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远村趣事15-喝大酒  

2011-11-22 08:45: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喝大酒
           作者:赵公明
           题材地点:辽宁省黑山县某村
  李体发早先是村上的民兵连长,有生产队的时候,他天天抓阶级斗争。李体发的民兵连长没白当,村民们每日的好酒好菜,并没有让他那张比驴脸还长的脸露出过一丝笑意。村民们到东大甸子掏鱼摸虾那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吧,被他发现要请喝酒吧,没盐少醋的到集市上卖几只鸡蛋,是资本主义的尾巴吧,也得请喝酒。小青年争着抢着要当兵,肯定得争着抢着请他喝酒吧。

         他每天早上起来,他就如同一头饥饿许久的狗,睁大眼睛巡视着左邻右舍,监视着村上那几个土得掉渣的所谓阶级敌人。哪家初上学堂的孩子要是手歉,在房屋墙上胡乱涂写毛主席大王八之类的,孩子的家长可就倒了大霉,荷枪实弹的基干民兵会将他用麻绳反剪个接接实实,游街示众那是少不了的,上中学的孩子们淘气,有的把铜钱粘贴在铁轨上,借飞驰而过的火车轮将其碾压成薄如羽翼的薄片刀,或者将碗大的土块石头摆放到马路上。只要是被他发现,都会成为他职责范围内特别的要案来处理。不光让民兵用皮鞭沾凉水抽打他们,开专场的批斗会揭发他所有的罪行,还要请来挎着手枪的郭公安,共同接受孩子家长的酒菜侍侯。人可能都这样,啥东西享受的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也就养成习惯了。养成了一日不喝浑身难受的习惯了,也就越来越鄙视那些老实巴交的乡亲们了:整天臭汗淋漓,蹲在庄稼地里有多么的没有出息!
  那几年的民兵连长生活,仅仅养成了体发爱喝酒的习惯。真正的酒瘾,还是后来在懒惰和劣质酒的交织作用下,恢复而成的祖先的一种本能。一直以贫穷为自豪,一直以雇农的出身,以房无一间地无一垄,以祖辈父辈都玩着纸牌喝着烧酒才得到根红苗壮接班人为荣的体发,却在全国落实大包干的政策下,不情愿地带上属于自己的那几亩薄田,从民兵连长的位置上退役了,慢慢地,人们不再请他喝酒了。地主富农的子弟,也敢在他面前说话了。体发实在想不明白,也实在受不了他们与大家平等的事实。有依然带点恭维习惯的庄稼好手,想指点一二体发的种地。都被他横眉冷对的吼叫发泄而告退了:好好种地吧,种地挣钱再当地主,当完地主再接受广大人民的改造!大爷我喝着烧酒看你们的下场!体发的恐吓并没有阻挡住大家的劳动热情,大多数村民,相信广播电视里宣传的政策不变的承诺,下地做买卖勤劳致富的劲头更高了,村子里没有多久就分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现象。以体发为代表的少数鄙视劳动的人们,更加迷恋烧锅酒了,别人家盖房上瓦快开饭的,他们会擦洗几把稀松的眼睛,拎着铁锹慢悠悠以帮忙为由蹭酒饭。这些和泥抬梁都腿脚发软的主,那里是干活的料呀?村民们也不在乎他们蹭酒的本意,主要的工作亲朋都加班加点做好了,体发他们有闲时间从人家盖房初始磨蹭到结束,你不在乎时间人家哪里好意思在乎饭呀。种地的时间都变成帮工换酒菜的时间,当然也就苦了属于他家的那几亩庄稼了,疯长的野草把比赛地和它们争营养,争生存空间。秋收季节,人家的土地里可能是亩产两千斤稻谷,他家的瘪稻子快有成熟的多了。蹭酒喝不但耽误了田中的庄稼,也耽误着前后院的菜地,鸡鸭栏里的家禽。别人家的菜园子里春意昂然,他家一年四季连白菜大葱都吃不全,没有人再趁天黑往他家里送白菜了,没有人下河为他捞鱼摸虾了。就连每日自己买的那点烧酒,也是他用那富于不多的大米换来的。没钱没势又不劳动,还有谁会正眼瞧他了?过去,夜半大人们吓唬小孩子,都会使用那绝招,怒吼一声:体发来了!哭闹的孩子登时就止住哭闹,怕的是被他选到批斗台上拳打脚踢呀。这几年,你再试试这招,孩子们马上就会学他蜒着脸,口水快要流出来的样子:大叔,再给我到一杯吧,没办法,就好这一口呀。蜒着脸就好这一口。早成了那村老少嘲笑二流子的固定用语。体发不但蹭添丁进口盖房子修院墙的酒,也蹭发送老人下葬抬棺材的酒。杀猪宰羊不需要帮工的,他就在一旁叨咕那蹄子大肠头子收拾后,是上好的下酒菜。蹭人家的酒喝
多少也要看点主人家的脸色,尽管,体发早已经把脸排在酒的后面,也得多少顾及些主人的冷嘲热讽。
    蹭的酒菜,他大都是中午喝的,晚上可要喝自家的酒了。体发喝自家的烧锅酒时候,又焕发出往日的威风,冲着他那早就被修理得吓破胆的媳妇怒吼一声:操你妈的败家娘们,快点把酒给我端上来!他媳妇哪里敢辩解家里已经快要断炊了?哪里敢说今日已经没有了咸菜白菜心下酒了?你看你看人家的老爷们之类的叨咕,给她三个胆子也不敢抱怨出来。他家老三曾经在他喝酒的时候,到桌子上掰块白菜帮子解馋,被他一脚踢到后墙根下。体发在喝酒的时候,称呼他媳妇为老蒯。体发喝酒不痛快的时候,总是拿孩子和老蒯出气。老蒯常常体发酒后的出气筒。体发打他媳妇都是骑在身上狠命地打,从来不顾忌那里是头颅哪里是脸面。但等到事后媳妇不得不出门见村民的时候,还得编白说不小心磕出来的五眼青。体发也常和同德行的伙伴伙在谁家共同喝大酒,一个比一个牛气,一个比一个自豪。相互说的都是顶天立地的豪言壮语,说的都是在家当一把手的说一不二。完全具备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英雄气概!谁还在乎柴米油盐有无的凡夫俗子庸俗想法?天塌下来有大个的顶着,老天饿不死瞎家雀,是体发他们解忧的永远法宝!
  
  体发现在已经老迈了,脑血栓闹腾出来的半身不遂后遗症。已经不允许他像过去那样胡吃海造了。听说体发的儿子也爱好上了喝大酒,眼前就摆着老爹做鲜活的反面教材,也不知道他那宝贝儿子是乍想的,体发弟弟家那孩子他爹可是勤劳的人呀,也不知道那孩子乍就不学他爹专学他大爷?因为地域风俗还是发扬光大中国的酒文化?反正我看见喝酒吹牛逼的人,就想起了鲁迅先生说的那句话:救救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