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心中的泪,何处流?(原创)  

2010-02-18 13:2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中的泪,何处流?

               作者:赵公明

   

  经常听到人们哀叹,现在的世界变了,变得冷漠了,变得可怕的麻木了。大家都在抱怨世风日下,人们都很市侩。抱怨的人很多,却很少有人思考,为什么社会会成为这样子?咒骂人与人居心揣测,憎恨物欲横流的颓废世风。吃肉的骂娘,吃草的也骂娘。不知道你发现没有,大骂腐败的,许多就是腐败分子,满嘴仁义道德的,可能就是鱼肉百姓最狠的主。夏桀曾建议快饿死的百姓去找肉糜吃,商纣王也说喝酒也能解饿。后人咒骂昏君的无道,都盼望社会返回到尧舜时代。可现实世界就是很现实的,没有人能将历史拽回到从前。

    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每个都有自己的烦恼和无奈,都有自己解不开的疙瘩,都有自己过不去的桥,都有走不过去的路。人只有在无奈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渺小。风光无限的时候,想什么事情就能成什么事情,春风得意的时候,上面有欣赏你的靠山,下面有无数愿意和你同生共死的兄弟,满世界都是你的天下,你想要风就能来风,你想得雨就有雨下。胸怀的都是报国立业的大事,出出进进都带着叱咤风云的雄心。办公室里排队等候的,是着急向你汇报的下属,是着急等待你签字的人。有谁在风光的时候,会把那些等待的人,区分哪些是忠诚的,哪些是利益的分成者。

    这世界成就了一呼百应的得意人,也就自然产生了忧郁寡欢的失意者。不想评说得意者的张狂,也不想说失意者的无奈。有人可能会说,悲伤的时候,有家人可以做后盾,有妻儿老小和父母做依靠。是的,大多数的失意者,家庭非常和睦,可以向亲人诉说心中的悲怨与无奈。可并非每个人都能摊上理智的父母,并非每个人都拥有贤惠的妻小。倘若家人也经常向你发难,甚至置你于死地而后快,你心中的泪水,还能流淌出来吗?

   我工作的单位,是一个从大兴安岭里走出来的筑路队伍。这支筑路队伍,是仿造前苏联的森林筑路队组建的,极左年代,他们受到更多的极左教育,他们只知道象机械一样,一个心眼去工作。在铁的纪律约束下,他们中的许多人,忘却了家人,忘却了亲人的付出。长期的分居生活,长期的漂泊生活,长期的钻山沟打隧道工作,许多人的心理,发生了可怕的扭曲。有的人开了工资自己花,有的人对养育妻儿老小的拙荆也没了情感。单位食堂做的红烧肉,供应站供应的绵竹大曲,成了他们理直气壮的消费。上顿是排骨就烧酒,下顿是喝着二曲,吃着土豆烧牛肉。没有几个人在自己大吃二喝的时候想想,留在农村的亲人,一年都难得吃上一回肉。许多老工人,还把食堂吃不完的馒头,从供应站买来的尼龙丝袜子,趁着夜幕降临的时候,偷偷溜进工地附近乡村的寡妇家,做起临时的夫妻。筑路工人的工资高,筑路工人那时候的待遇好,那工资,足以养活五六口之家丰衣足食。那待遇,无需再花钱添置生活用品 。可那时候,许多的筑路工人都是从偏远的农村招聘来的复员军人多,单位对每个职工的家庭情况并不了解,他自己说家里不缺钱,谁还敢逼着人家往家里寄钱呀。慢慢地,许多职工开完工资,都是先可着自己的消费做支配,有剩余了,才给家里汇去一星半点。一段时间里,队里的干部,甚至羡慕家在农村的职工,有一份工资供自己消费,农村媳妇种地养猪,过年回去还有猪杀。队里的职工,也不掖着藏着,避讳自己就是“大头沉”的城乡结合体。大家羡慕家在农村的职工没几年。国家就实行了改革开放,那些把孩子扔在农村的工人,最终也没帮住妻儿找到工作做,那些儿子们,并没从当工人的老爹处得到任何的帮助,回家还要吹胡子瞪眼睛,有人传来他爹曾在山西有相好,有人传来他爹可能在黄河岸边村庄里,养着他同父异母的兄弟。矛盾终于在某一天爆发了,不管是养没养同父异母兄弟的,只要是儿子娶媳妇的时候,老子没拿出该拿的那笔钱的,都被其子女主动找到单位:此人生是单位人,死是你们单位的鬼,从今天开始,他的工资还有即将衰老的他,都交给单位去处理,我们不认他这个爹。这家也不要爹了,那家也把爹给送回来了,一时间,单位招待所里,住满了没人要的爹。

