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吕梁山的女人(原创)  

2009-09-27 10:24: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赵公明

   我在山西住了十六年,十六春夏秋东的轮回,六十四个季节的变换。我常想:生活在山西这么多年,我了解山西吗?我注意过这里发生的一切吗?我很想留下十六年的记忆,哪怕是一个点,一件事情.

我忽然想起,初来山西的日子,那时的山西,生活还是很清苦。迎泽大街两旁的店铺,早晨9点才营业。当年的五一大楼,是太原的标志性建筑。印象最深的,是每年的秋天,太原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拉炭的架子车,和卖冬储大白菜的马车.架子车上山一样高的亮晶晶的黑炭,架子车旁穿着黑衣黑裤,浑身上下沾满了乌黑的煤灰,黑脸黑手黑鼻孔的运炭工间,夹杂在翠绿的白菜车间,构就了这个城市独特的秋日景观。

乌黑的煤炭,乌黑的挖煤运炭人,把一车车的炭,摆放在水西门,三营盘,新建路口等固定的交易点,所有的炭车,都是架子朝着马路,整齐排列在那里。摆放好架子车卖炭人,或蹲在车旁打开自带的干粮袋,或掏出旱烟口袋,默默注视着往来的行人。没有吆喝,就那样带点木然等待着买主。马路上熙熙攘攘走过的人群,白皙美貌的太原姑娘,仿佛都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炭车上卖炭人从路边折来酸溜溜枝条,不时惹得孩童驻步牵拉父母的手,接过卖炭人送来的酸甜沙棘果。看到孩童天真满足的样子,看着来自吕梁山乌黑闪亮的煤炭,尤其那些朴实的卖煤人,我也浮起了的躁动,真想到荒郊野地走一遭,闻闻梨果葡枣的芳菲,看看那霜冷秋冻的枫叶烂漫。

   那一天,单位要到吕梁山里拉土豆,山西人称土豆为山药蛋.吕梁山干燥的黄土里长出的山药蛋,耐久存口感好,切丝切片蒸“苦累”(苦累是山西常吃的一种菜面蒸食),都是大家最爱吃的。那时候,还是计划经济年代,单位购买物品,是不考虑汽车耗油成本的,反正都是上级按需调配.所有的油耗,都可以打入铁路施工成本。铁路建设人,又常年转山沟,难得回大城市休息几天,搞好职工的福利,也是工作的重点。所以,哪里的东西好,就去哪里买。大米要到湖北的荆门,河南的新乡,山东的鱼台去购买,粉条要去黑龙江的克山,陕北的榆林保德去拉。山药蛋只在内蒙的白音查干和吕梁山里去拉。

单位买东西,一般都是总务科出面去购买。总务科里老职工多,有时候人手不够,也抓公差,派要我们年轻人临时去支援去。单位拉土豆,不光给单位的食堂拉,也给职工拉,也给需要的上级部门拉。拉土豆的那几天,我和同事小虎正没课,,就向司机哥们要求,借充当力工的名义,坐车去饱览大自然的风光。单位明知道,装卸土豆,自然有当地的百姓帮忙,根本不需要我们帮忙,领导也乐得多去几个人照眼,嘱咐几句注意事项,到财务科挂好款,装上麻袋,借来棉袄棉大衣,司机老郭去食堂要来好多的馒头酱牛肉和瓶装酒。我们一行兴致勃勃坐上单位的老解放,向吕梁的大山深处进发。

过文水,穿过杏花村,就进了山.秋天的吕梁山,山果累累,红枣飘香,褐马鸡悠闲地在林间散步,锦鸡拖曳着美丽的锦羽,不时从树梢飘下,轻柔优雅地漫步在林间觅食。被汽车喇叭惊起的山兔野兔,仿佛是头一次遇到惊扰,惊慌中并不远遁,跳跃着围着车转圈躲避。荆棘丛中的沙斑鸡,或卧在草丛中,或躲在林木中,或相互依偎,或悠闲漫步。根本不关注惊慌的野兔,也不在呼警惕的山雀鼓噪。

秋日的蝴蝶蜜蜂,正匆忙野花丛间,一簇簇黄灿灿的沙棘,掩映在火红的霜叶间。笨拙的沙斑鸡,看到停车走来的我们,匆匆将头拱向草蓬。捉起顾头不顾尾的沙斑鸡,采来山果山核桃。车到薛公岭,我们的麻袋里,已经装了半袋沙鸡,半袋野生的核枣.。

中午到达紫家鄢村,一个完全依靠种植山药为生计的村子。停车打开车箱板,放下磅秤和麻袋,便开始了收购土豆。司机郭哥年纪不大,却留了一把长胡子,有点凶悍的外表,下车就象指挥官似地,指手画脚吆喝起来送土豆的乡亲,让原本就本分木讷的乡民,越发小心奕奕,生怕摔破了土豆,生怕夹进些许泥土。主动把个头小或被地虫啃咬过的土豆,挑拣出来。

  我负责点钱发钱记帐,小虎负责看磅秤。抬卸装车,自有卖家负责。可能是山里男人过于诚实木呐,小声讨价还价的,都是女人。男人们很少主动说话,让干啥就干啥。这拉土豆的工作,大约拉了一周。每天和吕梁山村的女人打交道,对她们的了解,自然也就多了。闲暇也唠些家常,尽管言语不太通.大家也相互打趣逗笑,她们称呼我们“为南蛮子”,我们叫她们山里姐。没有轻蔑,有的只有同情。我们问他们,需不需要带日用品,需不需要进城扯布料。

一个叫改莲的女子,向我们提出了一个要求,要搭车到城里买点东西,司机痛快地答应了.那改莲回家梳洗打扮一番,拎着一袋红枣,上了我们拉货的车,那枣是送给我们的。车开出山,快进汾阳城前,改莲还直问,电灯在哪里?马路在哪里?城里人漂亮不漂亮?我们告诉她,城里的女人,根本没你漂亮。她高兴得直笑,露出了久违的羞涩。

车行至汾阳城里,正瞪大眼睛看街景的改莲,突然大喊一声:停下来呀!快唤车停下来!吓得司机赶紧停车,改莲从车上,一下子跳到地上,放声大哭起来:俄(音哦,我)对你们不薄呀,你们怎么骗俺呀...?不知道发声了什么事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惹你呀?没人骗你呀?改莲指着司机哭诉:你每次来,都俄给你做热汤面喝,山药也卖给你低价,你怎么忍心骗呀俄?我们悄悄将司机拉到一边,问他到底出了啥事情呀。没有事情呀,司机真的晕了,没有事情呀,向毛主席保证,就吃过几次面汤。不行我赔钱呀.他从兜里掏出几张票子,:我赔你钱,别哭了,看招来这么多的人热闹,多不好!俄才不要你的钱,你骗,俄你们都骗俄!大家更加莫名其妙了,我们怎么都骗你了?那女人说,你们说俄最漂亮,俄刚才把路过的城里女人都看过了,她们都比俄漂亮,你们说话不诚实,都是骗子!   

看热闹的和我们一起,都笑了。她们真的没你漂亮,她们不知道干活,不知道孝敬公婆,他们只知道把钱花光,她们不会种地,她们不会摘核桃,她们身上香气太多,是喷洒了过多的香水。不知道哄了多久,改莲才停止了号啕大哭:,俄回呀!司机没办法,掉转车头,把她送了回去。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