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钓鲶鱼(原创)下篇  

2011-12-13 17:34: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钓鲶鱼

                                                  作者:赵雁明

        玉米吐缨子的时候,西牧养里的野荷花也开了。蓝色的野荷花上,几只绿色的大蜻蜓正在那花朵间飞来飞去。伙伴们趁着大人们不注意,整天泡在西牧养里野浴。村南棉花地里的燕子飞来飞去,高压线上的布谷鸟夫妻,正忙碌着觅食昆虫。太阳照得大地暖洋洋的,鸡呀鸭呀的下蛋声,此起彼伏从村子里响起。东大坝上的放猪放马的,稻田楞子上割草挖野菜的,都和在水里戏水的孩子们一样,有说有笑地预测着今年的收成。高粱地里卡卡的生长响声,玉米地里那红灿灿的穗缨子,加上水稻苗那齐刷刷黑黝黝的健壮,没法不让劳碌了大半年的乡亲们心花怒放,看那硕大的高粱苞子,看那健壮的玉米秸秆,看那齐刷刷的水稻,乡亲们乐了!乡亲们盼的就是收成,大豆丰收了,玉米丰收了,高粱丰收了,水稻也丰收了,乡亲们也不用吃那带壳带沙子的发霉返销粮了。就在大家都沉浸在即将丰收的喜悦中,赵广纯和换福子小哥俩捧着烧鸡,一边走一边吃着,嘻嘻哈哈从西大道走进村子。

        换福子和赵广纯是去沟帮子赶集回来,那哥俩从沟帮子回来也不着急回家,冲着牧养里泡澡的小伙伴们喊,烧鸡想吃不吃呀?来晚可都剩骨架子了,小人书想看不?是《滚雷英雄杨根思》《麦贤德的故事》和《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谁来早借给谁看,来晚了啥也没有了.看两个大孩子如此慷慨,伙伴们纷纷从河里跑出来,衣服也顾不得穿,光着身子就往西道上跑.换福子的烧鸡不白吃,赵广纯的小人书也不白看,这俩家伙等大家抢完烧鸡肉抢完小人书发话了,让伙伴们帮助他们拴鱼钩,他们哥俩又要开始钓鲶鱼了.

        换福子的钓鱼钩是从沟帮子二百货买来的,一百个一盒的零散钓鱼钩子,没有线没有杆就像大头钉那样装法的一百个一盒,那哥俩也从二百货买来了尼龙丝的钓鱼线,一百米一团,既可以拴钓鱼钩用,也可以用来织补渔网。换福子让赵广纯把他俩从坝外砍来的洋槐树条也搬到河边,一把剪刀一捆树枝条,外加买来的鱼钩和鱼线,就是专门用来做钓鲶鱼的鱼钩。伙伴们把那些鱼钩拴好,每个钩子上留一米长的鱼线,再把鱼线不带钩子的那端,拴在洋槐树条的尖端,一米长的鱼线,一米长的洋槐条做杆,就是一把钓鲶鱼的鱼钩。每拴好一个鱼钩,还要把那钩子绕在洋槐条的杆上,把拴好的鱼钩钩在洋槐杆的表皮上,防止鱼钩和鱼钩之间的线缠绕在一起,无法使用。换福子和赵广纯使唤人都心黑,他们一人一百把钩子,等小兄弟们一把一把给他们拴好,这俩家伙只给大家再拿出一盒鱼钩分着玩,多一只都不给,十几个伙伴帮他哥俩忙活半天,一个人只得到十几把钓鱼钩。那烧鸡和小人书可不能算报酬,不给他哥俩拴鱼钩,烧鸡也照吃小人书照看的。

       拴好鱼钩还不能算完工,那哥俩会立马跑到稻田地里,不是找老娃子,就是找大石头,把人家从到天地里蓄的一两寸长的小泥鳅鱼,一分钱两个地买来,大家又得帮助他哥俩解开那缠绕在钓鱼竿上的钩子,把那些小泥鳅鱼一个钩子上穿一条,捏住鱼钩,抓住那滑溜溜的小泥鳅鱼,将鱼钩从小泥鳅鱼的背上穿过,再接着像没穿泥鳅前那样,再把钩子的小尖扎到钩杆上,一百把钩子上穿着一百条活蹦乱跳的小泥鳅鱼,就算是做好钓鲶鱼的准备工作了。那哥俩每次都是一个人一百把钓鱼钩,一百条小泥鳅鱼做钓鱼活饵。伙伴们帮助他哥俩拴鱼钩的时候,那俩家伙搬着脚丫子一边抠一边呲牙咧嘴地争辩,什么地方的鲶鱼成群了,什么地方的鲶鱼落滩了。

