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远村趣事8-乡民礼服  

2011-11-04 15:2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村趣事8-乡民礼服

       乡村比城里的老规矩多,说它老,那是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人延续下来的礼俗,是铭刻在乡村人骨子里的文化沉淀。辽河三角州那片土地上居住的乡亲,更在乎这种礼俗。除了年节的固定亲戚间走动,平常也靠孩子们的走动,传递着亲情,传递彼此的信息。叔叔大伯家,去舅舅姨家,去奶奶姥姥家,去姑奶姨奶舅姥姥家,走不完的亲戚,串不完的门子。家里来了亲戚,土话叫做来俟,俟就是客人的笼统称呼,最亲的血亲和八竿子打不招的远亲戚,都用一个俟字来称呼,以示对亲戚或客人的尊敬。

       故乡最早就归北镇管辖,北镇那地方,也是最早的满族上流社会的聚集地,或许受满族风俗的影响,故乡的礼节特别的多。很有好客之风尚。闻客至,全家迎出门外表示欢迎,客人进屋后,主人帮助脱下大衣帽子,请炕里坐。满族有“内着不避”的礼节,要向客人介绍妻子、儿女,称“出妻献子”。主人陪客人饮酒吃饭时,要给客人基满杯酒,倒茶时不能过满,有“满杯酒,半杯茶”之说。妇女也可向客人敬酒,并且客人只要沾唇就要饮尽,不可推辞。陪客人吃饭,主人不能先停筷,待客人吃完饭离开饭桌,方可收拾碗筷。为客人递烟点火,要以辈份、职位依次进行为敬。  家庭中礼法最重,晚辈人见长辈人,必须行礼请安;在长辈人面前不许大声说话,不许吸烟、喝酒。父子出门作客,“父子不能同席”。  无论是亲戚间的走动,还是赶集上店,出门的人,都要穿新衣服新鞋新帽子,孩子们穿得花红柳绿,显示家里日子过得殷实,做娘的尽心尽意操劳着,大人们穿的板板整整,走亲访友更受人尊敬。正如此,乡村人无论出不出门,每个人都备有一套出门做客的服装,权且称其为乡民的礼服。

        无论穷富,乡民的礼服是家家必备的,哪怕是在家整天高粱米粥就咸菜疙瘩,出门也要穿得衣鲜袜亮。不是死要面子,是让亲友少一分牵挂,不给亲戚添麻烦,不给父母多牵挂,是乡亲们尽孝的基本思维。别人家有的,自己家也要有,别人家孩子有的,自己家的孩子也得有,正是在这样的思维下,其实也在促动和鞭策着每家每户的进取心。乡村里有个不成文的讲究,春天索要瓜苗索要猪仔不丢人,秋天到旁人的园子里摘瓜,坦然享受亲友送来的猪肉是最没面子的。看邻居家为孩子种香瓜种茄子,自己也要种一点,邻居家孩子尝到的新鲜,自己家的也得同期成熟。乡亲们最瞧不起看着街上的孩子香甜地啃着青苞米眼巴巴的孩子家长。要想不被别人看不起,首先自己就得多努力,精心侍弄庄稼,精心侍弄菜园,精心养猪羊鸡鸭,用汗水和勤劳,支撑起各自家的红红火火。每年的收获季节,那些欢天喜地卖完余粮的汉子,总是特别有耐心地领上老婆孩儿,逛集市逛商店,买来生活必需品,买来孝敬老人的物品,也为自己和家人添置一套走亲访友的服装。乡民们的礼服,是随时间变换的,一般都是一年一换。富裕的人家,会比照城里的亲戚赶着时髦,今年为媳妇买身媳妇裘皮袄,明年为媳妇来个貂儿,三万五万算个啥?一季螃蟹就能收入个十来八万。老爷们当然也跟着潮流走,今年买的是梦特娇,明年来身红豆西服还捎带个红领带。

      一般家庭收入没有那么高,名牌只可着孩子买,大人根据流行的颜色和样式 ,到集市上买来高仿真品牌,乡村礼服更讲究的是流行,你有他有我也有,风风光光走亲友。有一年,乡村礼服男女都是一个品牌,就是老式的将校呢,那将校呢说是呢子,其实是哔叽料子,乡亲们管他叫校哔,也叫军哔,那一年的军工厂可发财了,满大街都是卖校哔的,开始大家都从武装部的军人服务社里往外掏弄。买校哔做礼服的,也不在乎小贩层层加价,贵个三四五十的没关系,只要买到合身的校哔就满足。甚至有急着相亲的,四处托人买合身的校哔,今天他姨去盘锦,当妈的赶紧扭搭扭搭叮嘱孩子他姨,二尺九的腰围,三尺半的裤长,一米七六的个子,遇到可千万给买回来呀,贵点没关系的,孩子相亲等着呢。这边他二姨刚前脚走,隔壁去沟帮子赶集,那啥,孩子他老婶子,顺便去一趟二百货呗,你大侄子是二尺九的腰围,三尺半的裤长,一米七六的个子,遇到可千万给买回来呀,贵点没关系的。等到后院的去北镇起户口,孩子他娘还想跟人家说二尺九的裤腰的事情,可害怕万一都买回来重复了,欲言又止的样子,都差点耽误后院的赶班车。

       校哔流行到最红火的时候,许多制衣厂也纷纷仿造,街上到处都成了校哔的天下,供销社卖校哔,小卖店也代销校哔,甚至连赵屯贸易货栈的柜台上,都摆上了各种型号的校哔套装。校哔最流行的时候,最来气的当属地方部队的那些校官们了,种地的,买猪肉的,倒腾螃蟹的,走街串巷卖化肥的,甚至连各村各屯子的光棍汉们,都穿起了板板整整的校哔套装,尽管那军服或高仿真的军服穿在某些人身上,怎么看怎么滑稽,但也无法抗拒校哔的流行,无法抗拒乡亲们购买校哔做礼服的热情。以至于校哔流行过后,人们不得不把那当时四五百元一身的高档服装,当做育苗时御寒的防护服,当做插秧时的工作服,当做杀猪宰羊时的防油脂服,当做一切非正式场合的最随意服装,炕上随便扔,洗衣粉里随便泡,太阳底下火辣晒。

          除了这有固定模式的礼服,故乡还流行一种以减灾避祸为名义的服装,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不知道从哪个村子开始,迅速传遍南北二屯,甚至流传到山海关,流传到郑家屯,流传到江东放牛沟。这种服装是不算礼服的礼服,说它不算礼服,是因为服装大都不是自己买的,说它是礼服,在其流行期间,走亲访友是必须穿着的。这种服装往往带点迷信的色彩,说今年是啥寡妇年,当姐姐的得给弟弟买个红T恤黑运动裤,这说法一出来,那些当姐姐的就得掰着手指头数,堂弟表弟亲弟弟,抱在怀里吃奶的也得算,不分远近截止到同一个血脉。比如给姨表弟买了,那姑表弟舅表弟也都得买,不但按人头给买好,还得在几乎相同的时间段早点给送去。你这姐没给人家买,别的姐给买了,你这姐的脸面就没处放了。这种年年出现的礼服,有人早就猜出是商家故意抛出的谣言,但大家还是心甘情愿履行着,哪怕是一边买一边骂商家缺德。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