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狗保姆(原创)  

2010-01-07 14:0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赵公明

(这是发生在前些年的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因风流韵事等待“平反”的吉大毕业的教授,为讨好单位的人事科长,自做聪明地为人家义务当起了狗保姆,虽然他得到了不应该得到的平反,却也留下了茶余饭后的笑谈....)

    李大最近从人事科长家,诚挚地申请到一项重要的工作,李大把这任务看作比自己的工作甚至生命还重要。为了把这份责任重大的任务抢到手里,李大将食堂的李大哥师傅,喊成了李大叔,给工会电影队的张教导员下了跪,李大跟随老人事科长多年,深知科长的爱好是高于一切的,只要把科长喜欢的侍奉好,科长能让黑灯瞎火变成阳光普照,有办法将暴风骤雨变成蓝天白云。

     前些日子,刚从越南打扫战场归来的舟桥处协理员,从一个老和尚手中,缴获了两只袖珍犬,协理员将那小犬偷偷藏在怀里,运回基地,送给了嗜狗如命的人事科长。为哭闹多次的小姨子,赢得了一份清闲的电话所工作。

   科长虽然特别喜欢狗,可科长毕竟要上班,上班是不可能带上狗去工作呀。上班的时候谁来照顾那两只宝贝狗,科长犯了好长时间的愁。一直寻找讨好科长机会的李大,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得到消息,科长家需要一个义务的狗保姆,李大那个高兴也,李大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终于可以摆脱半劳动半改造,整天低头做人的日子了,能否争取到这责任重大的任务,全靠他的努力了。

李大是怎么向科长说的,科长没有向外人透漏过。反正科长点头同意,每天早晨七点半,李大可以准时接走小狗,晚上六点半下班,再按时送还到科长家,科长把玩够了,才哄那两只小精灵睡觉。据说,在每天的晚上交接过程中,李大不但要将小狗完好无损地交还给科长家,还要把一天的定时测量狗的体温记录,包括洗澡的水温,洗澡的时间记录,都一并由科长签字备案。

   自打李大把那两只小狗接回家,就把小狗当成了自家的祖宗,小心侍奉,小心侍候。轻轻梳理毛发,小心翼翼为狗按摩,连嚼碎食物之前,都要特别刷刷牙,生怕将自己口腔里的细菌,带到小狗的嘴里。李大心里想,只要小狗它老人家心情舒畅,活勃开朗,毛发泛光,活波可爱,李大那铁证如山的案子,就能颠倒黑白地翻过来,李大就能继续到学校里去教书。

   李大总结在单位多年前搞斗批改的经验,当年为什么能那样风光无限呀,当年走路的时候,都不愿意正眼看一下打招呼的同事,还不是凭借大学哲学系四年的学习,李大悟透了哲学的基本内涵,李大也看清了时代潮流的动态,李大教书,那是得心应手,没得说的。李大倒霉,全因为裤裆里的那一小块活肉,李大管不住那小东西,李大知道那年代风流的代价,那小东西饥渴的时候,李大的心里比那小东西还饥渴,尤其是见到漂亮的女人。挨整最痛苦的时候,李大也曾恨过那小东西,李大甚至愿意在宣传科当干事。可一旦听到局医院医护人员做操的笑声,一旦看见职校列车员轻盈的身影,李大还是想回学校,回到讲台上,继续谈笑生风地为那些姑娘们讲课。李大向科长自荐多次了,科长总是说,啥时候你能管住裤裆里的东西,我就让你回学校。李大是管不住裤裆里那东西的,去年,闲极无聊的李大,还将就地和烧锅炉的龙二嫂弄过机会。李大嫌弃龙二嫂太浓的狐臭味,李大也是无奈,才想出来给狗当保姆的点子。

  昨天李大和党校的郭科斯走个碰面,郭科斯那小子的政治经济学水平,李大半醉半醒的时候都比他高,凭什么这小子混成了处级干部,还在老婆死后,理直气壮地新娶了小姨子?他小姨子说话的声音多动人呀,李大做梦都想抱抱她,当年要不是李大指导他,郭连个批判稿都不会写,下属各段队,召开学习讲用或批斗大会,所有的准备发言讨论的主人,都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点头哈腰地将自己的体会,单独拿给李大看,希望李大能及时发现写作的内容,是否存在万一的错误。生怕上台发言前还是伟大领袖的捍卫者,发言没完,就因为说错话,被打成反革命,从此再也无法做人。那些来的段长队长,别看在工人面前八面威风,可来到李大面前,都变成了暂时的三孙子。谦虚诚恳,还得捎带来紧俏的凤凰或友谊牌的香烟。永久牌自行车,春雷东风牌手表的购买证,李大啥没见过呀。就连写个思想汇报的,至少也得送来二斤饼干,两盒午餐肉罐头或纯毛毛线。倘若自己写的文章,真的在语言表达上存在点问题,也是天知地知他知李大知。那时候,李大手中的紧俏物资,总是自用有余。

