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远村趣事2-旗语  

2011-11-01 08:0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村趣事2-旗语

         上高中的时候,数学教师刘柏林给我们讲集合理论课时,举的例子是我老家附近发生的有趣事。刘老师在大跃进那些年,被下放到邻村赵荒地,一边教书一边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刘老师讲那故事的时候,同学们谁也没问他,当时的农村生活苦不苦?那玉米饼子就咸菜疙瘩的伙食该如何适应?如果不是亲耳听刘老师的讲授,我也不相信,就在离县城六十里开外的涝洼甸子里,就在那世代吃着河沟水的平凡小村子里,竟然发生了许多让已经远在北镇,远在锦州,远在沈阳的人魂牵梦绕的故事。

     赵荒地村,坐落在锦州和盘锦的交汇处,是北镇辖下最东南角的一个大村子。说它是个大村子,不光村子里的住户多人口多,所占的土地范围也特别大,整个村子占地竟然有五六千亩土地。村南端的北京至鞍山大连的305国道和村东沿着东沙河修建的沿河大坝,与村西两公里外横穿两个县市的贺张沟人工引水渠,把赵荒地这个低洼远离县城的乡村,牢牢地围成了口朝北的门字型,东大坝上的老榆树,305国道下的野荷塘,贺张沟上的垂柳,都无法唤起赵荒地村民的诗情画意,因为自打解放那年起,赵荒地村的经济就一直赶不上北上屯鲍家,中安堡。赵荒地村的穷,有村民肩头和屁股蛋子上的补丁为证,赵荒地村的穷,有家家户户锅灶里的高粱米粥为证,有窗台下比邻村明显小许多的小酱缸为证,有家家户户自编的苇席和门口的大芦苇垛为证,有家家户户房前屋后和菜园子里生长着的没人高的茂密芦苇为证。在六十里外县城里人的眼里,这里除了盐碱地,就是涝洼塘,每家每户的房前屋后,不是贯穿的河沟,就是春夏秋冬难见底的大水塘。赵荒地的民居很不规则,这里一趟街,那里几厝房,从东南角的李家街,到西北角的刘家院,沥沥拉拉拖了四里地。

      赵荒地村里也有一条土坝,那条盘营铁路竣工以前修建的废弃河坝,把赵荒地村分成了南北两片,坝南的一千多口人,曾经组建过南荒地村,更低洼更贫穷的南荒地,无论从哪个角度,都理所当然地归属北边的赵荒地管辖。赵荒地村不但有小学,也有初中。打解放那年开始,这所完全的中小学就得到了县城和省城的重视。几乎所有的老师,都是从上面派下来的公办教师,想当年刘柏林老师在赵荒地村教书,也属于新毕业生锻炼实习吧。赵荒地村的人口多,学生也跟着多,尤其是学习苏联英雄母亲比着生娃娃的潮流,赵荒地村人穷孩子可不少,哥三姐四个的人家,实属正常不过了。孩子多学校的班级也就多,上级派下来的公办老师也就随着多起来。县里不但派很多很多的教师到赵荒地中小学教书,也派来许许多多的技术人员指导赵荒地的村民开荒种地,治理盐碱地。甚至在农忙的季节,组织工人干部参加春播秋收劳动。学校的老师爱吃鱼,上面来的干部爱吃鱼,赵荒地村最不缺的就是鱼,贺张沟里有的是鲶鱼,东坝外的咸淡水里有的是河鱼和海鱼,村上的渔船每月都有对虾和梭鱼捕回,就连房前屋后的沟渠里,一网下去都能捞到十几斤的野生鲫鱼和鲶鱼。赵荒地村不但鱼多,会捕鱼的人也多,十来岁的孩子,都会熟练甩璇网。外来的人只要站在河沟旁,就会有村民过来搭讪,想吃鱼吗?我给你甩两网吧。绝对不收钱,连烟都不需抽一支。赵荒地村的村民替外来人捕鱼,觉得是分内的事情,觉得是应该做的事情,不做反倒会觉得不够意思,觉得对不起来到赵荒地村的客人。赵荒地村民的思维是,北上屯有好吃的地瓜和花生,有北镇鸭梨和龙岗子苹果招待客人,而赵荒地村的盐碱地里是长不出花生和红薯的,没有了花生和红薯,就像那没有了爷们的寡妇,总是不圆满的,总是有缺陷的,那缺陷无论如何要弥补的,用淳朴和善良去主动做弥补。

      赵荒地村子里不但鱼多,高粱玉米也种植得多,村南一直到305国道南,村西紧挨着杨家荒村口(赵荒地村的附属村),村北就更远了,一直贴着孟家窝铺村往北,过三家人家和姚家窝铺,直抵四公里外的西沙河南岸的北大坝,村东还有一片接一片的河流地。这么多的土地,这么多远离村庄的土地,尽管产量不高,但都是赵荒地村的基本农田。赵荒地村的村民,春夏秋三个季节,都得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的土地上劳作。那年头种地人没有手表看时间,也没有交通工具去地里,一个村子也找不出来三辆旧自行车。可庄稼不等人,种子种下去,草比苗长得还快,要想有收获,从春苗破土,就得和野草赛时间,三遍锄地,两边趟垄是种旱田必不可少的工序,出工的人马,不知道什么时间回家吃饭好,晴天还可以看太阳的影子估摸时间,阴天就难办了。生产队有时候也需要着急某个带队劳动的干部开会,也需要召唤某个木工瓦匠做个急活,也需要通知赤脚电工回加工厂换保险丝,甚至是媳妇提前生产,急需丈夫回去照看,安排上下工的时间,临时抽调急需的人回来,村部要是派人到地头去找吧,来回半天时间就过去了不说,有时你也看不到他们在哪个角落劳动,即便是看到了,等派去的人过去,也可能正赶上人家刚在那片地做完,改为更远的地方了,茫茫大野地,还有很多的树趟子和老坝新坝做遮挡,加上壕楞子和沟渠里满满水的遮挡,那找人回来的方法,很可能是人找补回来,把找人的人也给累回不来了。

