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罪恶的小煤窑(原创)  

2010-01-28 10: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题目:罪恶的小煤窑

                                                  作者:赵公明

 

      张拉蛋是八二年从省城农牧学校毕业的,张拉蛋一毕业,就被分配到地区的种畜站。刚毕业那几年,拉蛋家乡的农业还完全靠牲畜,拉蛋他们站的繁育牲畜工作,在当地算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尤其是用马和驴配种多生骡子的工作,每年都是有任务的。

   拉蛋刚毕业那几年,每天要做的工作,就是跟在师傅的后面,牵驴拽马,人工制造它们更多的交配机会。那驴和马交配,大都是用公驴配母马,驴的个头都比较小,拉蛋除了侍候师傅做事情,还得经常推扶已经性起的叫驴爬到母马的后背上。驴在前面使劲,他也得在驴的后面用力推驴助力。这人工配种助力的工作,名义上是为家乡的农业储备了充足的牲畜,实际做起来太原始,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至少拉蛋是这样认为的。尽管师傅天天教诲,别看这配驴配马的工作简单,它也属于生物遗传工程,我们这茬人马上就退休了,将来站里的工作都靠你们了。师傅言外之意,是让拉蛋坚持几年,克服几年,总有一天,拉蛋会当上系统内的小领导的。

  拉蛋可等不到那一天,师傅是结婚生子的人,师傅是结过婚后儿子多大了,才做的这行,师傅是过来人,不知道青春期的后生有多敏感,多么善于联想。拉蛋做那人工配种工作多半年,就停不住了。用拉蛋的话说,刚开始看牲畜交配,他还能想起漂亮的女同学大菊。拉蛋工作没多久,就听说大菊跟着修铁路的人走了。大菊走的时候,根本没和拉蛋见面,听发小声子说,大菊曾经噎过拉蛋他娘,你家拉蛋也算是城里人吗?是城里的配种人!拉蛋本想骂大菊几句,可人家是兴高采烈坐火车走的,拉蛋想骂人家都找不到门了。拉蛋有点恨师傅了,要是师傅给他假,也去喝大菊的订婚酒,拉蛋或许还有机会和大菊说几句话。拉蛋恨师傅的时候,就把那被压的母马想象成师傅家的大丫头,师傅家的大丫头在电影院卖门票,头发总是烫成抱窝鸡似的。拉蛋想象着安置了大丫,也情愿把自己想象成那卖力的叫驴了。

   拉蛋想象了许久,大丫也找对象了。拉蛋又一次暗自伤心许久。伤心的拉蛋,觉得这样想来想去,也不是个办法。拉蛋开始找借口怠工,有时也趁师傅不在,或抄起大棒子,或狠狠抬起右脚,照着那忘情的叫驴后屁股,狠命地拍打狠命地踹。

   拉蛋踹驴打驴,驴也没办法和他计较。拉蛋越发觉得工作枯燥无味。拉蛋想来想去,得离开这里。得找机会寻求进步,干点出人头地的工作,拉蛋想起了自己的同乡。拉蛋有个同乡在地区当劳动局长。凭借和地区劳动局长的同村关系,拉蛋在三十岁那年,终于调到了劳动局的就业中心工作。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拉蛋给局长大人去世的母亲当过孝子,替局长的拐腿小舅子,使用霸王硬上弓的办法,娶来校友改枝。拉蛋在和劳动局长的沟通过程,也认识了不少朋友,那些朋友,后来都成了拉蛋的哥们。有过帮助牲畜配种的经历,拉蛋觉得什么苦都能吃,什么样的委屈都能受。人际关系稳定的拉蛋,也开始为自己的经济状况的改变,做点事情了。拉蛋在培训孝柳地方铁路员工的时候,收受学员五十块银圆,三锭银元宝和四万块钱。拉蛋没把那些钱存到银行,也没藏在家里。拉蛋决心干一番大事业。拉蛋将致富的渠道,定位在本地盛产的煤炭事业上。拉蛋用地区的再就业经费的一部分,加上那些从学员身上勒索来的钱,在韩家沟附近开挖小煤窑。

    拉蛋不愧为经历过苦难,在逆境中千锤百炼出来的人中豪杰。拉蛋开煤窑,和别人不一样的。拉蛋先在韩家沟,以建立地区再就业创业基地的名义,将霸王川那条山沟给封闭起来,严禁附近的村民进入。拉蛋还拉上配种站的同事,以前也做过替人家杀牛宰猪的二憨,以及三天不打人,手就会痒的孬蛋“臭小”,连同臭小养的五条大狼狗,都招进他的基地工作。拉蛋还请镇中学的何老师,在新做的山门上,写上某某地区劳动局再就业培训基地大字,旁边还树上一块警示牌:政府培训重地,非请莫入,后果自负!

