是我们无拘无束嬉逐的乐园。乡下的孩子没去过公园,乡下的孩子也没人领上去旅游,乡下的孩子们只能自己寻找快乐,自己寻找属于自己的嬉耍地。自己设想怎么玩,自己设想怎么乐。乡下的孩子不愿呆在房前屋后抓猫驱狗惹是非,挎上篮子借挖野菜拾柴的名义,在空旷的野地里自由自在玩耍,也是一份难得的享乐。我们从没为童年没逛公园后悔,也不为没上少年宫而羞愧.乡下奔放火热的野趣生活,也让我们这些农家子弟有了乡野间的快乐.
       夏天的玩耍内容,是从水稻扎根开始的.东北的农民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农民.土地肥沃,种下去就等着收获了。肥沃的土地,给了东北农民很多的假期.冬天有猫冬,夏天有消暑.大人们消暑站在村里聊天的时候,也对孩子们显得很宽厚.可以和大人一道下河捕鱼,到大苇塘里采粽子叶,也可以跟随生产队的马倌骑马放猪放马.

        跟随家长玩,毕竟还受家长的限制,草丛里有蛇不能去,叫驴倔强不能骑。孩子们更想和自己的伙伴们一起疯狂.到田间地头,去河前塘后.瓜棚鱼铺,都能变成我们的玩耍乐园.孩子们在村子的东南西北方向,开辟了专门的游玩场所。那东西南北四个游乐场所.每个场所都被我们延伸到十公里范围.选定一个方向,就在那个方位玩下去。有鸟打鸟,有虾摸虾,实在没啥抓的,保护区的丹顶鹤窝里也探个究竟。

       正南方向是大苇塘,有铁路和公路穿过。南场最大,去的时间最多,也是最危险的地方.从村南开始,一直到海边,几十公里没有人烟.除了芦苇荡,就是沟渠河泡子.经常有冒险的人进芦苇荡采芦苇叶卖钱,有去无回的惨剧也时有发生。在茫茫芦苇荡迷失方向的人.冬天造纸场割苇时才能发现其骨架.我们知道大苇塘危险,只在苇塘边靠近公路的地方玩耍,最远也不超越日本人修的小铁道.

