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蛇患(原创)  

2011-12-11 10:35: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蛇患

                                                                   作者:赵公明
    (这是正在发生在我老家一个真实的事情,请网上朋友帮助想想好办法,不要提议抓了吃掉的方法,就不,此地信奉萨满教,蛇也是柳仙,乡亲们绝对不允许杀蛇)
    
        在辽宁省西部锦州和盘锦两市交界的地方,有一个叫非常不起眼的小村庄叫陈家铺。它北倚着绕阳河和东沙河,南面几公里外就是苇场,再南面则是渤海湾由于地理位址偏僻加上地势低洼,该村十年九涝,村民世代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和邻近村子的生活方式也不同的是,他们世代操守着亦农亦渔的习惯,农闲时的出海打渔,使他们更少了与四乡八邻的交往圈子,日月与大海惊涛骇浪操劳,让他们保留了许多传统淳朴的民风村俗,时值今日,乡亲们还以该村没有姑娘小伙自由恋爱为荣,甚至是萨满教那古老的宗教,也和现代的吃药打针和谐为邻,外面经济浪潮的冲击没能打动他们纯朴的观念,光怪陆离的变革,从来没有在此掀起波澜。他们随着四季的兴衰,周而复始地重复着固有的劳作,也显露出几分世外桃园的乐趣。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这固执保守习惯会被一种动物打乱会被一种不请自来、轰不跑、赶不走,想找它时找也找不到,不找它时却突然现身吓你魂飞魄散.它们就在你的房前屋后寻洞安家,就在你的床边墙缝谈情说爱繁育子孙.它们顽强的生命力,一旦选择人类为邻,就更少了天敌的侵害,它们旺盛的生育能力,促使家族丁口不断壮大.它们就是不知道因何种原因,从何方洞府迁移到此地的蛇群部落.
         最早发现大批量蛇类的时间,应该在1989年深秋,最先发现蛇群的是几个淘气的孩子.东北的深秋很冷,河水早晚已经开始冻冰.刚刚忙完庄稼抢收的农民又挑灯忙着脱谷.大人们都被收粮拴在房前屋后的忙碌中,也顾不上孩子们的游戏内容.一天,几个百无聊赖的半大小子游逛到了村后的河堤上.他们忽然发现河堤的阳坡上僵趴着许许多多的蛇.用土块打它们没反应,靠近一点用力打,还是没反应,用树枝挑-不动,用树枝抽打-还不动.孩子们的胆子更加大了.他们干脆像抓死泥鳅一样,拎起头双手都抓上几条僵蛇,跑到河堤上吓唬偶而路过的行人.本村一个复员军人那天正好去镇上回来,目睹了孩子们的壮举.他家毗邻河堤,或许他怕来年春天蛇更容易爬到他家,或许怕许多的蛇苏醒伤人.他给孩子们出了一个兴奋的主意:把还没僵死的蛇抽死,所有的死蛇都收集起来,每隔一段距离堆成一堆,再从家里拿来柴油汽油泼在上面点燃.烧蛇的行动据说持续了三五天,蛇尸的焦腥熏得路人掩鼻呕作.
      烧蛇后的那个春天,他就生病去世了,据他的主治医生讲,他的去世,和他带领孩子们烧蛇行动没有一点因果关系.也就是从他去世的那个春天开始,村子不断传出人与蛇不期而遇的可怕情景.先是村东朱大娘睡到半夜,感到从梁上掉下两段绳子,开灯一看,被子上竟然爬着两条蛇.村西北的刘大伯,睡到半夜被猫捕食的叫声惊醒,拉开灯一看,自家养的花猫在炕稍玩一条大泥鳅,妈呀,泥鳅哪里会立起头来呀?那不是一条大长虫吗?惊魂未散的他,壮着胆子悄悄挪出被窝,找来火钳,小心翼翼夹着蛇头,就那样端着,趁着月光,把它送到村外.

         从那天开始,他也没法睡安稳觉了,他盼着冬天的到来,希望寒冬的天寒地冻,能把那些看不见摸不着,又随时可能出现的蛇全都冻死。村西张二婶家,有一天翻晒旧鞋袜,就在她揭开一个鞋盒子的时候,一条不知啥时侯定居在鞋柜的蛇,突然吐着信子向扑面而来,吓得二婶在地上来了个后滚翻,捂着扭伤的腰,连滚带爬地跑出屋外,好几天都不敢回家。村中的郑大爷,半夜睡着睡着,梦见好多人在往他脖子上套绳索,他在梦中就不断地拨拉,那些绳子都软绵绵肉呼呼的,他拨拉着,也半醒了,再拨拉,脖子上还有凉飕飕的绳子,开了灯,我的老天爷呀,被子上下,地上炕上,到处都是蛇在爬来爬去,到处都是蛇呀,他也顾不得外面风雨交加,推开窗子,穿着背心裤衩就跳到大雨滂沱的泥水中,再也不坚持老守家园的固执,连夜就跑到沈阳的儿女家养老去了.

