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含泪的事业》 9--我的中铁工程人生(上部)  

2010-08-26 16:36: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含泪的事业》

                                                                          --我的中铁工程人生(上部)

                                                               (九)国栋“回家 ”

        铁二处在荒地施工,学校也要表示一下,组织学生参加义务劳动。劳动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往路基上担土,那次劳动是这样安排的,初中和高中的学生用自带的扁担和土篮挑土,小学生两个一组抬土筐。铁二处的人给我们支了几排帐篷,做为中午休息的场地。路基的北面是两个相连的河泡子,泡子北边是荒地村的一片西红柿地和茄子地,紧靠着河边有他们用柳条和原木搭建的舀水台。

     高中学生有个叫国栋的,浓眉大眼一米八的个头,还梳了一个大背头。国栋喜欢练单双杠,偶尔也练几下武术,国栋最拿手的功夫是前后“扫堂腿”。曾有传言,说是某年某月某一天,国栋被几个知青堵在青纱帐,国栋顺手者下一根即将成熟的高粱杆,以半截青秸秆做剑,把五六个知青打得鬼哭狼嚎,满地找牙,可见高中生的国栋手段了得。

     高中生的国栋他们,正好处于最不愿意在家呆的年龄,铁二处给搭建了帐篷,国栋他们索性把家当也搬到工地,破木头箱子里装几本书、几件换洗衣服,干脆就在帐篷里安了家。和国栋一起住在帐篷不回家的,还有廖屯和五粮公社中学的哥们,用他们自己的话语,都是“走江湖”的朋友。走江湖是那个特殊年代男同学自发的半聚会半结社活动,有点类似于学梁山一百单八将的做法,没什么纲领,也没有入会规则,完全是平打决定排列顺序,打服气了就成了下级和哥们,哥们家有个盖房子种地之类的事情,带“号”的人一声招呼,都去帮忙,遇到受委屈和大家之类的事情,更是如此。走江湖和现在的黑社会也完全不同,它不为名不为利,也不称霸乡里。也没有酒肉聚会,遇有挑战者,所有的哥们汇聚作证,被挑战的和挑战者各自拿出自己的绝招一决胜负,被挑战者输了,退隐江湖从此再不过问江湖事情,松散联盟开始听命挑战者的,决斗就是走江湖的唯一战争方法。这种松散的江湖组织没有老大老二之分,只有名号传播系统内部。像“沙滩虎”、“沼泽龙”、“山里鹰”、“荡平原”等,国栋的贺好是“沼泽龙”,意思是在带水的盘锦胡家沟帮子一带,提起国栋没有不买账的。假如有山上的兄弟走亲戚没了路费,打听到胡家镇的几位江湖兄弟,“沼泽龙”的旗号一报,再讲一下去年秋天,没和老父亲商量,背上半麻袋苹果半麻袋花生,看望崇拜的“沼泽龙”大哥的故事,这边的兄弟就会被其义气感动,赶紧找朋友借粮票借钱,送给落难的哥们。走江湖的人,做得更多的事情,都是这类以义气做前提的事情,相当于在一定区域里的人相互做义气储蓄。

     国栋自打住进帐篷,也开始讲究起来,搪瓷脸盆是新的,陶瓷茶缸也是新的,毛巾是和铁二处人换来的雪白纯棉的,香皂都是上海生产的。白天劳动早晚练武术,国栋改凉水擦身为到泡子里泡澡。每当国栋戴上抢来的绿军帽,下身是洗的泛白的劳动布裤子,上身披上紧身的工作服,就会引得许多乡村姑娘的无限遐思和爱慕。国栋哪有工夫享受她们带电的婉转目光呀,走江湖才是第一要事,国栋越是熟视无睹,越是引得姑娘们情思绵绵。

     给铁二处劳动是有补贴的,不分男女老幼,每人每天给六毛钱四两全国粮票。我们学校一共要在那里做满三十天。上午下午劳动的间隙,都有军代表给大家讲故事。《哪吒闹海》,《宝葫芦的秘密》,《三打三防常识》,《打烂苏修的乌龟壳》等等。国栋他们那些人不屑听故事,总是另找营生自娱自乐。冲着小柳树做几个击打反弹呀,来几个空中毽子翻了,顺着路基抱头弓腰滚动下路基了。

      某个风和景明的下午,布置任务的体育老师忽然找不到领取任务的国栋,帐篷里没有,道口巡守的人没见到他出去买烟,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大家也没怎么上心,说不定这小子是和谁决斗去了,也许正在沟帮子的西大坝,也许正在盘山的小酒馆,甚至可能去了沈阳的南湖小河沿,第二天早晨有人去西红柿地偷柿子,忽然发现河边有国栋的衣服,赶紧跑回来报告给大家。听说到河里捞取国栋的尸体,学生们说啥也不敢,体育老师只好和铁二处的员工一到,顺着泡子来回拉,折腾一天也没找到国栋的尸体。

      国栋失踪的第三天中午休息的时刻,顺着河滩方向刮来一个大旋风,那旋风夹杂着枯枝败叶绕着工棚帐篷转,一直转到太阳快下山。旋风旋转的时候,国栋那破木箱子和木箱子上的一切,也跟着旋风的节奏在帐篷里面哗啦啦晃荡。发蜡香皂刷牙缸,脸盆军壶雪花膏瓶子,就那样稀里哗啦乱晃荡。国栋的那帮哥们说,别的帐篷里啥动静也没有,只有他们那所帐篷里无论是旋风来还是旋风去,国栋那点家当不分轻重东西,都边摇边幌还稀里哗啦带着响,那响声,分明就是想借风的吹动夹带走点东西,把国栋的那点东西吹到遥远的地方。

      怀水指导员说,就在此时的此刻,他的帐篷里也挺邪,有的员工说国栋进屋径直奔向他的帐篷,有的员工说这是胡说八道根本没有这回事,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帐篷门口在想事,啥时候有国栋走进门。怀水指导说,人我到没看见,但我感觉到他掀开蚊帐帘,站在蚊帐边冲我喊了一声:你还欠我十五元的工钱。声音大家都听到了,有的说是隔壁小四川的声音,有的说就是国栋站着说的。不管是谁说的,怀水指导算了一下,可不国栋都来二十三天了,管它公家欠的还是私人欠的,怀水赶紧趁天黑找个没人的地方烧了自己出的十五元人民币。

国栋的尸体是在国栋失踪第五天找到的,就在西红柿地头那百姓浇水的舀水台正下面,国栋冲怀水要钱那是死后三天正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