      苇塘边的鱼特别多,在南塘玩耍,抓鱼捞虾钓螃蟹是常见的内容。有时下河摸几条鲶鱼,用柴草烧熟,和上烧过的草木灰,加上碱蓬的茎.捣烂后撒到浅河中,你看到的将是四面八方的鱼虾蟹蚌争先恐后的大集合.水面翻腾着,大鱼的脊背都排到水面,小鱼也顾不得被大鱼吃掉的危险.能来的都会来的.我们则用泥巴将水面围起来,把里面的水淘干,想要多少鱼虾就围多大水面,这是我们在玩耍时不经意发明的一种抓鱼方法.称之为“给鱼开会”.我们还常常用树枝拴上一只青蛙,放到苇塘的水渠里,任凭螃蟹将青蛙夹得浑身乱慥慥的,等到那叼着青蛙肉的螃蟹多到一定程度,才慢悠悠地往岸上拉树枝,前面的螃蟹嘴里叼的是青蛙肉,后面的是螃蟹叼螃蟹,那些叼食青蛙碎肉吃的螃蟹,会不经意间把前面的同类也给吃残废,你吃我我吃你的,到后来闻到味的也跟着爬上来了,拉上岸的是长长的一串螃蟹。我们给它起名叫“螃蟹串”。我们也常常把在草丛中抓到的蚂蚱螳螂,堆积到一蓬香蒿上,引得凶猛的黑鱼和骚夹子螃蟹上钩,把那放满螳螂和蚂蚱的香蒿插在水口,不一会功夫,那水口就会被汹涌的螃蟹和黑鱼堵塞,没多久也会招来巡渠的放水工。看到大人泄气和失望的表情,我们开心极了.那些抓鱼的方法,谁也不向家里人说起.专利一直保存到今天.苇塘的另一个危险是海蛇.长着鳗鱼般尾巴的海蛇不怕盐碱地,滩涂上经常能看见它们的身影.据说,被它们咬到,活不过几步.不过,它们怕薄荷的味道.我们去南场玩的时候,都会在浑身上下涂满薄荷的浆汁. 
       东场是一望无际的草场,到处生长着各种草.东场的夏季常有蒙古人来放牧,他们带着牧犬和牛马.支起蒙古包,卸下勒勒车,这里就成了他们夏季的家.蒙古人的好客天性和宽容的性格,成就了我们忘年的友谊.那几只对兽类凶猛对人类温顺的牧犬成了我们威武的宠物.我们带着它们去挑战草狗.草狗来远就夹起尾巴,哈起腰,一副奴相.带它们去追獾赶兔,每天都有收获.在那肉类奇缺的年代,几块白煮野兔肉让我们对肉香久久回味.无论抓到几只兔子,我们从未把野兔还给蒙古大叔一只,就好像我们才是够的主人.那一年夏天,从外地来了几个手拿烧鸡,喝得有点高的下乡青年,骂骂列列的打了邻居大伯一电炮,还要拉上几个民兵练武术.农民哪见过这阵势,家家虾得胆战心惊.蒙古大叔看到了;后生,我陪你们练练.几个小青年抱腰的抱腰,扫腿的扫腿.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大叔纹丝没动.三推两拉,自己却都到下了.受大叔的鼓舞,我们几个毛头催起牧犬,一路追赶起这几个败兵,直到锦州和盘锦交界处.缴获的烧鸡人狗平分了.这牧犬们也真够意思,一路都是汪汪地叫着追赶,一路上却一个扑咬动作也没有.有了牧犬,我们每天放学都神气倍增.玩够的时候,我们也像模像样地教大叔的孩子几句汉话.他的小儿子龙图学的很快.东边的场所再过去一点是大亚兵营.那里的靶场更是我们神往的地方,兵营离家里有十来公里.大家都有时间的时候才能去,安顿好家里的鸡鸭鹅,带上健走的猪,怀揣几个棒子面饼子,开始了我们的拉练长征.到靶场拣几枚子弹壳,擦炮剩下的海绵,或者是其他东西.最好是遇到好说话的解放军叔叔,能要到一顶军帽或一副领章帽徽,幸福得几天睡不着觉.部队伙房的拉磨的驴,也常常成为我们的战骑.    
       西场很小,西面有村落,西场有个百亩大的水泡子,夏天的野浴我们常选在这里。大人们是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洗澡.我们是早午晚都洗.野浴通常是扎猛子比赛,一个猛子扎上几十米那是小菜一碟.仰泳和踩水,是有抽筋危险时才用的功夫.泡子南边有一片青麻地.生产队年年种麻,却年年收不到青麻.青麻刚刚开花,我们就把这里当成滑泥场.浇上水,来回踩,趴下滑,躺下蹬,几天的工夫.每根垄都变成了光溜溜、滑溜溜的滑泥场.滑泥的时候,把全身上下涂满泥浆,只露出两只眼睛.倘若大人来寻回家吃饭,认不出哪个是哪个,孩子们在大人找来的时候,还故意拿腔变调,家长们就去找老师,老师也不知道谁洗谁没洗澡,耐于情面,有时也装模做样地用指甲划一下学生的手臂,看皮肤上会否会留下一道白印.那挠白印的检验方法,没几天就让我们给破解了。再次野浴完,出水就往手臂上抹雪花膏.老师和大人们还很奇怪,孩子们咋都爱起美来了?从身边走过,个个香气熏人.孩子毕竟是孩子,遮住了痕迹,也显露了此地无银三百两,这叫不打自招.
      北场是辽河大坝,坝外是辽河.河滩上有一些旱地,春夏我们一般不来这里.秋天,这里才是我们烧地瓜烤玉米烧黄豆的又一乐园。

夏天的嬉逐(南北二屯,附加)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夏天的嬉逐(南北二屯,附加)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夏天的嬉逐(南北二屯,附加)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夏天的嬉逐(南北二屯,附加)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