       也在村子中街住的老李家,依仗新盖的北京平房,坚信蛇无法进入钢筋水泥住宅,时常当着家庭成员吹嘘,别看家家户户闹腾蛇,就咱家这房子,它想找个缝隙都找不到,让全家高枕无忧睡大觉。某一天的中午,他儿子去鸡栏拣鸡蛋的时候,发现门前地基下陷的缝隙中,有东西在扭动,他好奇地用烧火棍捅了捅,我的娘呀,从缝隙中爬出两条面目狰狞的愤怒蛇,丝丝地吐着舌头,冲他呼呼吐着气,他吓呆了,手中的鸡蛋摔在地上都没感觉到。等他爹听到他的哀号,从屋子里出来,拉上吓傻的他,逃回屋子里,又赶紧找人,和邻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们钳住,装到编织袋中,骑上自行车将它们送到很远的地方,那两条蛇送走后,他家还是从那水泥缝隙中往外爬蛇,有时那些蛇盘在鸡窝,有时躲在窗台下晒太阳,经常把院子里鸡鸭吓得魂飞魄散不肯进家。

        这个村子现在还流行萨满教,依然供奉黄三太爷奶,许多人家把狐仙黄仙柳仙的画像,挂在堂屋或正屋供奉.在萨满教信仰里柳仙就是蛇,在这个村子里,是没有人敢打杀蛇的,也不允许任何人当着他们的面伤害柳大仙,尽管那些柳仙把大家折腾得无处藏身无法睡上一个踏实的觉。他们希望有一种魔法,那魔笛一吹,蛇就乖乖地爬出洞穴,干净彻底地迁徙到没有人烟的地方去修行。他们的盼望不但无法实现,那些蛇反倒是越来越多,房间里有,厕所里有,仓房里有,柴禾垛里有,马棚猪圈是地方就有蛇,那蛇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上房顶攀树尖,把大家折腾得精疲力尽,尤其是夏秋季节。无奈的人们还把出现在家里的蛇,送到村委会院里,扔到村干部办公的房间,美名其曰,跟着党走才最有出路!常把抓到的蛇送到村委会的,大都是老娘们干的事。村干部喝完酒,晚上到村委会值班,老李大橛子就被压在身下的蛇吓醒了酒,他第二天怒气冲冲找头一天送蛇的妇女算帐,那女人把他噎各半死:不属于老百姓该得的,都是公家的,这不是你们天天说的,我家没养蛇,那就肯定是公家的!是公家的就该还给你们!

      蛇在村中最集中的区域有两个:一个区域是最后一排民房,那里全是半坯土墙房,户与户间都有一个房空,那里每到夏天都会同时出现几十条上百条蛇,有的盘成一盘盘晒太阳,有的在土墙洞中探头探脑,爬上爬下.每个房空都如此,不小心钻透土墙就到居民屋里.还有一个就是村前的雨水排灌站,石砌的防汛墙缝中不时窜出几条,像跳水运动员一样落在水中,游玩够了再爬回洞中,有好奇人做过统计:最多时数出几百个探出石缝的蛇头.
   
      关于蛇的来历,村民在惊恐和愤怒中猜测过:有的说是外地人用火车运过来的,城里的人从饭店中收缴后,看这里水草茂密放生的.这个说法还有一个版本:南方人运到北方饭店中途被查,图省事偷放的.这个根本站不住脚的猜测,却有一个有说服力的事实.此地世代没有毒蛇,现在却发现了很多毒蛇.人们在抱柴草时也抱进了蛇,手扶猪栏蛇也盘居其上,无知的小孙子去拣地上绳头,你却惊见那竟是一条蛇,鸡窝里蛇在偷蛋,鸭栏中也长住着蛇,这都不是危言耸听,这都是发生在辽宁那个不起眼的小村前几年的惊险事实.我有五六年没去过那村里了,我想:无论村民怎样不情愿,蛇子蛇孙们是不会轻易搬走的.请帮忙想想办法,让那些本分善良乡民在春夏多睡几个安稳觉.


蛇患(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蛇患(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蛇患(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1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