       鲶鱼属于凶猛的淡水鱼类,觅食很有规律,晚上月亮升起的时候,早上鸡叫头遍的时候,是他们集体觅食的时间。其他时间里,它们大都单独行动,或在深水里觅食那些稍微大点鲫鱼杂鱼,或趁晌午太阳最毒的时候,躲在滩上热水里晒太阳,也可能趁着不打雷不下雨,拱断蒲草的根须,扩大它们居住的房间。换福子和赵广纯早把它们的习性摸透,甚至连它们驻地旁蹲守的青蛙长的啥摸样,它们觅食的河滩上蛤蜊繁殖的多不多,都一清二楚。北沟里的鲶鱼粘液多,皮肤也发黄,东沟里的鲶鱼受蒲草的熏陶,身子黛绿嘴巴更扁大,坝里那些河沟子都是黑土地,生长的鲶鱼也发黑,两个长须短粗壮。东沟的鲶鱼觅食时成群结队悄然无息,西沟里的鲶鱼动静大,是想吓唬跑也在觅食的更凶猛的黑鱼。就趁着太阳还没落山前那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找好下钩子的起点,按照三米一把的距离,一把接着一把沿着沟沿下。

         换福子和赵广纯下钩子也有讲究,你在这条沟里往南下,他就在同岸沿着反方向下鱼钩,下鱼钩要把那钓鲶鱼的鱼钩插到离岸边两尺远的水里,正好让那活蹦乱跳的小泥鳅漂浮在水面,小泥鳅得能在水里游动,让小泥鳅越动越疼,疼完还想逃走的念头不断,水面上也就有了一个又一个由泥鳅划出的活动水波纹。等到夜幕降临鲶鱼群体出动的时候,那些活动的鱼饵就成了鲶鱼觅食的目标。鲶鱼觅食是凶猛的,他不是咬也不是用嘴叼,鲶鱼觅食都是连汤带水一起吞,把那活动的小泥鳅,连同钩在它背上的鱼钩,一起吞到鲶鱼的胃里。一直鲶鱼吞到钓鱼钩,可能是胃疼身子软,吞完就悄声无息了,它的兄弟姐妹们,会顺着河道继续吞食下一个目标。

      钓到的鲶鱼都是选择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起回来,收获钓到的鲶鱼叫起鱼,起鱼可能是个满族和汉语的混合话,收获土豆叫做起土豆,收获地瓜叫起地瓜,收获钓到的鱼也就叫起鱼,起鱼的时候,只需要把钓到的鲶鱼解下来,装到网兜里。起鲶鱼也需要技术,那滑溜溜的身子尽管一晚上都没动,但离开水可要挣扎的,抠着鱼鳃,从嘴巴里连它的胃一块拽出来,卸下鱼钩胃又自动通过口腔回到肚子里,那才是起鲶鱼的高手,换福子和赵广纯都有这本事。通常情况下,不是换福子钓到八九十条鲶鱼,就是赵广纯钓到九十来条,他俩会把那依然活蹦乱跳的鲶鱼,或用自行车驮到青堆子集市上,或直奔沟帮子卖给造纸厂的职工,实在没赶上附近有集市,也可能把鲶鱼送到赵屯农机站,卖给上屯那些拖拉机手带给家人吃。换福子宁肯把鲶鱼送人,也不愿意到胡家镇去卖,胡家镇更靠近大苇塘,卖鱼的比鱼还多,站在太阳底下吆喝一上午,有时连根冰棍钱都卖不出来。胡家镇的人说吃鲶鱼会犯老病,那是瞪着眼睛在胡说,四个须子的鲶鱼才犯旧病,哪有扁嘴鲶鱼犯病的说法呀?

       换福子和赵广纯钓鲶鱼,晴天雨天都是浑身上下水鸭子似地,夏天河沟旁的露水更大,上衣裤子永远没有干的时候。换福子和赵广纯每天起鲶鱼的时候,也常常捡到几枚丢到河边的鸭蛋,那哥俩捡到鸭蛋比钓到大鲶鱼还高兴。一边唱一边吼,总是反复红星照我去战斗那首歌。等到当天的下午,那哥俩可就惨透了,得站在水里一个钩子一个钩子往上穿小泥鳅,一不小心,那小泥鳅就蹦进水里逃之夭夭。钓鲶鱼的故事,也就一天天延续着,一直到秋天。


钓鲶鱼(原创)下篇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钓鲶鱼(原创)下篇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钓鲶鱼(原创)下篇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716)|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