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酒圣(原创)  

2009-06-15 20:07: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酒圣

        

                 作者:赵公明

      

    赵有卿。可是十里八乡有名气的人,别看解放后被戴上了坏分子的帽子,毕竟全村的人都姓赵,一旦运动的风声过后,乡亲们也没人找他的事。连他在旧社会,给辽西土匪头子张海丰当手下,曾经枪杀过受伤弟兄的事情,也没有人愿意提起。和他同龄的长辈,常说他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当年的年龄),风光也就三五年,这么多年不断的劳动改造,就够难为他了。况且,他当土匪的时候,既没祸害过南北二屯的乡亲,也没有抢男霸女的事情发生。他去奉天逛洋娘们,嫖东洋女人的事情,谁也没亲眼看见过。

   荒地村老柳家外号叫大癞巴子的,过去是土匪头子的伙夫头,经常检举他过去做过的事情,老柳的揭发检举,让乡亲门想起来了,老先生年轻的时候,的确爱喝酒,口渴了,他就拿那烧酒当茶水喝,天热了,他要喝酒解渴。天冷了,他要喝酒御寒。高兴了,要喝两瓢庆祝。烦恼的时候,他要喝酒解忧。一天到晚酒瓢不离手。十八岁那年,他那土地主的爹不干了,托人把他送到了张作霖的步兵讲武堂,不为升官。只盼部队能改掉他那以酒为茶为饭的嗜好,也盼他那烧酒小卖铺能见点利润。

 

  闹红卫兵那些年,几个下乡小青年,对老柳说的话提非常感兴趣。什么俄罗斯女人特别鄙视中国男人,什么他曾经当两年满洲国的宴会陪酒员这件事情。 着实让他们夜不能寐,百思不得其解,越发想探个究竟.,人倒霉的时候,外人的关注或还能理解,家人也跟着凑热闹,偶尔内讧气发牢骚,透漏出的信息,也证实这两件事情绝非空来之风。大家更觉得这老头神秘了,越好奇越想知道缘故,何况在那精神食粮几乎没有的年代呀。有小青年怀揣自己都舍不得抽的凤凰牌香烟,警惕环顾四周的确没有旁人在场,满脸堆笑诚恳地叫上:老大爷,我也不打听老毛子女人为啥瞧不起中国男人的原因了,能说一下您到底能喝多少酒吗?听村里人说,您年轻的时候曾在烧锅房喝下过五斤烧锅,是真的吗?都被他巧妙的遮掩过去了。也难怪,一个被划定为阶级敌人的人,哪里有胆量向红卫兵小将透漏这纯粹封资修的糟泊呀,除非他想找死。

 

  天下的事情就是这样,你越不肯说,有人越感兴趣。知青小冯就是这样的主。老头不是不说吗?他有办法让你说。堡垒从正面打不开,他采取迂回的招法。小冯和老赵的儿子共同掌管着一辆马车。收工的时候,哥俩总在一起。小冯不但把年节回家带来的花生糖果香烟肥皂往老赵家倒腾,还充分利用精心养肥社会主义马的名义,把生产队的粮食往老赵家倒腾。那年代粮食是什么概念呀,那就是果腹保命的根本呀。小冯不怕自己犯错误,竟敢通过借助拿粮食喂马的名义,再把粮食寻机趁夜黑人静的时候,倒腾到小赵家,以赠送给小赵为借口,转而达到帮助老赵全家的目的。中间的领粮食,截流粮食,藏粮食,转移粮食得费多少口舌,动用多少脑筋呀。最关键的是,不来点软硬兼施的招法,不想出冠冕堂皇的理由,生产队的铁保管凭啥多给你发牲畜饲料?

传闻,老柳大癞巴子某天要在批判会上,狠批赵有卿在过去犯下的罪行。开会的那天,楞说偏头痛病犯的打滚,说啥也没肯来。据小冯酒后失言透漏,他找过老柳,批赵有卿他一百个赞成,但绝对不能让小赵产生心理负担,绝对不允许小赵知道这事情,绝对不许影响小赵将来娶媳妇。要是做不到这一点,后果让老柳负责。并当着老柳的面,把他家鸡窝里养的几只母鸡都扭断了脖子。老柳是何等聪明的人呀,谁敢和根红苗壮的红卫兵做对呀,只好拿装病躲避原来的承诺了。

