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摘,第一章第五节)  

2011-02-11 19:3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北二屯

作者:赵公明

第一章:窝铺的由来和夹在窝铺中间的陈家铺

第五节:还说陈家铺的地

一个村庄无外乎由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所过的日子构成,土地基本是永远不变的,爷爷故去了,父亲继续在那片土地上生存,每块上人的不同活法,就是日子。日子一天天延续下去,多亏土地的不断给予。陈家铺的土地,以目前大家知道的,无外乎村庄的东南西北所包含的,陈家铺的土地大致分为旱田和水田,旱田就是分布在村子北边的河流地。我记事的时候,大致是从西北角的黄叶坟开始,经叶坟到村北的仁义段,每片土地都有着不同的名字,就连老坝外的东北尖赵谷地窝里畎都不例外,每片土地都记叙着开拓者的名字,每片土地爷都印下耕耘者的痕迹。有些土地还带着至今都活着的人的名字。陈家铺的土地向东与黑鱼沟村的几片土地犬牙交错并存着。东边大湾子附近也有点地,尤其那V型的湾子里面三十多亩,基本上都是种植喂牲口的稗子的,洪水一来啥都被冲走了,稗子不熟就可以割下来,等洪水来了也不心疼没收获。湾子再南边的旱田,就是荒地村的了。

这些旱田里,有两处比较奇特的地方,一个是那叫做黄叶坟的地方,陈家铺没有姓黄的,更没有姓叶的,但那地头的坝炕上,的确有一座坟头,真的就叫黄叶坟,那座坟头,从来也没有人清明添添土,也没有人逢年过节去烧点纸,可那坟头经历百年的风吹雨刷,竟然永远都是那般模样。村里上了年岁的人,都是带着百思不解并把这疑问传给着后人。春天那坟头上不长茂密的蒿草,洪水再大,也侵蚀不上坟头,洪水过后唯独这做坟没有任何痕迹,青蛙不站在坟头避水,牧马不去坟边啃草,就连穷掉底那些年,捉黄鼠狼的人,都不去那座坟,压根就没有黄鼠狼的洞,仿佛有神仙在护着那座坟,暴雨洪水冲刷不断,坟头的大小从来不见任何改变。

还有一座坟也该说一下,叫没脑瓜子坟,那坟是闹义和团留下的,不知道谁家的,老辈人说过,都没记住。义和团来的时候,用洋油灯使洋火骑洋车子的,都在斩杀之列,都属于崇洋媚外的汉奸。吃过洋面穿过洋布的人太多了,义和团来的时候,坝东的玉米都长到一人高了,大家都趴在玉米地高粱地里躲藏,那被割去脑袋的陈家铺人,正好藏的有点累,趴在高粱地里往村子里张望,正好让义和团发现,你说你看见人家往地里跑,你也跑呀,那人不但没跑,就在地里发呆了,眼看着人家跑过来,一刀割去脑袋,没脑袋坟也就诞生了。

还有一处地方需要说说,就是东边的破桥,破桥的位置在哪里,我只知道大概的地方。就在原来通往黑鱼沟村的土路上,肯定哪里还有报废的河沟。我小时候,许多人挖野草砍青草,还喜欢沿着破桥那条老路走。为啥要说破桥这地方呢,那里是我太爷经常抓鱼虾的场地。某年某月的某一个夏天,我的叔叔淘气,在破桥附近做了好多的陷阱,图的是让路人弄一身泥水,那下面覆盖着泥浆的陷阱眼睁睁地就是陷不到行人,也该我叔点低,那天我太爷打那过,老爷子马上就要踏上陷阱那一瞬间,后街的大叔急吼起来,舅爷慢走,前面是陷阱。喊完话,撒丫子就往家里跑,边跑还边喊着,舅爷呀,那可不是我挖的,是你孙子挖的呀。我太爷并没把这当回事,看热闹的伙伴都和家里说了,都特别强调,那事情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是我二叔干的好事。

村里的水田是从西村林开始,一直到老白地这边。水田大概是从清朝末年就开始有了,那时候的水稻分两种,一种是真正的水田,一种是叫做粳子的旱稻。陈家铺人种植它,是为了给官府或日本人吃的,用的一种牛拉的水磨浇水,种植方法和种旱田差不多,等到水稻长到一定程度开始灌水。

说到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必须向大家交代,东北人种植水稻,是向朝鲜人学的,或者说,是朝鲜人手把手教会的,在此之前东北水稻种植方法,是和种旱田一样播种的。1958年大批的朝鲜人来到东北,手把手教东北人,如何在棚里把稻秧育好,插秧时,先把土地平整好,打上线格,再把秧苗根部的土洗掉,运到每一块用水平整好的稻田格里,顺着线插秧。其实,朝鲜人插秧时不用线拉直垄的,怕中国人一下子学不会,才想出了拉大线的方法。那年在北镇地区来的朝鲜人,都集中住在大营盘村,大营盘是区政府所在地,盘锦的朝鲜人来的更多,有住在甜水村的,有住在胡家窝铺的,还有住在太平高升的,那批跟着朝鲜人学插秧的,都已经七十多岁了,我母亲是其中的一位,我二姑是沈阳那片的学习带头人。不知道现在的盘锦人还有多少人记得,是朝鲜人教会了我们种水稻,日子才一天天好起来。