  那附近的山民,想看看热闹,割草之余,往拉蛋的煤窑基地空场上,尿了一泡尿,愣是被孬蛋们讹诈去不少东西。也有村民的狗,不知道好歹,不认识煤窑大门处的告示,竟然敢勾引拉蛋养的纯种公狼狗,拉蛋硬逼着村民给那母狗做了计划生育手术。拉蛋还在村民大会上说,村民饲养的山羊,将外来的植物花粉带到基地,影响了政府从澳洲引进的花卉,吓得附近的村民,不但自己不敢到拉蛋的煤窑附近劳作砍柴,连原来放养的鸡鸭猪狗,都拴上了绳索入了圈。拉蛋曾对他表姐夫炫耀说,没到十天工夫,那些山民,就被他训练得规规矩矩。

   有一个羊倌的两只调皮山羊,不知好歹,擅自闯进了拉蛋开窑的那条山沟,羊倌在炎热的烈日,站在沟外,足足等了三小时。才碰到拉蛋,那羊倌陪着笑脸,战战惊惊的对拉蛋说:领导呀,咱两只羊不懂事理,您就别追究小老儿的责任了,你让弟兄们把它哥俩杀掉吃肉,给操心的弟兄们压压惊吧,真对不住了,请领导原谅!并郑重地给拉蛋鞠个躬,才在拉蛋的下不为例声中,如负重释地落荒而逃。

  拉蛋修理完附近的村民,就张罗到城里请窑工了。拉蛋请的窑工,都是他亲自考核招来的,拉蛋毕竟是在劳动局工作的,对招工的程序格外熟悉。拉蛋招工,选择的是临近的省会,拉蛋知道,省城的劳务市场,选择性更大些。拉蛋先去的是黄河南岸的一个临近省会,拉蛋知道,那里的劳务市场,找工作的人特别的多。拉蛋开着单位的“沙漠风暴”越野车去的,并在当租了一辆大客车。拉蛋穿上新买的皮尔卡丹西服,扎上一条金利来领带,穿上梦丹奴皮鞋,胳膊下还夹了个袋鼠皮包。拉蛋把皮鞋搽得绽亮,西服熨烫得笔挺,昂首挺胸走到劳务市场,完全一副阔老板的打扮。

  拉蛋先把自己的车租来的客车,都停放在劳务市场旁的大酒店。然后一身名牌,掖下夹公文包,抽着中华烟,领上新雇来的端装女秘书,漫不经心地走进劳务市场。的拉蛋不但自己住宾馆,还让招来的民工同吃同住。拉蛋打的煤矿旗号,是某某省大校煤矿集团人事处处长。拉蛋找民工,不是按技术或体质,而是专找那些没有老乡,没有同伴的跑单帮人。

  拉蛋还装模做样地和人家签定劳务合同。并告诉人家,凡是到他那里工作的,月薪三千五百元,每月三天的休息时间。拉蛋把他和工人的合同,盖上大红的公章,并潇洒的签上王大贵的名字。忘记告诉大家了,拉蛋叮嘱新雇的女秘书,要喊他王处长。拉蛋告诉招来的工人说,他们将来的工作单位,是离太原市五公里的煤矿,是由许多集体煤矿组合而成的新大煤矿集团,拉蛋还暗示,将来工人若找媳妇,单位还负责安排在幼儿园工作。

 住着宾馆,吃着炒菜的新工人。还真做起了发财的梦想,有几个睡觉的时候,都说起梦话,他们庆幸,天上掉下的大馅饼,砸在自己的头上。他们谁也没怀疑,拉蛋为什么不允许他们对别的找工作人说。拉蛋把招来的三五十个民工,装进新包的汽车,傍晚的时候,才回到他开煤窑的大山沟。

  进了山沟,下了车的工人一进入拉着电网的坑口,拉蛋就开始宣布纪律:谁要是不想死的话,就老老实实地开始工作,并找了借口,将两名半路老说上厕所的民工,痛打一顿。拉蛋每天让那几个孬蛋哥们,监督工人挖煤的筐数。拉蛋开煤窑那山沟,煤炭资源特丰富,挖开山皮,里面就是肥美的无烟煤。拉蛋给工人们定了工作量,每人每天必须拉上井口六十大筐。拉蛋也不用给工人开食堂,每人每天给一斤白面,反正煤窑里有的是煤炭,拉够煤的数量,就可以自己架锅烧饭,垒几快石头,就算锅灶,煤窑里渗出的水,爱喝不喝。饿了就自己煮点面疙瘩吃,困了就在窑口找个地方睡,四周都是高压铁丝网,你想跑的话,不怕电死就跑吧。

    垒起的锅灶,不用担心炉火熄灭,那些工人还得靠那煤火取暖,拉蛋不在乎烧点煤。拉蛋每天严格控制的,除了面粉就是食盐,想吃菜得等下辈子托生做人吧,你不挖煤,拉蛋不是放狼狗咬你,就是让孬哥们抡镐把打你。只有生病快不行的人,拉蛋才允许他们出来,是不是送医院看病,那要看那些做工人的记性了。你要是记得在哪个地方工作的,肯定是不会放你出去的,你要是连疯带傻的,说不定还能捡条命,用车拉上,趁夜深人静的时候,扔到哪个山沟里。反正附近的医院,从来没有诊治过该所谓“集团企业”的员工。拉蛋一旦看到员工数量减少到一定程度,就会再雇一个临时女秘书,继续到外省去招工,继续重复着同样的做法。几年的工夫,拉蛋就用着害人的办法,和他那些同样没人性的弟兄们,挣下几百几千万元的财富。

  听说,拉蛋早就移民海外了,做华侨了。孬蛋和臭小他们,现在是太平洋某岛国的公民了。拉蛋他们的开煤窑致富的过程,是生了该死病,没法和拉蛋一起逃往国外,在家等死的红盛,临死前到教堂忏悔时对神甫讲的。据他说,工人们无论死活,大都被埋藏早先日本人开的矿井深处了,把手脚被捆绑起来,一包炸药,就都打发了,那神甫感觉事情重大,赶紧报告公安机关,可那当天,红盛就死了,大家把该查的地方都查了,一具尸骨也没有找到。或许是红盛病入膏肓,在胡说八道,或许是拉蛋做得太机密,公安机关也没办法把大山开肠破肚查。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