 小冯的举动,终于打动了老赵的心。私下没人的时候,老赵告诉了小冯不少过去的秘密。什么老毛子美女的零件根本和亚洲男人不配套,隔靴搔痒的难受人家最烦恼。什么旧社会不好,人混在社会里都需要仁意礼智信。不像新社会,大家都当家做主人,想怎么做都可以,平等自由,个个当家人人做主,公公可以和儿子同桌喝酒喊着哥俩好。某一天,小冯去酒厂拉酒,新交了酒厂的书记,人家送了二十四瓶包装的高度白酒整十箱。说是送给他的知青哥们改改谗,外加半袋花生俩个生猪头。小冯心里那个乐呀,终于可以让老赵实践一下喝酒机会了,直接就把东西全部拉到了小赵家,爷三急忙生火把猪头煮起来。掌灯的时候猪头肉熟了,小冯端起酒杯喊大叔大娘:这些年来衣服破了你们帮我补,柜里珍藏的皮褂子送给我挡风雨。此情此意没法报。我这人不信天不信地,就不相信世界上还有我办不到的事情,更受不了别人对我好。老赵让小冯他们先吃,小赵赶紧补充:这是他家家逢年过节的习惯,都是他们先吃,剩下的肉菜他一个人打扫光,这么多年了,没见过他吃过一顿饱酒肉。两个猪头三十多斤肉做熟了也是一大堆,竟然不够他一个人吃个酒足饭饱,就凭他这不足一百三十斤的干巴小老头,肠胃里能装下这么东西?小冯半信半疑地头一次端起了他家的饭碗。小冯他们娘叁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老赵端上一箱白酒:今天高兴,就喝六瓶吧。六斤白酒?小冯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听错了。老赵把六瓶白酒打开,倒进一个大碗里,撕下一大块猪头肉,粘上蒜泥醋,先屏住呼吸闻了闻肉的香味,半闭上眼睛略微仰起头,张大嘴巴放进嘴里,口中喃喃有声:真香呀,知足了!接着,同样也是闻着酒,一口气把一瓶酒灌进了肚里。

小冯说,那一大碗酒,他喝的样子不是狂饮水般的张狂,倒像一个婴儿,在痴迷地吸咏奶汁。喉结慢慢地上下滑动,忘情地品味着。六瓶酒,都是喝完一瓶,中间有一个品味的间隔,吃几块肉,喝一瓶酒。老头喝完,还下地要给小冯做个揖,孩子呀,不知道该说啥感谢话了。也特意打开话匣子:孩子呀,这品酒员。可不是吃香的喝辣的好买卖的,我在长春奉天都陪过酒,人家让你怎么喝,你就得怎么喝,让谁喝醉保谁清醒,都是事先计划好的,出了差错,挨打还不说,差点送命挨枪子是常有的事情。旧社会当,大官的大都是草莽出身,动不动就掏枪,我就是提着脑袋陪日本人喝酒,侥幸活过来的。有一年八月中秋,长官受不过满铁那帮日本人的骄横,非要我把那帮日本人喝成死样,翻译在旁边给我翻译,我和十二个鬼子打赌。鬼子们一个个脸色发紫,尿裤子的尿裤子,吐粪水的吐粪水。那丑态别提多丢人现眼了。在场的中国人都抿嘴偷着笑。三天过后,鬼子逼迫膳食课交出我这人。长官们推说我已经醉酒死了,拉到乡下埋了。

那天我真的醉了,我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至少有两水桶吧。大德号药房掌柜的见多识广,把我放到他家的高粮囤里,七天后我才能站立扶墙行走。从那次起,我更恨日本人了,为躲避他们,才有了这后来的当胡子,也有了抢日本人杀日本人的事情。胡子也抢大户人家,都是些口碑不好的。喝酒抽大烟逛窑子,没有人强迫你,都是那社会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反正那时候,坏事也做了不老少,如今劳动改造我,也没有怨言,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风光过了,也该是报应了。

顺便告诉你,那陪酒员可是我自己考出来的。人家来部队学校专选学生,谁能喝下三斤酒才入围,我那天是八两装的玻璃杯,我连干了十三个满杯。我能闻见五十米内哪里放着酒,几十年不喝了,也能吞咽唾液,品味出过去喝的酒,当然了,有条件的话,一年喝上个一两次,都算是过上神仙的日子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