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普遍咸(原创)  

2010-10-22 11:0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遍咸

                                                       作者:赵公明
        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我在家属院的树荫下领着女儿玩电动车,玩蚂蚁洞,女儿忽然仰起脖子,很认真地问我:爸爸,你小的时候有电动车玩吗?没有的,爸爸小的时候没有玩具,顶多是到荒郊野外牵上草狗玩玩泥巴。说起玩泥巴,我想起了小时候常领我们挖野菜的小青大姐。    

  小青大姐很早就接父亲的班,到铁路工程局当电话员去了。小青大姐家都是女孩,在老家的那些年,她把我当做了亲弟弟,挖野菜的时候总带上我。小青大姐上班时,还不满十六周岁,十六岁的小青大姐,出落成一个水灵灵的漂亮姑娘,老费家大姨每每听到乡亲们对女儿的夸奖,总是不屑地回应,,啥用呀,一群丫头蛋子,最终都是给人家养的。老费家大姨说这话的时候,眼角总是含着泪花。 

 小青大姐自打上班,就很少回家了,从她往家邮回的信件中,有时候她在哈尔滨,有时候在三棵树,有时候在大赉城,有时也在牙克石。小青大姐从东北转到关内上班的时候,回家的次数就更少了。记得她们单位转到承德修铁路的时候,曾经回来过一次,是哭着回来的。

 小青大姐进村见到娘,就嚎啕大哭,老费家大姨一面擦拭着女儿脸上的眼泪,一面吼着,哭啥,你娘还没死呢,天塌下来有娘呢!小青大姐是因为恋爱哭的,老费家大姨说,小青大姐的对象是个哈尔滨人南岗人,姓修,我暂且不称呼他姐夫,管他叫老修大哥吧。老修大哥的父亲是工程局的宣传部部长,早年爬冰卧雪打过鬼子,因为有文化,解放后被安排做理论研究理论研究工作,修大哥他爹不但打仗不怕死,做理论研究也非常痴迷,据说,他经常给铁路职工做形势分析报告,理论水平也越来越高,说话办事处处带着马恩列斯的痕迹。同事们都佩服地管他叫修克思,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是那年代人们的精神支柱,修克思这名字也不是随便任命的,那时候被称作什么科斯,相当于今天的大腕明星呀。

  修大哥家的修科斯老爷子,平常在家也把在外作报告的架势拿出来,要么不说话,只要开口说话,总是滔滔不绝的,就连老修大妈拿针给他缝衣扣,他都能联想到中国铁匠打的穿针和欧洲实施工业化做针的机械化,联想到磨杵成针的笨拙和法国产业工人的思想觉悟,老修大哥说了,打小的时候起,不怕父亲打不怕父亲的骂,最怕父亲一脸严肃给他分析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分析美帝国主义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我们的第二代第三代身上。修大哥的父亲在家也是带着眼镜,手中永远拿着的都是人民日报红旗杂志之类的,修大哥家有好几个书架,那里面满满摆放着马恩列斯的全集。修大伯在家除了上厕所,永远都是戴着花镜研究那些经典理论,渴了的时候打个手势,修大娘就像俱乐部里的专职服务员,麻利把开水给他续上。修大娘敬佩修大伯做的反修防修理论研究,修大娘也不愿意再回到那吃糠咽菜的旧社会,修大娘愿意为了所有人家过上好日子,让老头子钻心研究那些重要理论。修大伯家里家外都有人侍候着专门研究他的理论和报告,越发觉得自己正承担着国家栋梁的角色,家里家外也完全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深不可测,仿佛自己从来不用食人间烟火。

  那天修大哥领着小青大姐去见公婆,修大伯刚好给局党校干部们上党课回来,听说儿子把未来的儿媳妇领回家了,修大伯和修大娘都很高兴。修大娘高兴是赶紧拉上漂亮的小青大姐去买鸡鸭鱼肉,修大伯高兴则是头一次自己烧上一壶开水,泡上最心爱的龙井茶,躲在自己的小屋潜心研究起《资本论》。小青大姐对老费家大姨说,我按照娘的教诲,头一次上人家要懂事,要主动帮助未来的婆婆做家务,在家的时候,我也没看见过娘做鸡鸭鱼肉呀,那鸡毛如何烫下来我都不知道,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装样子,抢着和未来的婆婆做饭菜。

  修大哥下楼买格瓦斯酒的时候,小青大姐系上围裙开始炒菜。那修大娘看着这么漂亮的儿媳妇,也顾不得给小青大姐打下手了,咧着嘴,瞪大眼睛,反过来掉过去看小青大姐,看完脸庞看头发,看完嘴唇看虎牙,把小青大姐羞得没地方躲,没地方藏,稀里糊涂就把菜给炒熟了。

  修大娘摆好饭菜又忙乎着翻箱倒柜,修大伯美滋滋闻着饭菜的香味,依旧一脸严肃地吩咐,大力(修大哥的小名),把我那陈年好酒拿一瓶来打开!修大娘从柜子里翻出一个物件用红布包好揣在了自己的怀里,修大伯眼瞅着未来的儿媳妇给自己斟满酒,这个嘛,最近国家的形势一片大好,局里的形势更好,前两天德顺书记去北京开会,带回许多重要的指示,你们年轻人要抽时间多学学,共同进步。修大娘那天仗着未来的儿媳妇到家的喜悦,头一次打断修大伯的报告话茬,孩子到自己家还讲啥形势教育,赶紧吃饭喝酒,孩子们都饿了。

  修大伯还真给修大娘面子,正襟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端起酒杯开始吃喝,没问老费家大姨在农村种地辛苦不?没问老费家大姨夫在嫩江修铁路辛苦不辛苦,没打听二来姐拉桌三姐学习可好,就那样就着茅台酒,吭吃吭吃开始吃起来。好在修大娘给她夹菜,往她碗里塞鸡腿,那顿饭才没显得太尴尬。吃完了饭,修大娘手身进怀里掏红包,脚下踢着修大伯,那意思你赶紧说初次见面没啥准备的,你大娘给你找个礼物做纪念。修大娘就等修大伯开这话头,可修大伯根本不知道老伴踢他脚是啥意思。急得修大娘问他,姑娘做的饭好吃吧?你猜修大伯是怎么说的?小青大姐学,那老头把牙签往桌上一放,手往那桌残羹剩饭上一摆,菜嘛,菜做得普遍咸!小青大姐说,老家伙说那普遍咸的时候,语气非常重,不容置疑,像是给被检查单位作评价,更是像发布权威的总结。
           啊,这个,菜嘛,普遍咸!小青大姐受不了,跑着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修大娘怀里的那只手也最终没掏出来。普遍咸,小青大姐只要见到公公,马上就会想起那大手一挥的气势,那斩钉截铁般的结论。小青大姐说,文革后那些年,许多人都变成了机械,浑身上下都不带一点人味的,那菜即便是真咸,也不至于那样评价呀,何况小青大姐已经忙碌得腰酸腿疼了。想起了小青大姐,也想起了大姐学的普遍咸,想想今天孩子们的生活环境,有谁还记得,身边的亲人曾经是那样地活过?儿媳妇进家门都还想着阶级斗争的事情。

普遍咸(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普遍咸(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普遍咸(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普遍咸(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