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远村趣事14-拉灯   

2011-11-17 17:25: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拉灯 

                                                           作者:赵公明
        村里是五零年春天通的电,比沟帮子和营口(牛庄)整整晚了三十年,牛庄的电是用的英国人发的电,沟邦子用的是小鬼子修的小丰满电厂的电.电业局的架电领导说,村里用的是阜新清河门电厂的电,是新中国自己的电厂.
       村支书赵广福二大伯在通电那天兴奋得哭了,他想起了去阜新煤矿当劳工的老父亲,想起了村里十多位差点死在鬼子狼狗嘴下的乡亲们,拉不出来屎的橡子面窝头,那监工的铁榔头,通着电的铁丝网和和刺刀,广福二伯抹着激动幸福的眼泪,振臂高呼一声:无产阶级!围观的乡亲们也跟着高呼起来,无产阶级!无产阶级!赵广福二大伯后来说,他本来是想喊共产党万岁来的,结果到关键时刻忽然想起了马殿文,解放那年,有人问兴高采烈欢庆解放的马殿文,你是什么成分,马殿文回答,无产阶级。人家接着问了,共产党好还是国民党好,他还是回答,无产阶级。大家起哄问他,你娶媳妇是要寡妇还是选姑娘,他依然回答,无产阶级。赵广福二大伯说,他光想着在最关键的时候,不能像马殿文那样掉链子,光知道一个无产阶级,哪曾想,他在村里用上电的时候,也激动得光剩下无产阶级这半句了。

        赵广福二大伯想重新说一下,代表村支部,代表陈家铺所有翻身解放的贫下中农,可来的电业局长和安装队的工人,都没给他那重复的时间,人家要赶在天黑前让村民点上电灯,连中午饭都没顾得上吃。赵广福二大伯那能让远道来的客人饿着肚子走呀,下午四点多,最后一根电杆上的线路接好,赵广福二大伯就让家家户户准备了晚饭。在谁家接灯,就在谁家吃,所有的入户按灯泡的工人,都在各自的人家吃晚饭,有酒的上酒,有面的做面。村上也炖了几只鸡鸭,招待那些带班的。陪接电的领导喝酒的时候,赵广福二大伯还是想着上午的激动话,无产阶级,无产阶级,妈的,我堂堂一个村支书,竟然连句感谢的话都不会说。其实也不是不会说,最主要的是想说点和政治和形势有关的话,一紧张,竟然只剩下这点政治觉悟了。赵广福二大伯就给陪同客人吃饭的两个村电工使眼色,那意思说,你们比我有文化,你们整点政治词,至少是感谢党感谢新社会呀。两个电工也没和村支书在一块吃过饭,以为书记让他们尽兴陪客人喝酒,这哥俩就开始一个心眼劝客人,一个反复说,吃好,喝好!啊,吃好,喝好!那个连这两句也不说,端起一杯和人家就碰,碰完就自己先干掉,还把那干完酒的酒杯倒过来,请人家检验。三个陪客人说话喝酒的,竟然都成了陪酒员,你来我往地轮番喝那七十来度的烧锅酒。

         在这以前,或许书记还看到过别人喝酒,那两个电工家,连酒的味道都没闻过,三两杯下肚,还没等客人吃晚饭,村里的三个人就都成烂泥了。电业局的人啥时候走的,他们都不知道。不说接电的人回到沟帮子,回到北镇去推闸供电。单说村里这帮人,除了赵广福二大伯和那两个电工,所有的人都等候在家里,等候着来电那一刻。八点半左右,电来了,先是家家户户的灯亮一下,又突然灭了,没过一分钟,又亮了。陈家铺自打开天辟地也没这样亮过,家家户户都睡不着了,有人趁着电灯的光亮,在窗户外边拾到东西,有的站在院子里吼双簧,也有的人家,烧好开水泡好茶,主动给孩子们讲起了故事。只有赵广福二大伯还有那两个电工家没消停,都是爹一声妈一声吐得难受,炕上地下到处都是醉酒的呕吐物。

       还多亏是有了电灯,赵广福家二妈借着电灯的光亮,好不容易让把胆汁都差点吐出来的二大伯躺下,院子里就三三两两开始进客人了。二大妈说,最先进屋的是冬天卖冻梨的谢唬,接着进院的是五尖头,还有白老秃子他爹等等。二大妈心里犯嘀咕,今天来的都是半辈子没出过村子里的主,莫不是收了委屈没接上电,还是怕电费太贵,舍不得用大灯泡?二大妈问他们,他们也哼哼哈哈不说啥,只是要等赵广福二大伯醒来再说话。二大妈想想也没深问,我一个家庭妇女搀和啥村里事呀,还是等当家的酒醒再说吧。二大伯在炕头鼾声如雷,这些来的乡亲们在地上转来转去,心事重重。二大妈拨拉一下二大伯,二大伯的呼噜声响的更大了,时不时还吧嗒吧嗒嘴,嘟噜一声无产阶级,无产阶级!

       眼看都后半夜了,谢唬他们都有点不耐烦了,咋整呀,这可咋整呀,满地转还直跺脚。二大妈受不了了,当个小小的村支书也不能慢待乡亲们呀,豁出去了,大不了挨一个大耳瓜子。二大妈推起了二大伯,那啥,你醒醒,你醒醒呀,大家都等着你有事呢。赵广福二大伯睡眼朦胧极不情愿坐起来,啥事呀,连个消停觉都不让睡?二大妈赶紧说,你看看吧,都是长辈级别的,都是六十多岁的,不是鳏寡孤独的,就是老公母俩过日子的,也不知道连夜找你办啥急事,都在这等了好半天了。

       赵广福二大伯赶紧起身问谢唬他们,到底有啥事情,一个一个慢慢说。老谢唬说,广福呀,你快上我家吧,这电灯好是好,就是想睡觉关灯的时候,怎么吹呀吹不灭,把我和你婶子的腮帮子都吹疼了。五尖头接下话茬,广福呀,我也拿扇子扇了,还往那灯泡上吐过唾液呢,不但是吹不灭,唾液也吐不灭呀。赵广福二大伯捂着肚子笑了,拉闭火呀,拉闭火儿,电灯是靠闭火儿闭的。几位老汉哭丧着脸说,广福呀,都是第一次安电灯,忘记买闭火儿了。赵广福二大伯笑得更乐了,我的叔叔大爷呀,明天我把那两个电工都扔大牧养里去,他们没教你们呀,你看靠墙这不是有个带绳的小盒子吗,这就是闭火儿,人家电业局的管它叫开关,拉一下绳子,灯就灭了,再拉一下,灯就亮了,不管白天黑天,都靠这绳子关灯。明白了吗,我的叔叔大爷们,赶紧回家拉他玩去吧,我还得睡觉呢。对了,路过那俩电工家,大声吼一嗓子,就说公社找他们去开会,连夜去!妈拉个巴子的,让你们晚上教完大家拉灯再睡觉,你们倒好,先醉了,我得罚你们走点夜路玩玩。


 
 
远村趣事14-拉灯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