  李大没能享受那些紧俏物资,李大有一个致命的爱好,特别喜欢和妻子之外的女人,建立知心的关系,李大不在乎那个女人为他住过院,李大不在乎那些女人的背景,李大才不忌讳什么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名言,李大有众多大老粗领导的器重,为李大撑腰的那些老领导,大都骑过战马挎过小枪。李大教他们写心得的同时,也教他们唱苏联的歌曲,也教他们跳交谊舞。李大的歌唱得好,莫斯科郊外那四匹拉扯的老马,北海道上亭亭玉立的白桦,还有那振臂才能呼喊出来的奔腾的黄河,都是李大的拿手好戏。李大有才,李大当然要多找几个漂亮姐妹。

   李大啥都会,李大就是不学习计划生育的知识。李大纵容那小东西的时候,从来不采取什么避孕的措施,李大知道街道和妇联的同志都反感他,李大也没处去要那小套套。没有套套就没有吧,李大需要的是痛快。在白羊墅站场改造工地,李大一不小心,无法履行娶驻地妇联主任为妻的临时承诺,事情闹得大了,连平时爱护他的领导们也害怕了,紧急商讨对策,责成经验丰富的公安段老楮,出面设立公堂,厉声哏呲那女的,交代问题要就事说事,甚至恐吓人家,说得太多,都得被判刑。李大真的按照老储的暗示,诚挚地检讨引诱驻地妇女的一二三四五条详细的细节,只落得个脖子上挂只旧鞋,小范围游街了事。

  李大在多次让未婚女同志肚子大后,被单位开除工职,留路察看,下工班劳动。下工班的那几年,对李大来说,不亚于坐牢改造呀。遭了罪的李大听说,最近的政策有变动,许多人都平反昭雪了,有些小小不然的错误,都被一笔勾销了。李大也想把自己档案里的那些事情抹销,就天天下班,赶快跑到人事科长家中,帮人家拖地洗碗,端茶倒水。遇到科长高兴,喊声老李的称呼,李大就不失时机地赶紧说:科长,您看我那案子?科长说:老李呀,你那些事情,人证物证全在,不属于政策调整的范围呀,安心工作吧,脱胎换骨重新做人,管理好你那爱惹祸的小东西,争取工人阶级弟兄们的认同,多为国家建设做点贡献吧。

    现如今,李大带上科长的宝贝狗,不亚于战场上领到命令,指挥千军万马的荣幸。李大首先带两只小老人家,走进温暖如春的图书馆,查阅它的出身姓氏,饲养的注意事项,收集并整理出来一套完整的饲养技术资料。李大拿出当初治学的细心,制定出了细致的饲养方案。李大查阅资料,才第一次知道,这袖珍狗要有一个“翻肠”的生死过程。有了书上指点的饲养方法,开始认真的喂养袖珍犬,每天早晨上班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用自己刷洗得干干净净的口腔,咀嚼好肉和米饭,还精心地在里面加一点精盐。再将咀嚼好的混合物,一点点喂到犬的小嘴里,看到小狗叭答叭答进食的神态,李大的心里比喝了蜜还甜。

   某一天,李大在家里为小狗精心煮肉的时候,他儿子调皮地拿起玩具枪,喝喊一声不许动,正专心端锅的他,吓得将肉撒到地上。李大的怒从心里发,恨由心头涌,抬手给他儿子一个大耳刮子:小兔崽子!不想活了?登时将他儿子小平的娇嫩脸上,印上鲜红的五个手指印。

    李大还将送狗的时候,科长赏他给的半合凤凰烟,撒放给周围的同事:科长知道我喜欢抽凤凰烟,非得塞到口袋里。李大怀揣着科长的爱犬,就如同拿到了尚方宝剑,加上经常的凤凰烟褒奖,大家也都改变了对他的态度,甚至帮助他分担应该完成的工作。李大在饲养小狗五个月中,感冒不敢得,酒也不敢喝,瞌睡了,就用冰凉的井水冲洗一下脸,并远离刚发动的卡车,生怕汽车的油烟,熏呛了宝贝狗。开会的时候,每隔两秒钟,就抚摩一下它的身体,夏天再热,也不敢脱下工作服,为了让小狗能呼吸到高质量的空气,李大早晚都用温水擦身体。家人感冒的时候,李大就在办公室睡觉,同事们感冒的时候,李大更是躲避得远远的。一旦突遇没准备的气笛轰鸣,李大都小心安慰宝贝别怕。李大的辛苦,终于换取了科长的努力,李大在小狗能独立生活,正式交接给科长的时候,也从科长手中得到了平反证书:经济补偿领导们集体决定,不给你了。

   李大解除被管理时,正赶上政策的好时光,入了党升了官,还涨了不少工资,李大媳妇说,他家人,连香肠都不愿意吃了,要不是李大强迫退休局长的孙女,解决生理渴望,估计还会有不少重任,落在他肩上。熟悉李大的人都说,他那东西有一尺来长,穿透力极强,管不住的!这狗保姆也白当了。

  评论这张
 
阅读(467)|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