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载,第一章,第十节:南村:赵荒地)  

2011-02-24 22:4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北二屯

作者:赵公明

第一章:窝铺的由来和夹在窝铺里的陈家铺

第十节:南村赵荒地的由来

陈家铺南面四五华里的地方,有个村子叫赵荒地,据有据可查的历史,赵荒地村最早的建立时间应该在盘蛇驿改为盘山县以后,盘蛇驿的由牧马场的和苇场合二为一的管理功能之后,确切地说,是从锦州的大凌河两岸,到北镇的正安堡以南到海边的地方,不再作为朝廷的战马饲养场,逃荒闯关东的人在这里开垦荒地只能算违纪,不再视为违法的时候。用白话解释,就是花很少的钱,就能开垦荒地,并且没人追究,所开垦的荒地花点银子就能注册为自己的土地的时候。按照这个说法,赵荒地村的建立,肯定在柳条边形成之后。

从村名就可以看出,在有人居住之前,那里曾是一个野草丛生的荒芜之地。据老辈人讲,大约在一百五十多年前,赵姓的先辈,从山东最先逃荒来到这里垦荒种田。李姓、张姓、刘姓的先辈也随后从河北等地迁移至此。他们以开荒、放牧、熬盐、打鱼为生。刚开始来的时候,由于只考虑解决肚子吃饱饭的问题,尤其是打开荒法律的擦边球,没人考虑长久的安身立村问题,大家也就相安无事。就像人口普查的时候,超生孩子的可以上户口,人口多了,附近也都有村落事实形成,朝廷就考虑给村子纳入地方政府管理。据说,当时是锦州府广宁县盘山区的管辖范围内。

村子的命名很民主,朝廷要求各村自己选择,官府只做承认。因为还不算正式的村子,这些事实的村落也没有统一正式的管理机构,只设百人长一人,负责村里的纳税牵头人。上级单位领导清朝官府的乡董(相当于现在的乡长)为了管理方便,发布了给村子起一个名字的公告,将村子命名的事情,交给村里的各姓族长协商确定。上级领导根本没把村名的问题当回事,赵荒地西南的村子就叫王八岗子,再往西是咸水村和獾子洞村,甚至还有叫鞑子营村的。轮到赵荒地村命名,问题可就来了。具体的问题出在村子本来就有临时名字叫荒地。赵姓的族长认为,老赵家是最早来这里的,应该按照当时村子命名的潜规则,谁先来就在村名前面加最早落户人的姓氏,西边的孟家窝铺、姚家窝铺、金家窝铺、石家窝铺。北边的陆家窝铺、李家窝铺都是这样命名的,连只有一户龙家的小村,也是按照这规则命名的。荒地村理应该叫做赵荒地。

从河北通州来的刘姓人家,是躲避太平天国之乱来此隐居的官宦人家,尽管刘姓在村里人口最多,并且已经承担着百人长和粮草登记的职务。但受过教育的刘姓族长,不愿与曾经有过啸聚山林的李姓张姓人家争斗,主动退出村名竞争。赵姓人家一是人多,二是忧虑放弃知识产权怕影响子孙后代在村中的地位。尽管知道张姓李姓人家都有心黑手辣之辈,还是硬着头皮参与了竞争。刘姓的退出,并没使村名的竞争简化,反而越闹越大。孟姓王姓张姓李姓郑姓诸姓甚至还大打出手,多次发生械斗。闹的最凶的是来自宛平县的李姓,先后打败各股势力小族姓,直接挑战最早定居的赵姓人家。那些退出了村性竞选的或被李姓打败的族姓,都怕李姓得胜,自己的子孙无法在村中立足,转过来纷纷支持赵姓家族绝对不能退缩,使得竞争演变成斗狠比拼,而且越演越烈,都发誓不达目的绝对不罢休,哪怕是拼了族长的老命。在其他各姓族长和临近士绅的见证下,两姓最终决定用“冰火两重天、一箭定乾坤”斗狠的方式,解决村子命名的问题。
     那是个深冬滴水成冰的清晨,各姓族长及士绅聚集在刘姓族长家院中,共同见证村名产生的过程和结果。祭祖之后,主持人宣布斗狠规则,赵姓、李姓族长签生死状。生死状签完后,主持人刘姓族长宣布:“斗狠采取三局两胜制,首先进行第一局斗狠:‘冻冰棍儿,’!”话音未落,李姓、赵姓族长迅速除去衣裤,赤身裸体站在滴水盆(磨豆腐的石磨磨眼正上方,吊一个盛满冰凉水的瓦盆,盆底中间钻一个圆孔,孔中间插一根下半部掏空瓤的秫秸秆,秸秆上下移动可调节水流大小,从而达到控制豆浆浓度的目的。)下。冰冷的凉水随着磨盘的转动,均匀地流淌到两个人的身上。,刚开始时,凉水滴在身上还有哈气冒出,随着体温的快速降低,皮肤也由先是满身蜡黄的鸡皮疙瘩,变成青红转成青紫色。尿液频频排出的间隔越来越小,间隔时间也越来越短,最后由滴答变成啥也滴不出来。差不多和打鼓响声一样震撼的牙齿打架声,也由咯咯作响,演变成没法控制的,比鸡叼米的频率还快许多倍。围观的人不停地劝,都是父老乡亲,我们给你们磕头作揖了,赶紧停下来,别出人命。但两姓族长毫无惧色,依然迎风挺立。小半炷香的功夫,赵姓族长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眼前一黑,砰然倒地。主持人马上宣布:“第一局,李姓胜。”
      第二局斗狠转到刘姓的西屋客厅进行。靠西墙的八仙桌两侧,分列着主持人刘姓族长和其他见证人,距八仙桌一米处,东西方向摆一张春凳(约两米长、半米宽的大板凳,木工的盖房子时使用的工具),春凳上放着一盆红红的炭火,李姓族长、赵姓族长分别在春凳两头隔着炭火盆相向而坐。  