   前几天,就有一个那样的爹死了,那人还是个老干部,在单位也有房子,只不过,妻儿老小又自己买楼房了,把他给扔在单位给他分的那个家了。左邻右舍谁也不知道他的死亡时间。等左右邻居发现的时候,满楼道都是熏人的臭味。别以为他是孤身一人,他家里妻儿老小品种齐全呢,不要猜测他是贫困交加,属于他名下的钱财,也能算个中等富裕,怪异和自私,都很难和他粘上边缘,被亲人抛弃,才是他真正的死因。和前面那些抛弃妻儿的不同,他是被妻儿所抛弃的,他常年在外施工,他媳妇忍受不了寂寞,没经过他同意,就私下给他的孩子们又找了一个新爹。他媳妇给他找的情敌还是个刑警队的副队长,他想报复可人家有枪。邻居同事除了咒骂几句他无良的媳妇,只能替他悲唉,为他叹息,说他是好人,说他太他可怜了。

 死的这个人姓秦,早先是工程队的书记。他在任的时候,大家都说他是个有情感,有热心的好人。本来他可以和别人一样,早点退休,安稳地厮守家人过日子。他是个责任感很强的人,他知道自己和别人不同。他是他家中的长子,弟弟妹妹小舅子小姨子一大串,时刻期待着他帮助跳出农门。他只有好好工作,把队里的事情都做成优秀,他才敢求领导多批几个招工指标。他不但兄弟姐妹多,家里的儿女也多,年轻时贪图快乐,制造出来个儿女‘加强班’,那一个加强班的儿女,如同一群待哺的张嘴小燕子,前赴后继的等待着他那微薄的薪水,做新衣交学费。他父母住的土房子,也快要倒塌了,用他老父亲当时怒气冲冲的话讲:你若不修房,我们只好睡在露天地里了。买砖瓦的时候,他刚把让自己家里人卸车,可以节约几元装卸费的想法说给家人。他父亲勃然大怒:你丢得起人,我可丢不起这人!同事们的孩子纷纷转到家属基地读书。他却没有勇气把妻子和孩子的户口,从农村迁移出来。几块钱的迁移费和十几元钱的学费,在今天或许不能称得上叫做钱,可在当时,他得经常开口向同事应急借钱。

       为了孩子们能有钱读书,他乞求领导破例,远去非洲做劳务。当年的非洲劳务出国,不像今天的出国,可以挣大钱,当年的出国,只比在国内每月多开一份工资。传说,那年代出国的职工,每个人出去前都要打一种针,那针打过之后,裆下的东西就耷拉一两年。见到再漂亮的美女,性器官也不会躁动。等回国后,药效消除了,都功能恢复正常。只有极少数倒霉的,才会永远不会再勃起。他偏偏就是这倒霉里的一员,尽管他从非洲一回来,就把妻儿老小从农村老家接到单位,住进新分给他的楼房,尽管他把那一个班的孩子,都求爷爷告奶奶安排了工作。可他最关键的部件坏掉了,妻子在他回国后不久,终于忍无可忍红杏出墙了。

      前两年,他得意揣上退休证,准备回家养老的时候,被子女们电话告知,最好再发挥点余热,继续在单位工作,那旧楼房买了,他们在老家买了一套新楼房,你回来也没地方住,还是在队里多工作几年,再为家里多做点贡献吧。他劳碌了一辈子,不想再工作了。当他怨恨地推开新家门,想说说这些年风餐路宿的辛劳,立刻惹怒了一直不满意他的儿女们,也惹恼了不想与他再做夫妻的老伴。大年三十的那天傍晚,被家人送到了单位的招待所。单位也多次做主,弹压他的家人,无奈做了一辈字职工的思想工作,在家人面前却讲不出一点道理。多次去他老家的指导员,向处长汇报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这话,我原来不相信。没办法了,还是把他带回基地吧,或许还能活几年。已经给过他安家费的单位,破例又分配他一个旧楼,每天,邻居们都会看到拎着马扎,坐在通往他家乡方向的国道发呆,邮局的投递员,经常会拿走他写了几十页稿纸的信件,却从来没能替他带回家乡的只言片语。见到老乡,他总是说:回家别忘记劝劝我家那大小子,我还有力气帮他带孙子,让我回家住吧!

   默默流了十年泪的他走了,每到年节,像老牛一样号啕大哭的声音听不到了。只有邻居们偶而想起来的时候,才叨咕几句作孽呀。他死了,他的尸体烂在楼房里了,害得他那栋搂的人,住着都发渗。他的尸体烂得臭气熏天的那些日子,他的小女儿正站在精英班的讲台上,给学员们讲授《管理学》,他的小儿子正和朋友谈论后爹如何好。他的家人没来参与他的后事,单位没处放他的骨灰,只好把这没人要的爹的骨灰,洒在火化场的墙外野地里。他死前心中的血和泪,向谁去流呀?

  评论这张
 
阅读(1543)| 评论(2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