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扇坟(原创)  

2010-04-28 15:37: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扇坟

                                                              作者:赵公明

 

    庄周学仙归来,想要试试妻子的忠贞,就玄化为英俊潇洒的楚王孙,并将自己的肉身尸体扔在了家中。其妻看到丈夫已死,将其尸体装殓棺木之中,开始张罗后事。庄周羽化前曾与妻戏言:倘若先妻而去,待等坟头上的泥土风干了,就可改嫁!妻娇恬的捂住庄的嘴:乌鸦嘴,不许瞎说,真有那一天,我定随夫君而去,这辈子生是庄家人,死是庄家鬼,海枯石烂不变心!

    适时赶来看望庄周的楚王孙,全力帮助处理师傅的后事,那金领级的白马公子楚王孙,还没等施展手段,妇人的心,就旌旗摇动不能自持了。王孙在妇人动火的时候,按计划犯了心口疼痛的毛病,说是用妇人丈夫的心肝下酒,就可以医治上下翻滚不能挺住的病。享受到和王孙缠绵快乐的妇人,竟拿起一把锋利的斧头,用进平生的力气,急不可待地向庄周的棺材劈去,拎起庄周的尸体,割开肚皮,捧出血淋淋的庄周心肝。真的医好了王孙的病,赢得了楚王孙娶其为妻的承诺。妇人忽然想起庄周生前的誓言,要嫁人得等他坟头上的土干,就抱上铺盖,拿上当时最大型号的蒲扇,来到庄周的坟前,急不可待地扇起风来,期待湿淋淋的坟头泥土,早日干涸。

    忽然联想起同事的遭遇,和他们太有相似,那夫妻曾是竹马青梅,女方用了许多的柔情,才让男的相信,他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找到了最好的妻子。于是,男的也真情回报,风里雨里接送,脏活累活抢着做,刀山火海闯过不后悔,洗衣做饭拖地带孩子,只要有一点空闲的时间,就不劳动漂亮的媳妇动手。生怕家里家外繁重的劳作,过早抢夺妻子美丽的青春。

    夏天炎热的中午,他怕打扰困倦妻子的轻梦,抱起心肝宝贝孩子,小心翼翼走下楼去,哄着女儿在怀里进入梦乡。冬天,怕西北冰凉的井水,侵入妻子柔弱的身体,就戴上胶皮手套,洗起妻子经常换洗的内外衣服。他的模范事迹,很快传遍单位,工会评选模范丈夫,单位职工全票推举他。事业有成事事顺利的他,也得意地过起了太平日子,继续保持着养成的光荣习惯,他从没想过,他的后院也能燃起疯狂烈火。直到有一天,洗涮好碗筷的他,迎来她严肃的话语:你坐下来,谈谈咱俩的关系!他还以为她在开玩笑,还嬉皮笑脸讨好人家:等拖完地再闹。她说,咱俩现在就要好好讨论一下夫妻关系,我不爱你了,咱俩离婚吧。

   他一下蒙了,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从来没想到后院会起火,从来没想到会有这一天,一个特别模范的丈夫,怎么可能被妻子不爱?他说啥也不同意离婚,直到有一天,他们回北戴河省亲,媳妇将买回的精致桌铭,送给了总务科长,直到在已经锁上的妻子办公室里,突然在下班后钻出了个他,他才结结实实狠揍了他和她。在她和她的外援全力努力下,寻死上吊,跪求苍天的他,最终还是不得不接受法院拿来的判决书。

   签字那天,她穿的是新买来的,说是新他给买的红色兔毛毛衣,兰色呢子西裤,脚瞪长筒皮靴,神采奕奕地和同事们告别:他是好人,很有才华,我是不堪他动手打我,让他反思几年,我还会和他复婚的。说得是大大方方,非常得体,让本来被铁的事实对她蔑视的部分人,也怀疑一个巴掌拍不响的道理来。她那新来的他的母亲气愤的说:这么漂亮的媳妇也舍得打?凭这小模样,嫁个处长都有余!至少能在团中央当个书记没问题。人家小两口即便是闹离婚,也轮不到新他的母亲出场呀?敢情,这国家的一半家,是由他家当的。不知道害她啥事情,单位怕众怒难犯,没把柄制裁她,就将那个新他开除了公职了。

   还没等到新他娶她进门,她就把带来的孩子改成新他的姓,新他帮助她调转升职,升到了秦皇岛海港区人事局当副科长。不知道为啥,没用半年的时间,她又换新他了,这次换的新他,年龄更大,职务更高,她又亟不可待把孩子的姓,在准备再披婚纱前,改成了新新他的姓林,和姓林的领没领结婚证,办没办酒席,大家不得而知,前两年,她又换新新新他了,这个新新新他是个公安局长,这次给孩子提前改姓更方便了,据说,在她换了一个又一个新新新新他的过程中,也临时给要员当几回二三奶,估计这地下活动是没办法给孩子改性的,你说,她这每次着急嫁人前,就给带去的孩子改性,和到庄周坟头扇土的庄周媳妇有啥不同?

      她在找有据可查的第五任丈夫的时候,她终于将孩子的姓改为自己的姓。有一天,他又想起了她最早的前夫,虽然这些年她经常找人挟制压制他前夫,她发觉,他的前夫并没有因为她的离去萎靡不振,他忽然觉得,这些男人中,还是前夫最优秀,于是,她捎话给前夫,只要同意复婚,钱是要多少有多少。他前夫冲着中间捎话的呸了一口!

    他这一呸,再一次疯狂地惹恼了她:我不想要的,别人也不能得到!继续通过前新来的他家族势力,压制前夫的一切。他那么有才,要是他起来当上干部的话,你们家族的不光彩事情,要遭到报复的!前新来的还真听话。直到前夫自己找到一个看门卫的工作,孤单的消沉度过余生,她才假惺惺的洵问:需要帮忙不?你说咱俩复婚有多好。早就气得万念具灰的前夫只好回了:这辈子你最对不起的是我,我已经不期盼有报应的说法,这个世道没有报应!

   这女人平白无故地频繁换丈夫,尤其是早早地为改孩子的姓氏的过程,和割开丈夫的胸腔,拿出血淋淋心肝的庄妻,不过小巫和大巫而已,呜呼,这样蛇蝎般的毒妇的确非常少,再少也是有呀,谁摊上就谁倒霉吗?苍天呀,大地呀,你稍微行行好中不?但愿这样的女人在天底下绝根才好!   

  评论这张
 
阅读(616)| 评论(1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