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在上海养野鸟(原创)  

2010-10-15 23:49: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上海养野鸟

                                              作者:赵公明
   我在上海的驻处,是一所独立的小院子,那所小院子有两亩多地,两幢独立的小楼前有个空场地,小院在浦东大道的南侧,紧邻着上海柴油机厂的喷油嘴车间。厂内的职工都称呼它油泵厂。油泵厂最早是苏联援建的船舶学校,文革期间王洪文占据当作了造反司令部。船舶学校迁到了镇江。他倒台后院子交给了上海柴油机厂。

 油泵厂的院子不但特别大,而且地理位置好。靠近黄埔江边又比邻张家浜等入江河浜,离陆家嘴也很近,是早先浦东进出上海老市区的必经之路。这个院子的最大特点是绿化特别好。早年栽的香樟树、桂花树、枇杷树、棕榈树、马尾松和水杉树,大都得两人合抱,才能围拢树干。 

 栗子树、香蕉树、含笑、杜鹃等花果树错落有致掺杂在期间。那些高大的树木超过了顶楼的高度,把整个油泵厂的车间、烟筒、办公楼、实验室、家属楼都笼罩在浓密的树冠下,那高耸的树冠和树枝构成的绿色乐园,也引来斑鸠、猫头鹰、苍鹭、白鹭、白头子、百灵子、雀燕、麻雀等叫上名字和叫不上名字的鸟,心安理得地在此安居乐业,也繁育出不知道多少代鸟子鸟孙,据说,早年间上海某制药厂经常在夜间来此院捕捉麻雀,用麻雀的脑子做什么药,后来,提倡保护野生动物了,厂子也就不敢来捉了。麻雀不见增多,其他鸟类的繁殖速度很快,今年新驻扎下一对鸟夫妻,明年就是一群的男女老少。

 树上不光驻扎着长期定居的居民,不同季节也有不同迁徙鸟类在此小住几个月,春天的时候,来得最多的是一种肚皮下长着嫩黄色羽毛的柳燕,夏天来的挤满树枝的是鹭鸶鸟群,秋天欢送鹭鸶远行的是一种土话叫麻花路子的群居鸟,一落就落满树枝树干。迁徙的鸟群数量太庞大,而且大多数都是吃鱼虾的水鸟多。那不时轰然而起前去某地觅食的鸟群,那清早就欢快歌唱的野生百灵、白头子,总是催促我们这些想睡懒觉的早早起床。那境界真是生活鸟语花香诗情画意的境际,让你无法不高兴,无法不愉快。无法不陶醉在闹市中享受这人间仙境的快乐!
  春天是白鹭和鹭鸶们的天下。三月刚过,从南方顺着江河飞来的各种鹭鸶苍鹭,连绵不断来到长江口繁育子孙,许多苍鹭白鹭选择这里筑巢。每棵高耸的香樟树巨大的树冠就会住上三五家鹭夫妻,院子里就会多出几千户鸟住宅。苍鹭白鹭牛屎鹭麻鹭都是水鸟。都以水里的鱼虾为食,叫声不好听,还随地大小便。弄得工厂到处都是白花花的水鸟粪,连林间路和绿化带铁栏杆上都是。院内往来人员的衣服或头上,也常遭到稀溜溜的、白花花的、带着些许腥臭味鸟粪弹轰击。尴尬、恼怒、抗议都没用,甚至有人找到厂长和书记。书记厂长也拿太多的鸟儿没法子。

 他们嫌弃鸟太多,我还指望它们给我做伴呢,我这小院里,除了门卫就是我,夜半有鸟儿叽叽喳喳,我出出进进不孤单呀,何况,每天四点下班,锁上大门,满院子就我一个人,我总得找个伴吧,夜半偷袭幼鸟的野猫,满院子扑腾,大白天见到我那个理直气壮小样,好像那院子是它们的。我是主人,这院子我说让谁住就让谁住,院子也有高大的水杉树,院子里也有银杏树,院子里那株香樟树紫色的浆果正多,我要把那些野鸟训练成我的宠物,下班的时候陪伴我在院子里散步,上班的时候看我在办公室忙碌,最主要的是,清早它们得用欢唱不厌其烦催我起床。

 想好的事情就开始做,我开始了具有自己特色的爱鸟行动。我住的那个院子里,曾经借住过几个包工头,那些包工头都是领导曾经的部下或战友。在他们承包的工程结束,总有一些吃剩下的米面。我告诉他们,把工地上的剩米剩面都用车给我拉回来,生虫子的也没关系,有多少我要多少。那几个包工头真可以,不但把米面拉来十多袋,连剩馒头碎粉条散挂面都收罗来了。他们问我要那东西做啥,我说喂鸟,他们问鸟在哪里呀,我说在树上,这些米面足够你喂半年了吧?我说差远了,以后碰到最好还开车给我送过来。

