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昨晚的噩梦  

2010-11-12 08:57: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的噩梦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昨晚的噩梦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昨晚的噩梦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真真实实在昨晚梦中发生)

     昨天晚上,我很想念哥们,就给哥们打电话,电话那端无应答,我就早早洗澡躺在了床上。迷迷糊糊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睡梦中,我梦见自己在陈家堡和赵荒地之间的河堤外,自己开着一台机械去捕鱼捉虾,温暖的河水漫过了驾驶舱,我就在舱里捞小鱼虾。捞到一定数量,我把那机械开到河堤顶,许多小孩都在那里玩,也有几位认识的成人,他们都要和我一起去捞那活蹦乱跳的小鱼虾。

      我们走在堤坝顶上,堤坝的左侧就是河水,右侧是庄稼地,堤坝在有鱼虾的那段非常狭窄,许多半大孩子打闹站立不稳,叽里咕噜滚到西侧的坝顶。我把手扶拖拉机(这时候机械变成了手扶拖拉机)开到大家附近,准备好家伙和大家一起捞鱼虾。

     转过身的功夫,我找不到大家了,那一群的孩子们里,有我女儿和外甥女,他们不熟悉乡下的河水,怎么就找不到他们了?我那个急呀。这时候,捞鱼虾的地方好像变成了赵荒地村的街里,我想象着,这个村堤坝外有小河,老堤坝南人家附近有河塘,学校附近,只有我舅爷家房东有一条通南北河的小沟,我没带他们去舅爷家呀。

      我着急找孩子们,我发现我又置身在一个东西走向的村道里,那村道就像山区的乡村小巷,道路有两米宽左右,两边是一米多高的河卵石垒的墙,时间大概是夜晚十一点左右,我从西往东走,像是有月亮,也像没月亮,路能看清。

     突然,从前面拐弯处来了两个东西,一个全身一马黑衣,一个全身一马白衣,肩上扛着索命索,好像也扛着幡子。我的妈呀,这不是迷信里说的索命小鬼黑白无常吗?难道世间真的有鬼?难道我命休矣?就在前面三五米处,想躲是躲避不成了,黑白无常的后面,是一头倒着走的黑驴,好像还有一个赶驴鬼,驴也是鬼,迷信小说里有这说法,还有两条黝黑黝黑的小狗,衣照打扮还有行头都是鬼班子的,没错的,真的撞鬼了!男子汉大丈夫,怕也没用,反正也是死,就往前走吧!

     相遇那一瞬间,我稍微往路的北侧让了让,那黑白无常并没理会我,继续往前走,我心想,撞见黑白无常也会倒霉的,即便是不会立刻死掉,也好不到哪里去,命运呀,干嘛让我碰上呀?看见黑白无常从身边错过,我不知道是感激他们没把那索命索套在我身上,还是惧怕他喜怒无常牵连我,我从裤兜里掏出两张钱,送给那刚过去的黑白无常,看到我给索命鬼钱,一条小黑狗叼住了我的裤脚,我的娘呀,这要钱还得人人有份呀,我赶紧又掏出两张票子,你们大家分吧。我给无常们钱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男人,也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一百块的,我也给你们一百块。

     离开了这帮鬼东西,我又犯愁了,怎么才能离开这条路,赵荒地村是个太大的村庄,找到村学校,我也就能找到回家的路了,可在漆黑的夜晚,我到哪里去找人问路呀,刚才掏钱的那男人也找不见了,我回过头,发现那黑白无常正脱行头,好像是因为我俩的给钱,耽误了它们索命的时辰,那村西头的挂着丧事白幡的人家,两个无常并没进院,站在那户人家大门外脱衣服,我说我找不到出去的路,想求他们把我送到正路上,那脱了无常上衣像一个女人模样的说,它们不管我这凡夫俗子的事情,找路自己去找,它们还有下一家的工作要做。

人家不帮忙,我只好自己摸索了,我又从村西走到村东头,村东住着几户人家,还都没睡,北面靠西边是一个戴韩国男学生帽的小伙站在街边,东边那家有两位大姐收拾吃饭的碗筷,我问那小伙,去荒地村小学怎么走,我怎么一转身就溜达到这条街道上来了,那小伙很热情,领我往道南一走,就能看见亮光明晃晃的学校了,哦,敢情我是从这里走迷的,这往南的路是个陡上坡,难怪我站在路上找不到出路,我还以为是院墙呢。

那小伙领我到离学校不远的小河沟,过了这条小河不远就是学校了,你能找到的吧,河东边的沟坡上有四个瞪点,你踩着那个瞪点就过河了,那小伙的意思是送到此为止,剩下那三五百米路我得自己走。就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从学校那边的路上,又是阴气缭绕,鬼烟弥漫,不好,那东西又来了,那小伙也被吓蒙了,我拉上他,上东岸拐进北面一个套院,院子的东北角有一户人家,门口也挂上了白色的丧幡,我知道那些东西是冲那户人家去的,和那小伙躲在院内河边一处断桥的下,我俩着急忙慌躲藏的时候,那烟气和鬼魅来之前的恐怖更可怕了,那小伙的宝贝帽子吓得掉河里了,我俩手攀着断桥的木头,胆战心惊地躲避着,咔嚓一声木头断裂声,我被惊醒了。

定了定神,打开床前的弱灯,到洗手间洗把热水脸,看表正是凌晨一点半。

昨晚的噩梦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昨晚的噩梦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昨晚的噩梦 - 赵公明 - 感悟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494)|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