      事情总要解决的,何况是每天都可能遇到的事情呀,于是,聪明的赵荒地村民,就在村部的院子里,竖起个高高的旗杆,那旗杆上端是个活动的滑轮,就是渔船上拴船帆用的那种,不是大家见到的那种固定的滑轮。为什么选择使用船上用的活动滑轮呢,因为在大海里,船帆的升起和降落,是容不得出错的,遇有台风到来,帆就是生命的保障,及时准确升起船帆,就能保障在台风中心到来的时候,回港避险。船用滑轮,出故障的几率小得很。出工的时候,村里的通讯员根据带队队长的布置,在队部的大门外提前写好在哪片地做什么活,其实,大多数人在前几天都知道哪天做什么的,写出来一是防止临时的变化,二是给那些不天天出勤的人一个准确信息。除草就得带锄头,修坝就得带铁锹,中午不会来还得带上午饭,下河沟的劳动得背上雨靴。每天的清早,那旗杆上会升起一面红旗,红旗的顶端上有个木制的红标箭头,箭头指向北边,就是到村北去劳动,大家可以根据头天下工前的布置,具体知道去北边的那块地,三三两两的人就会结伴聊着天,说着家里的事情,慢慢悠悠朝那个方向走去,队长肯定在更早的时间到那里了。做农活有中间休息的时候,间修时间一过,大多数人就不时地朝村里那边看,看什么呢,看红旗再次升起,中午的红旗升起,意味着可以放下锄头,回村吃午饭。如果是绿旗和红旗同时升起,意思是召唤队长回村,红旗在上代表让政治队长回去,绿旗在上代表的是召唤生产队长回去,一会是红旗在上,一会儿是绿旗在上,不停地变换着,那就是代表两个队长都得回去,还得是跑步回去。

     电工瓦工木工的召唤,由大旗加挂三角旗表示,大红旗上是三角形红旗,是召唤电工,加绿三角旗,是召唤木工,挂两个三角旗,是召唤瓦工,单挂红三角或绿三角,是约定的人回去,比如,张贵喜的媳妇快临产了,通讯员就会对他说,给你的是红三角,那么,在那些日子里,只要单独的红三角旗一挂出来,他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队长一声,他要回家 侍候媳妇月子了。生产队年代,临时通知回村的,更多更频繁的,是那些成分高的人,经常有外调的人过来,调查当年村里的谁谁谁,是否跟在他屁股后,给驻守在大苇塘里的日军送过粮食送过水豆腐,又是谁谁谁,手里握着手枪,曾经指着老贫农王大叔的脑袋发飙,也可能是公社急需抽调去挖南湖养鱼塘的人,让那些成分不好的人回村,是红旗下挂绿三角,队长看到这旗语,马上吹哨让他们集合,排成一队限定时间跑回村部听令。有一年的夏天,正是高粱铲第三遍地的时候,通讯员大瘪茄子的战友从盘山来看他,多喝了几杯北镇酒厂产的玉米香酒,大清早还晕乎乎的,出工的人刚趟过齐腰深的水,去给大沟那边的谷子地除草,记工员孙振廷一抬头,忽然发现村部那边把所有的旗子都挂出来了,约定的旗语里可没这信号,队长犯愁了,到底该派谁回去呢,索性,都回去吧。那天的劳动任务是除草归来,每个人要捎带一捆谷子草回来,可怜他一瞎挂旗,生产队的牲口都挨半天饿。还有一次,换上去的通讯员和他兄弟媳妇做那个,忘记锁队部的大门,一个流浪的疯子看好那旗杆了,一会儿拴一面旗上去,变着花样来,新通讯员李振海的兄弟是电工,把他召唤回来堵住了狗男女不说,生产队长范长脖家也捉到了奸,长脖的媳妇不知道啥时候和小学的齐老师好上了。

       刘老师说,赵荒地村的旗语,从五八年一直用到七六年,想想刘老师很可能在这期间就在赵荒地村教书。我没在赵荒地村上过学,赵荒地村用旗语的时候,正是集体劳动最普遍的年代。刘老师说,多亏那通讯员好记性,要不还不知道会出多少个笑话,人家部队用旗语,那是经过严格的训练,老百姓使用旗语,纯属无奈的需要,要是有合适的交通工具,要是有现在的通讯手段,哪怕是有一块手表一辆属于公家的自行车,也没必要使用旗语联络干活的人呀。想想几十年前的咱家,想想几十年前的过去,就是这个样子,那就是曾经的咱家,那就是曾经的不久以前。

  评论这张
 
阅读(406)|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