  从我有了米面的那天起,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撮上一锹大米,往我那栋笼罩在隔壁树荫下的小楼楼顶撒米。撒完米面我才开始刷牙洗脸收拾宿舍,反正我把米给你们撒下了,吃不吃时你们的事情,我那米里一没拌药二没发霉,即便是混杂一些爬动的米虫,那也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

  从一开始,我就没给野鸟们惯下坏毛病,米是撒好了,我进进出出根本不正眼看它们,爱吃不吃呀,我就不相信,苍茫大地上,哪里还有比俺老赵这里放的食物多。还是麻雀和人类交往的时间长,从树梢上快速降落的胆大麻雀来了,围着那白花花的大米犯嘀咕,今天是啥日子呀,该不是看走眼了吧?太阳也没从西边升起呀,那个人类这样粗心,竟然撒下这么多的大米呀。看看左右没啥情况,飞速叼起一粒百米,麻利飞到树梢上品味,是好米呀!怪香的呀,这么多的米,那些还没吃早点的同类为啥不吃呢,叽叽喳喳和同伴交流半天,索性大家分头行动,从不同的方位观察米堆附近的动静。观察来观察去,肚子里早就咕咕叫起来了,以前为了吃上半饱的早点,东西南北得赶好几场饭局,如今白花花的米就在树下,还等啥呀?人类不是总结过吗?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公式都摆在这里了,还等啥呀,吃吧,大不了是个死吗!几个胆大的麻雀扑上米堆,头也不抬开始叼米吃,好家伙,真不给兄弟姐妹留呀,其余的麻雀也凑了过来抢米吃。

  麻雀一来,我心里就有底了,今天我撒一锹米,明天我撒上一锹半。第二天,麻雀群吃米正香的时候,一对白头子鸟夫妻凑了过来,哥们,吃啥呢?给咱也留点。就这样,麻雀那边一传十,十传百,召唤着附近的麻雀亲朋吃早点,白头子夫妻也把分家另过的兄弟姐妹、七大姑八大姨给唤来了,我往楼顶上撒的米,也从一锹逐渐长到两锹,再后来,我还不给它们好好撒了,上楼顶总是费气力的,干脆,我抓上几把米仍到楼顶,剩余的米,我都撒在那楼下空场上,那些前来就餐的野鸟们,也从楼顶该做场地上,再后来,我不断地把那撒下的米,越来越靠近我早晨活动的范围。

  斑鸠是最后下树吃米的鸟,打斑鸠下树的那天起,,我把撒米喂鸟改为一天两次,一次是清晨我被它们歌唱醒了的时候,另一次选在上海同事下班回家的时候。撒下的米也由最初的成堆撒,改为后来的满院子随意撒。所有的鸟儿都到院子吃米的时候,我还小心翼翼轻挪脚步,随着它们离我活动的范围越来越近,我干脆挎个布包随时撒了,慢慢地,那群野鸟把我当成了送米人,也把我的伸胳膊动作当成了有米吃的源泉。再后来,我想伸懒腰就伸懒腰,想大哈欠就打哈欠,反正那群鸟不把我当外人了。

  野鸟越聚越多,拖家带口投奔我来了。只要我一出宿舍,它们都认是给它们撒粮食了。和我感情最深的,是一对斑鸠,头一年,它们把兄弟姐妹四对斑鸠领来吃米,第二年光这对斑鸠夫妻就带来十六只儿女。隔壁浦建集团的老金见到我就说,老赵,我可真服气你了,没有你这领导看院子再认真的了,你倒背着手在院里里巡视,后面跟着一长串的斑鸠,你走它们也就走,你停它们也赶紧停,你那小院,野猫进去都有动静,每天下班我都看你和那群野鸟满院巡察的情景,一位将军领着一群护院的机灵兵走步那个牛!女儿放假到上海短住,说啥也不肯再到杨浦公园玩,她说那里的鸟没有爸爸养的品种多,那斑鸠竟然肯让女儿抓,女儿在上海的时候,撒米的事情只好让给了她,为了和那些鸟儿玩,她把暑假作业都悄悄地删不少,时不时她还给鸟儿们拍些照留念。
       离开上海也六年了,我工作居住过的那小院子被别人拍卖给哥们了,听说院子改成了旅馆,不知道院内的樟树在否?那些鸟儿在否?离开我的这六年里,又添几多儿孙?我不敢再去看望它们,因为我尽了最大努力,终究没能保下那个小院。想起来,泪婆娑,几年的汗水挡不住主人的变革。

我在上海养野鸟(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我在上海养野鸟(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我在上海养野鸟(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我在上海养野鸟(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我在上海养野鸟(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我在上海养野鸟(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我在上海养野鸟(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我在上海养野鸟(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我在上海养野鸟(原创)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907)|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