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见鬼!(原创)  

2011-12-11 09:51: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鬼!

                                                             作者:赵公明
                                            (这是发生在山西工作单位的一个真实的事件)
        一九八六年春,我刚刚从师范学院毕业.分配到山西某县城一所国有大型企业的职工学校教书.听当地老百姓讲:学校正好建在旧时的县衙的法场上,建校初期在院子里挖走很多坟墓.对我们单位来说,楼舍建在前墓地是很平常的事,没有人把它当回事,也都不相信鬼神。

        学校当时有教职工二百多人,学生也就三百来人还年龄参差不齐.段队长班和领工员班五六十岁很正常,学历班的学员也都比老师们大.管理上更趋于机关的管理程序.看到我们啥也不在呼,当地老百姓常常露出惊讶的目光.尤其是风华正茂的公安班女学员腰跨短枪同男生一道摸爬滚打更是引来许多的关心:姑娘,这里不干净,别一个人走路或在宿舍.私下里他们悄悄议论:这帮南蛮子啥也不怕,他们把我们这些五湖四海的人统称为南蛮.学校老师和学员的住宿是分开分等级住的.学员分处科和一般三个等级.处级住单间,科级双人有服务员帮助内务,一般学员四人一间宿舍.教师住宿分两个等级,校领导和年岭大的住带套间的独立办公室,普通老师四人一间住教师宿舍,教师宿舍和办公室都在平房.我们那排平房住的新老教师最多,由于半军事化的管理等因素,工作之余大家往来并不多,平日里大家见面都是称呼职务职级或直呼其名,很少像地方学校喊方老师的叫法.喊名的时候也决不肯省去你的姓.相互间严肃得很.
       那件事发生在六月二十二日,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由于下雨,我和同寝室的王老师早早就躺在各自的床上,老张还因媳妇没法调到学校,在地上乱转.左隔壁女教师宿舍关灯比我们还早,右隔壁是教师招待所,两个局机关的的代课教师当天无课回了太原,不知在哪里喝得醉醺醺的,总务科长晚饭后溜进去正鼾声如雷.据别人风传,他时常睡上一觉,半夜起来偷窥女宿舍。老王一本正经地向我吹嘘,他老家运城有多好多好,我漫不经心地和他打着哈哈.大约在午夜十二点前后,女宿舍有人急促地敲墙,有过偷窥经历的老王耳朵最灵:这几个娘们瞎折腾啥?就像是说头斧子那则寓言说的,老王说话还真有点那个:你们哥俩是不是和她有约定,提醒信号都来了.哥们保证不说,赶快去给回个话,老王一脸色迷迷地说.我心想:你他妈的还真像别人说的,三句话不离本行,看来传言还真有可信之处,就你他妈的瞎胡扯,看谁比你小不是?敲墙的声音依然急促继续又好像不想让外人知道."你们听,窗外好像有女人哭",老王的耳朵一直没闲着.是的,就在我们的窗外不远处,传来一阵阵非常清晰,非常凄惨的哭声,是那种平常决没听过令人毛孔悚然的说不出的可怕哭诉:我的孩子呀,你死的好苦呀!你为啥跟妈来呀?听这有一种全身都害怕的感觉,过后找不到那种发自何处内心不自主地就非常恐惧的感觉.从心里害怕.号称永远把我当亲兄弟的张老师也在说:哭的太害怕了,抬死人时我都没怕过.伴随着继续的敲墙声我们摒起耳朵,真的害怕了.没有女教师死过孩子呀附近也没有老百姓住呀.一阵好像故意压第声音又用力很重的敲暖气管声又拌着那可怕的哭声传过,我们实在不知所措.隔壁的门好像轻轻开了,有人蹑手蹑脚走了出来:乔大爷,乔大爷!声音尽管很低,我们仍旧听得很轻,是郝老师和毛老师的声音.不喊乔老师而直呼大伯实属罕见.老乔像有准备没有应答就到了我们的宿舍门前:小张小马小王,别出声别开灯悄悄开门,有事!我们开了门,全排房的男女老少都来了.老龚说:你们听见一个女人在哭吗?女人哭死去的孩子还责怪孩子不该随她去,那她不是也死了吗?老龚是教授逻辑学课的.是呀,怪不得一听就浑身不自觉发抖脑袋也嗡嗡响,真的见鬼了?老乔老修和老许他们还是想看个究竟,大家悄声说:不揭开窗帘趁电闪雷鸣前后,男教师们顺着缝隙看到底是啥东西.我们几个像武大郎似的半蹲着悄悄蹭到窗台下,顺着缝隙睁大眼睛往外看.不用借电闪的光辉,对面理化实验室的墙上,一个女人依旧在凄惨地哭诉,老乔附着我的耳朵:是个长发女的,是不是学生?它身上为啥没雨水呀?一道电闪掠过都看清楚了:一个看不见脸面的女人,身子嫌帖在墙上有像镶嵌在墙内.声音骤然停止.我们腿一软不约而同坐在地上:没脸,是鬼.每个人都轻声喃喃自语.老许胆大拉开窗帘,拿起张老师的手电筒照向离我们多说五六米的对面影象.更可怕的一幕发生了,那有什麽人?啥也没有,声音却又响起几句.老王飞快拉上窗帘,大家挤在一起,谁也不肯太靠边.满屋的人谁也不张罗回去,哆哆嗦索战战兢兢地傻站着,看到的都是苍白的脸.间或说话的也都打哑谜:这东西这样天气有.童男小伙子啥都镇.怕阳气重的人云云.一直到雨停天亮.   

        上班时,我和老张正神密对住在家属区的同组教师说昨晚见鬼的事:见鬼了,多大的新闻呀.没人信.老张也在起誓证实真实性.说的正兴分的时候,校办米大秘书来了:小马,张校长现在就让你去办公室一趟.进了校长室,张劈头盖脸就说:你年纪轻轻就宣扬迷信.我还嘴硬,亲眼见的呀!好,你等着.他出去一会回来,老龚也来了.老龚!你昨天晚上看见啥了?"啥也没看见,我一直在睡觉",昨天晚上的人一个接一个来到校长室,说法大都差不多.最令我生气的是老乔,说这话时还不断牵我衣角:你还年轻呀.还有老张平时看对我那亲热劲差点感动得我要掏心给他吃,他否定这事时还顺便提起他入党的事.十多个人就几个女老师和我的说法一样,顽固不化.要是都说没这事,我肯定会被吓疯的,就我热热闹闹的见了鬼,换了你不害怕,敢情周围都是鬼,人家都在税觉呀.真见鬼了!真他妈的活见鬼了.我好多年不肯原谅那几位老教师,尽管他们百般解释,和张老师的手足情深友谊也在他再一次的闹鬼事件彻底掰了.


见鬼!(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见鬼!(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