说来说去陈家铺的土地,我只说了一部分。其实,每个村应该有多少亩土地,完全是按照这个村的地主富农的土地拥有量来决定的。解放那年,本村地主富农加上贫雇农的所有土地总和,就是原来大队的土地拥有量,也是后来联产承包分的土地。这样一来,虽然住在南北二屯,土地的拥有量可就差多了。陈家铺村西边的孟家窝铺是mei人不到三亩地,姚家窝铺是每人四亩多地,陆家窝铺是三亩半地,东边的黑鱼沟是每人十二亩地,赵荒地是mei人八亩地。往西的杨家荒每人十五亩土地。除了那些村庄后来开垦的荒地多,陈家铺人主动舍弃的土地也是一个原因。说起这件事情,若干年后,可能会引起南北二屯的土地官司。首先,陈家铺的北沟背面一直到陆家大坝那些土地,就是郑福常家的土地,靠近四海屯和小黑鱼沟的那片,是郑百年大太爷家的土地。

 腰院地主家更多的土地在东荒,过了黑鱼沟村十多里地有个李家铺,那周围的土地都是腰院置办下的,大约有三百来亩,不光腰院在东荒有地,如意堂甚至许多贫雇农家业在东荒或马场有土地,就连挑八股绳的谢虎都有十来亩地。陈家铺的大部分土地,都在东荒那个地方,东荒有好多的荒地,那些荒地都属于官家的,谁要开垦也要向官府交点钱的,我说的东荒里的土地,都是祖先开垦好的土地,四周不但有围栏,也有常年看护的长短工在守护。守土的责任,都在解放那年被大家大方的送人了。陈家铺的村民觉得,这共产主义马上就到来了,趟河涉水去种地不值得,反正都是国家的,谁种都是种,共产主义到来的那天,家家都有苏联老大哥给送来的康拜因拖拉机,一脚油门就能种上二十亩地,每个社员就等着食堂的人包好饺子去吃就行了,受那苦挨那累不值得。

除了东荒,陈家铺的乡亲们,还在天坨及其他地方有地,也都在解放后送给当地村里了。解放前的中国人,视土地为命根子,即便是兄弟,也不肯随意赠送一垄土地的。甚至连收秋随意踩了别人家的地头也不行。我听说,这几年乡亲们把圈沟和东大甸子清河大洼子等统统围成稻田了,再回老家,除了祖先上的坟头没种水稻,能开垦的地方都开垦了,老娃子赵廷利,把杨树都栽到我家的坟茔地了,气得我婶子用菜刀给他砍掉好多棵。想当年,老娃子的叔叔和朱先生家打官司,就因为朱先生家在他家的地头挖几锹土,老娃子他叔叔就在官府报了案,官司一打就是好几年,直至老娃子他叔叔赔上最心爱的致富工具,一头最能产崽的老母猪,官司才算了结,为此事,当了地主的老娃子家,没少受朱家后人的指责,都是乡里乡亲,为了几锹土,让官府敲诈去心爱的老母猪,多不值得呀,啥时候的法院都是吃完原告吃被告,你有钱他正盼着你去打官司呢!

    和陈家铺土地有关系的事情,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早些年尤其是解放前,孩子们的成活率是很低的,有些家的孩子,都长到三五岁或者七八岁了,受日本人释放霍乱(当时叫霍痢拉)芥子气的毒害,也受天花疟疾白喉等疾病的侵害,许多死掉的孩子都埋在老母猪拱地或者是李贵地的地边地头了,那些孩子大都是按旧例用席头包裹的,极少有置办棺材的,都是悄悄埋掉的,很多很多的。如果有人家讲究,最好是不要挨那些地方随地大小便。房南地的地头啥也不会有,乡亲们说西南方向是财富门,没人敢在西南方向放置脏东西。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摘,第一章第五节)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南北二屯(原创,不得转摘,第一章第五节)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辽宁北镇青岩寺歪脖老母

传为观世音菩萨三十二化身之一,位于辽宁省北镇市常兴店镇青岩寺内。
  据《东北古迹轶闻》记载:南海落潮现一尊青石佛像,人们请至青岩石山云中古洞,及门不能入,有戏之者曰:老佛若一歪脖则可入,言已,见佛像之颈即歪,群工人从容移入。置诸于莲花台上,吃惊老佛显灵,皆肃然起敬而出,忘请老佛正脖,故至今尚歪。
  歪脖老母距今1500多年历史,这里香火旺盛,降香朝拜者如云。歪脖老母被信众们誉为普渡众生、有求必应的灵验之神。1985年青岩寺被辽宁省政府确定为佛教活动场所,佛教文化在这里弘扬、传承。
  青岩寺始于1000年前的北魏时期。历代多有开发重建,尤其在明万历年间重修为盛。现经当地政府近十年的修复、建设,使古寺更兴,青岩更丽。如今的青岩寺已经成为闻名遐迩的旅游风景区。

  评论这张
 
阅读(4630)|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