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载,第一章:第九节:故事4)  

2011-02-24 22:30: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北二屯

                                              作者:赵公明

第一章:窝铺的由来和夹在窝铺里的陈家铺

   第九节:故事4   虱子的故事3

我太爷有几年去了汤岗子当打头的,就是领着长工为地主家扛活,大约相当于今天的班组长吧。汤岗子的张家是非常有名的,就是满洲国的大汉奸张景惠。我太爷去张家的时候,张景惠正在奉天当官,汤岗子这边住的是张景惠的弟弟和母亲及大老婆。可能是张景惠掠夺的土地太多,也可能是张家的金银财宝用不完。我太爷替张家管理的那些土地,根本就没有硬性的打粮指标,每年秋天我太爷带领一百多长工往张家大院拉粮食的时候,张景惠那吃斋念佛的老母亲总是嫌打下的粮食太多太多,运上三五天就吩咐门房关紧大门不要了。

我太爷说,哪有财主嫌粮食多的呀?那是张家的土地太多,不在乎身边土地上的这点粮食,更是老太君体恤穷人,咋个送法都是送,干脆直接送给大家吃。我太爷说,为啥去汤岗子扛活,周围的地主都争着抢着让他老舅给当打头的,老舅出马,谁好意思干活耍滑呀?去汤岗子就是那老太太三番五次托人捎话,也是那年日本人在满洲闹得太凶,清苦百姓人轻言微,动不动莫名其妙摊上官司。后街的李老歪大雪天刚刚推开柴门,就被闯进来的日本护路队给抓去了,一根铁路枕木不知道啥时候仍进院子里,雪地里的脚印从铁道那边一直到他家大门口。营盘村的赵老蔫,走亲戚回来看到路边有个冻死的行人,马上就报了官,说是那人死前曾于赵屯赌钱赢了许多,而他摸那人胸口有气没气的时候,周围印下全是他自己的脚印,日本人铁定是他谋财害命,卖房子卖地才躲过去日本服苦役。

太爷在汤岗子学会了玩纸牌,太爷在汤岗子学会了抽旱烟袋。太爷在汤岗子扛活的时候,爷爷正在阜新煤矿当劳工。太爷去汤岗子扛活,就是想还张老太太的人情,顺便托关系把爷爷从劳工队里抽回来。劳工名义上是现在的农民工,实际上签订的是生死合同。遇有工伤事故或疫情,死了就是白死。村子里有先去期满回来的说,那劳工也分成两种,一种是从关内招来的,相当于现在的国际劳工,因为那时候的满洲国名义上是一个国家,关内的国际劳工不是被骗来的,就是被抓来的,关内的劳工待遇最苦,吃橡子面,屎都拉不出来,中外劳工头不是拿锤子敲,就是拿皮鞭抽,看你不顺眼就打。关外(满州国)的劳工是摊派的,吃的是高粱面窝窝头,就着烂白菜汤,虽然也是吃不饱,待遇还是比关内来的高多了,至少是到期可以回家。我太爷说,那张家老太太还真办事,一个电话打到海城,海城的日本人就给阜新煤矿的日本人打了电报,说是哪个哪个村子的,叫啥名字,马上放人回家,日本人给买的票,还给装了五斤白面二斤糖块,没几天就回家了。

我太爷在汤岗子扛活,我爷爷在阜新煤矿做工的时候,我父亲和我最小的爷爷及院内八九个年龄差不多的男孩,坐在狼柱大叔家那房子西墙根下,一字排开。趁着正午太阳光最强最暖和的时候,快速脱下上身的棉袄,披上事先不知道从哪抓来的大人衣服或皮袄,顺着衣服布片之间的某一个接缝,专心致志抓起虱子来。总抓总有,每天抓每天还会有。

那时候的衣服做得粗糙,布片与布片之间都有齐刷刷的接头,那倒伏的接头布缝就是虱子的主要活动场地。抓虱子的时候,一般要遵循这样几条规则,首先要把前胸后背布片上肆无忌惮喝血,悠闲漫步的虱子抓掉,这些虱子的可恨之处在于,你刚闲下来坐在某个地方,就会觉察到后背有小东西在爬,东叼你一口西咬你一下,让你的前胸后背总处于被啃被咬的难受。抓完衣服里面的面上虱子,就开始抓缝隙间的虱子了,那躲避在缝隙里的虱子,大多数是属于闷骚型的繁殖后代雌性。这些虱子边沿着缝隙不停地下虮子,喝起血来特别的敏捷,不喝个肚子撑成爬不动,绝对不会归巢往回返。

