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远村趣事18-雪忆(原创)  

2011-11-30 10:28: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忆

                                                              作者:赵公明

      那年冬天辽西的雪下得非常大,一场接着一场地下。大雪先是堆积在避风的沟渠堤坝两侧,接着又严严实实覆盖了田野和村庄,再后来,那持续下着的大雪,竟然试图掩埋村东那口土井,阻断哗哗流淌着的东沙河。街道上的雪,从最先的没脚面厚度,到最终的淹没膝盖的深度,前后没用三天的功夫。大雪掩埋掉了家家户户的柴禾垛,大雪也覆盖了房前屋后所有能掩埋的一切。大雪掩埋了村子通往外界的道路,也把河流沟壑和田野覆盖成一片分不清彼此的白雪皑皑。放眼望去,天上偶尔飞过的饥肠辘辘苍鹰,正便利地追逐着那些完全暴露在蓝天白云下的小生灵。

       大雪不甘心只覆盖了田野和村庄,它正联合着肆虐的西北风,把早先覆盖在田野里的雪,推到树林旁,推到堤坝边,推到所有的高低不平处,也推到每一个避风处,构筑起雪的坡岭,构筑起雪的肥硕臃肿起伏。沉甸甸的雪团压在树的枝杈间,厚厚的雪岭也正掩埋着树干。大雪把每一户农家的土坯房,都压得难以推开门窗。从屋后的雪地里,沿着屋后堆砌的雪坡,竟然可以直接走到覆盖了半米厚的屋顶上,又从被大雪延长了一尺多的屋檐下跌落下来,掉进院子同样半米多的雪堆里,雪末从裸露的地方钻进人的身子里,到处都是一阵齿牙咧嘴的冰凉。

      那些当年的小公鸡,再也不会为争夺与母鸡的放屁权,在院子里追来追去。就站在雪地里,就站在鸡舍旁,也站在家家户户的窗台上,为那些挤做一团趴在主人新换的草堆里取暖的母鸡群站岗放哨。百无聊赖的草狗,一会儿晃着尾巴闻闻这,舔舔那,一会儿恼怒地冲着公鸡浅吠两声。那意思,似乎是对它们随意在窗台大小便的警告,又像是做为主事的在发表着严正声明,一边呆着去!几只晕头转向找不到方向的野鹌鹑,跌跌撞撞扑进了南园子,钻进了倒伏的秫秸篱笆堆,惊扰了正在那陈年秸秆顶端打盹的芦苇花,也惊扰了正在墙根鼓捣雪的麻雀,苇花儿鸟瑟瑟发抖地站在晾衣绳上,麻雀则叽叽喳喳逃回院子里。正没事情做的草狗不愿意了,冲着街道的方向,借着北风的吼叫,神气地来了一通哼哼唧唧的狂吠,正盼着有客人到来聊天的主人,走出房门冲着谎报军情的草狗就是一脚。

        老孙家小四,昨天领上他家的大黑,顺着河套子走到东大洼子。小四儿穿着他爹的棉靰鞡,缠了绑腿扎着围脖,狗皮帽子棉手套,一步一挪,深一脚浅一脚地走,正咔嚓咔嚓走到荒地村那几座老坟旁,扑棱棱就扑出来一只野鸡,小四儿说,那野公鸡可能是被他给吓呆了,往哪个方向跑不好呀,哪有扑扇着翅膀奔小四儿的鼻子来呀,小四儿本能地拿手一拨拉,就把那野鸡给拨拉到地上了。小四儿那个兴奋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顺势就是一个敏捷的鱼跃,活生生地就把那只野鸡给扑到胸脯子下的雪地上。小四儿是谁呀,麻利地爬起来,将那只野公鸡的翅膀来个反剪拧在一起,捆吧捆吧就塞到随身带的书包里。小四儿唤住他家的大黑别动,自己沿着那几座老坟开始转,这一转不打紧,小四儿笑了,最南边那座坟朝阳的地方长着一丛蒿草,蒿草下面有个拳头大的眼,蒿草旁有好多野鸡爪子的印痕,一只母野鸡的脑袋正无奈瞅着小四儿。老孙家小四儿说,那野鸡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你说那蒿草棵子是能做掩护,但也能阻挡逃跑的起飞呀,小四儿满脸堆着笑,把那只躲在雪堆窝里的母野鸡也给生擒活捉了。