人们屏住了呼吸,气氛异常凝重。主持人宣布开始后,李姓族长装了一袋烟,伸右手抓起一大块炭火,不慌不忙地拿着炭火将烟袋锅里的烟点着,拇指和食指被红红的炭火烧得吱吱响,屋子里到处都弥漫着人肉的焦臭味道。李姓族长眉都没皱一下,点完烟后,又从容地把炭火放回火盆中。赵姓族长烟酒都不会,被李姓族长逼到这份上,四下望了望,亲友都是期盼的目光,绾起裤腿至大腿根部,豁出去了,不就是一死!他慢慢地抓起一块更大正旺的炭火,直接把那红红的炭火放到了大腿肉上,更刺鼻的焦烟伴着吱吱的响声腾空而起。赵姓族长端起茶杯,坚毅地地呷起了茶,持续有半袋烟的时间。在场的人们都看傻了,平日里连青蛙都不肯财一个的老实人,今日竟做出此等“壮举”!屋内像死一样的寂静,刘姓族长咳了一声,高声宣布:第二局赵姓胜。
     第三局又回到了院子中进行。刘姓族长家的大门横梁正中央,早有人用红丝线吊好一枚随风摇摆的铜钱。刘姓族长高声宣布:“前两局一比一打平。现在是决胜局:一箭定乾坤,射中钱眼儿者为胜。如果都不能射中钱眼儿,最接近者为胜。胜者将拥有我们村的村名的定名权。谁先来?”

李姓族长腾地站起来,快步走到众人面前,一拱拳:“我先来!”伸手从箭囊中抽出一支箭,挽弓搭箭对准摆动的铜钱。就在风稍静,铜钱摆动小的一瞬间,箭簇飞出,将铜钱打得上下剧烈摆动。大家凑近一看,在靠近铜钱方孔约一根头发丝距离的地方有一个亮点。李姓族长冲大家又一抱拳,退到一边。赵姓族长向众人施礼后,也弯弓瞄准铜钱。不知为啥这时候风却突然停了,铜钱垂下一动不动。众人惊愕。哪知道赵姓族长却放下了弓。众人相觑。等风再起时,赵姓族长迅速将箭射向铜钱,箭带着铜钱飞出门外。众人忙跑出大门,在距大门60步远的地方,找到了钱眼儿里插着箭的铜钱。
    李姓族长因此忧郁而亡,荒地的村名正式村名也从那一天开始叫做赵荒地。那刘姓的族长,就是我父亲的外祖父的祖辈,我家这赵姓虽然也是最早来荒地村垦荒的,却不是参与斗狠的族长的那一支,我家和他家,在山东老家就出五服了,我的祖先是在同一天,跟着那斗狠的族长堂兄一起来荒地闯关东而已。有赵荒地村我家那股人赵民本我老太爷说的话为证,咱和那被大家抬着斗狠的赵家压根就不算本家,创关东以前在山东老家就出五服了,咱这股子赵家人一支去了北镇城北,一支去了黑山县城东,一支去了黑龙江,近处也哥俩,荒地一股陈家铺一股,这是亲哥五个,咱这股人从古至今没出打打杀杀的!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载,第一章,第十节:南村:赵荒地)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载,第一章,第十节:南村:赵荒地)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载,第一章,第十节:南村:赵荒地)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载,第一章,第十节:南村:赵荒地)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载,第一章,第十节:南村:赵荒地)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4571)|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