抓虱子其实不是抓,特别笨或者是岁数小的孩子才会抓虱子。笨拙的也是把抓来的虱子放在砖头或者是什么平面上,再用右手的拇指的指甲把虱子碾死或挤死。抓虱子其实就是把虱子弄死,用最快的速度把许多的虱子弄死。通常的抓虱子办法,是把两个手的拇指的指甲盖相对,对着虱子成堆的地方,用力相挤,吃饱了血的虱子堆经俩指甲的用力一挤,嘎嘣一声,随着虱子的死去,从虱子肚子里涌出来的半消化的血水,也马上将拇指指甲染红,虱子的某些身体压扁部位,也成极薄的蛋白片粘在指甲上,就像顺着垄沟拔草一样,在缝隙中挤一下,挪约半厘米的距离,挪一下挤一下,随着那快速的一挪一挤,正在这半厘米长隐藏的虱子,都被准确枷死。抓虱子的最高境界是,顺着衣服缝隙倒,倒一下挤一下,保证没有漏掉的部分,保证不排除一只虱子,顺着缝隙的快速倒动,嘎嘣嘎嘣的声音连串响起,指甲上早就粘起一层又一层死虱子的压缩尸体。

虱子多的时候,这嘎嘣嘎嘣的声音无法完全消灭掉所有的虱子,有些虱子也会随着棉袄里子的翻动过程逃走,或潜伏在同伴的尸体下,或藏到不容易抓的地方。所以,往往抓遍整个棉袄里面后,还要把棉袄里子使劲抖几抖,争取把缺胳膊断腿的伤虱子和正在忙于逃亡的侥幸虱子给抖落下来。倘若棉袄里的虱子太多,摞成了虱子堆,摞成虱子墙,那衣服接缝处左右两个小布头下和缝隙中间都堆满了虱子,两个指甲相对挤根本就挤不全,衣服的主人就会用门牙仔细从缝隙的一边开始,快速用上下门牙的对正平行咬动,把虱子堆或虱子墙里的虱子都咬死,上下牙齿就像坦克的履带,随着接缝处从左到右的行进过程,把经过路线里的虱子全都咬死,包括那些未成年虱子和还没进化成虱子的虮子。倘若棉袄里的虱子繁殖得更多,不但缝隙和褶皱里都藏满了虱子,连布片的表面都有密密麻麻的虱子。气愤的衣服主人也会恼怒地从屋里搬出炭火盆,邀请一个同伴做助手,把那棉袄的里面冲着炭火盆,尽可能地降低高度,只要炭火的温度不把棉袄烧着就可以,用炭火炙烤衣服,布片被烤得烫手,坚持不住的虱子有如降雨搬从衣服里面掉出来,落到炭火上,这时,炭火盆的表面就像炒爆米花一样,噼里啪啦的肚皮烧爆裂声此起彼伏,一阵急胜一阵噼里啪啦乱响。有时候一只手抓衣服,另一只手用扫帚头用力刷扫仍旧试图藏起来的虱子,一不小心也会把衣服贴得离炭火过于近,衣服里子被烤糊也是经常发生的。

后院老孙头最喜欢在炭火盆上烤虱子。老孙头式坐在炕头上烤虱子,老孙头坐在炕头上烤虱子的时候,总是把火炕烧得热呼呼的,坐在暖呼呼的炕头上,穿上新换的棉袄棉裤,并把换下来的棉袄棉裤放在炭火盆上烤,一边听着虱子噼里啪啦往炭火盆里掉,一边和着那被炭火急速烤爆肚皮炸裂声,哼起即兴的小曲;我让你喝我的血?你个王八羔子操的小爬虫!千刀万剐解不了我的恨,碎尸万段找不到杀你的刀,你以为我没辙是吧?下油锅要费我的油,炭火烤你爷爷我干脆把你烧成灰化成那个一缕细得不能再细的青烟那个雅虎嗨呀,雅虎嗨!就这样边唱边把虱子都烤到炭火盆中,烤完了上衣烤裤子,烤完裤子再把上衣下衣的里子扯下来,学着朝鲜人的做法,在大锅里烧好开水,把衣服里子煮在锅里三五分钟。村子里像老孙头这样抓虱子的很多,大都是成年人和老年人,只不过很少有人能像老孙头那样,会一边烤虱子一边唱小曲。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载,第一章:第九节:故事4)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载,第一章:第九节:故事4)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载,第一章:第九节:故事4)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载,第一章:第九节:故事4)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载,第一章:第九节:故事4)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