     雪地里不光有老孙家小四儿游荡,前街的海九,也吃完早饭就扛着铁锹往北沟边,往树林子里找。海九不找野鸡,海九要抓的是黄鼠狼和山狸子。海九那家伙有招儿,遇到上雪坡就拄着铁锹爬,下坡的时候,就坐在铁锹上往下滑,一会儿抽支烟,一会儿点堆火,那铁锹既是砍杀的工具,也是劈柴的家什。海九知道黄鼠狼的洞穴很深,海九走走停停是在迷惑那些狡猾的黄鼠狼和山狸子,海九早就记得那些洞穴的具体位置,海九专门是等那些贪晒冬日暖阳的黄鼠狼们放松警惕,海九会在合适的时机,飞速扑向那些黄鼠狼的洞穴口,专等那些惊慌失措急着往洞穴里逃跑的黄鼠狼们跑到自己的面前,噼里啪啦给它们一顿乱锹,海九那家伙心狠手准,铁锹一落,那些黄鼠狼就被拍个晕死。海九要的是那些黄鼠狼和山狸子的皮毛,供销社给外贸代收,很值钱的。

     再福老叔膈应海九抓黄鼠狼,再福老叔总对海九说,抓黄鼠狼的人,眼睛会越来越小。再福老叔也是满族人,再福老叔也相信萨满教,黄鼠狼子那可是神仙呀,有名有姓的神仙,公的黄鼠狼就是黄三太爷,母的黄鼠狼就是黄三太奶,那些成精的黄鼠狼有个最显著的特点,就是 嘴巴是白色的,胡子是黑色的,成了精的黄鼠狼,总会在你成功后找你算总账。海九不相信黄鼠狼能成精,海九只认得,一张黄鼠狼的皮毛,能买回二十斤的酱油十五公斤盐,海九要用黄鼠狼的皮毛,换取居家过日子的柴米油盐。海九总是和再福老叔唱对台戏。每当再福老叔挑着水桶,抗着冰穿扛着锹镐的时候,海九顺路也不帮他拿一件。再福老叔是村里出了名的捕鱼能手,寒冬腊月北风吹的冰天雪地里,再福老叔家也没断过新鲜鱼虾吃。

      再福老叔通常去坝东的河泡子里,挖走冰面上的积雪,清理出三四平方米大小的冰面,再用铁锹从岸边的积雪下铲来些土,再福老叔说,新清理出来的冰面滑得很,冬天捕鱼最重要的是安全第一,有了土,人就能站在冰面上做事了。再福老叔照着冰面就是一顿穿,穿开一个两平方尺大小的冰窟窿就可以了。在冰窟窿里捕鱼,最重要的是选取穿冰窟窿的位置,凿开的冰窟窿,一定是那个水泡子的一个最深处的位置,河水冻成冰,好多水浅的地方都成了悬起的冰架,水都冻成了冰,冰层下面不会再有一点水,只有那些最深的地方,冰层下面才是水,所有的鱼虾,也都汇集在这原先的水坑里。那些鱼虾,本来是在寒冷的冰水里休眠睡觉的,冰层一凿开,新鲜空气一进去,氧气就多了,鱼也突然醒过来,噼里啪啦开始乱蹦,再福老叔不慌不忙地用铁锹在泥水里搅动,不停地搅动,让鱼虾被外面更冷得空气冻成半晕,再用抄网一网一网往水桶里捞。再福老叔说,那一抄就是一兜鱼虾,都还活蹦乱跳呢,把水桶里装半桶河水,连同那鱼虾都挑回家,啥时候想吃啥时候去桶里捞,就把那水桶放在外屋,零下的温度最好养鱼,绝对不会死去,绝对都是新鲜的。

     老付太太住在村西头,老付太太没工夫抓跑进柴禾垛里的野兔,也没工夫抓站到窗台下的野鹌鹑,老付太太每天晃着那双小脚,就看着不时在房前屋后盘旋的老鹰,一个冬天下来,老付太太养的那群鸡,瞅眼不见就被老鹰抓去一只当点心,西道上那雪地里的一堆堆鸡毛,有好几堆都是她老人家被鹰吃过的鸡。赵廷正也没心情去抓鸡,赵廷正家的鸽子眼瞅着被猎隼叼走了。孙长华去野地里,是给孙亮逮百灵子,冬天的百灵子最好养,孙亮的鸟笼子正闲着呢。

      远处的苍鹰还在飞,赵廷占家房后电线杆子上那几只小猫头鹰都会抓老鼠了,赵廷柏家的屋檐下,挤着很多很多的冬鸟在避风,刚从牌桌上输钱的人,捂着耳朵往家里跑,家家户户的炊烟,连同酸菜炖粉条子的味道,弥漫了家家户户的堂屋,也唤开了每一位坐在热炕头上说书讲古人的胃口。乡下的太阳正从东方升起,许多许多的人,站在自己的院子里,边打扫着门前的积雪,边热情地和邻居东拉西扯!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