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不敢想象的黑心(yuanchuang)  

2011-03-19 12:0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敢想象的黑心

                                                               作者:赵公明
         1992年的春天,我被派往山区,负责国有大型企业参加教育扶贫教师的日常管理工作,我总共在山里呆了六个月。说是管理教师,其实主要是按照企业对员工的承诺,给那些老师发放一些待遇和福利,也对企业给予地方的善款和衣物发放进行监督。

  我们单位教委还另外给我布置一项任务,收集一下与当地合作的可行性资料,具体说就是联合开采煤炭。所以我在那里的大部分时间,是随同当地劳动局(当时还叫劳动局)的就业中心阎主任考察,在大山里四处瞎转悠,看人家的小煤窑,工人工资是多少?成本投入量和产出效益分析,每天我都把看到的情况如实记录下来。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进山,大山沟里有人烟的地方,道路都被往来车辆压出一尺厚的尘土,没人烟的山沟岔,硬邦邦的黄土不比石头软多少。严重的干旱,那里最缺的是水。想在山沟里找到小溪或泉水,真是太难了。姜太公沟有一汪锅台大的泉水洼,百十里方圆的百姓都能闭着眼睛找到它,那汪泉水简直成了飞禽走兽的聚集地,我见到它的那天,老阎非得让我学他的样子,三公里开外就顺着山沟拿竹竿乱打,还边打边叨咕,我来了,你走吧,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咱彼此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问老阎是不是发神经病,老阎说,你没听说打草惊蛇的故事吗?方圆百里就这一眼天然泉,饥渴的飞禽走兽都得来这里解渴呀,这里的草棵子里,真的有毒蛇出没呀!等我们看到那巴掌大的泉水,你猜怎么地?泉水旁站满了野鸽子、斑鸠、褐马鸡和山雀,狡猾的猪獾、果子狸早都捕猎进餐完毕,正躺在泉洼附近的山石上晒太阳。只有那贪吃的大蛇,依然偷袭着远道而来的疲惫飞鸟。

   初进山里,我觉得这里百姓真是太苦了,别的地方百姓苦是因为没有饭吃,没有钱花,没钱治疗疾病,没钱供养孩子上大学,这里的大山深处许多地方,仅仅用贫困还不能描述百姓的苦。更可怕的是他们没有水喝,水窖里积存的那点雨水,还不够全家做饭用的,洗脸洗脚的水都没有,哪里有水给鸟儿喝呀?让我震惊的不仅仅是因缺水而贫穷的百姓,还有那聚集在泉边喝水的鸟儿。那些疲惫的鸟儿但得有办法,何苦任凭蛇随心所欲偷袭它们?要么饥渴而死,要么拼上性命,临死至少能喝上一口甘甜的泉水。

   说到穷,说到大山深处,可能会有人联想起中国那句成语,穷山恶水出刁民。山里的百姓不但不是刁民,而且淳朴善良的让你感动,他们把所有衣装整齐的人都当做干部,他们对所有的干部都毕恭毕敬,你让他上山砍柴,他绝对不敢下河摸鱼。他们见到客人,嘴里重复的总是一句话,到家里坐吧!他们盼着干部到他家里坐,他们会把平时舍不得吃的核桃红枣端出来,他们会为你沏上一杯办喜事时招待贵客的红糖水,并在那红糖水中打下一个鸡蛋搅拌着喝。而他们自己,平生可能也就喝过三五次奢侈的红糖水。或者是姑娘出嫁,或者是亲家有大事,再或者就是生重病的时候。山里的路险,他们怕客人脚力不行,和他们在一起走路,会不时地和你商量,我背着你走吧!那情景,铁石心肠的汉子也会流泪的。

   山里的百姓善良,并不代表山里的所有人都善良,那里的确有刁民,那刁民不时抗镐吆喝牛羊的乡亲,那刁民是根本没有人性的黑心小干部。那心有多黑?比墨还黑上几百倍,那心不但黑而且特别坏,坏得流水,坏得流脓。里外都黑透了,油黑油黑的还带点臭。那些无德坏良心的小干部,可能比过去的地主老财还霸道,天天吃着搜刮来的山珍海味,品着极品香烟、美酒佳酿。天天和我在一起的老阎就算是一个。

  老阎对待我,用江湖上的话说,绝对够哥们。知道我是个穷教师,鱿鱼海参都认不全的主,对我是敞开胸怀无话不说。那一天,我俩去韩家沟,路过他的衙门。非拉上他办公室看看。那是靠山的小砖楼,大约有一二十间房屋。一楼是他的办公室,房间里柜子很多。他随便拉开一个:哥们。想要啥自己拿,别客气。哇,柜子的上层摆的都是银元和元宝,下面全是好烟好酒,密密麻麻摞着。“你若不拿过期就白扔了”。这些东西也会过期?唉,既然是合作朋友,过于客套会被老阎看做不够意思,我随手拿了几条烟酒。

  晚饭是在他们食堂吃的,男人就我俩,还有六七个姑娘作陪,酒喝了很多,喝醉了的他,对我说很多掏心窝子话,说得我心里越发毛。他先说的醉话是:哥们,这几个姑娘你看上哪个,今晚就搂着睡觉去,没关系的,哥们一句话,乖乖的。

  那时候还没流行歌厅发廊之类的,我哪能当真呀。看我坚决不同意,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们单位真是的,这算啥事情呀。埋怨中他接连说起了第二三...个醉话。

   你看到满山都是大奔驰卡车拉煤,哪里来的呀。外国扶贫送的,国家免费分配给我们,我们才不免费给矿主呢,按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买给矿上或个体户,钱麻,哪个口分来的车,哪个口大家分掉。刚才那几个女的,你个个都得叫嫂子,是我从村里找来的保姆,侍侯老妈的,我当然都过手了。你别瞧不起我们山里人,要不是陪你,我早去省城住了,我们这里的干部经常去省城住。哪来的钱?钱对我们来说根本不算事,我们有的是钱。就拿我来说吧,开了九孔煤窑,哪个窑一年不弄个几十万呀。他给我讲的开小煤窑的事情让我怀疑他还是不是人。

   他对我说,当时开的小煤窑,都是瓜分上边钱,都是一个山头一个派系的,不会出乱子的。接下来就是挖煤了。先派人到各地煤矿劳务市场,专找那些身强力壮的跑单帮的下手。有伙伴的绝对不要,领你住高档酒店,好吃好喝整两天,凑够人数就走,半路要是你反悔,可能还付你一些钱装,大公司招工哪能没气派?其实,那招工广告上的公司是编造出来的,到底去哪里工作,只有他心理最清楚。

   到了电网围住的井口,把你推倒井里就算开工了,待遇是这样的:那电网三米多高,380伏特的高压电,里面的牌子上写着:不想活就摸一下,想活就每人每天拉出十吨煤炭。吃饭也不用出来,扔进去几袋面粉几袋盐几包火柴,自己想做啥吃做啥吃吧。啥时候累死病死在里面,啥时候才算解脱了,老板还时不时地放专喂生肉长大的狼狗,吓唬一下偷懒的。

  阎主任和我吹:五元钱买个大姑娘,五百元买个壮劳力的命。阎主任和我说这些的时候,醉得一塌糊涂,我一直在想,他说的这些酒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呀?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可不光是良心被狗吃的问题了。老阎早就移民到澳大利亚了,老阎醒酒后一直没肯带我去看那电网里的小煤窑,按我们平常的交往,我敢肯定,在当时,在大山里,至少有类似的现象存在,至少有像老阎这样的黑心干部存在,总会有一天,一切会弄明白的!

 

  评论这张
 
阅读(483)| 评论(1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