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陈芝麻、烂谷子(原创5):乡村往事  

2009-11-06 15:1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春天的故事

                                             文章题目:黑嘴鸥消失的秘密

                       (序:我这故事,有可能揭开黑嘴鸥这世界珍稀鸟消亡的真正原因)

          田埂上的草泛起了葱绿,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清香,去年秋天深翻过的稻田,已经灌满了水,芦苇在壕沟荷塘里萌生,也在稻田里开始疯长,泥鳅正戏浅水,燕子忙碌搭窝,消闲一冬天的乡亲,也开始做插秧前的准备。他们穿上捕鱼用的皮衩,赶上健壮的马牛,拖上平整土地的拖板,忙碌于同样平整水田的拖拉机中间,修补整拖拉机施展不开的边角旮旯。

       拖拉机在泥水里平整水田的时候,也把冬天没被冻死的蝼蛄地老虎之类的害虫,呛得半死不活漂浮在泥水表面。漂浮在泥水表面那些偶尔蹬几下腿的蝲蝲蛄,引招来了一群群脑袋到脖子长着黑色羽毛,浑身却是雪白羽毛的鸥鸟。那些鸥鸟细长的腿上,长着和鸭子一样的脚蹼,脑袋上那黑色的“帽子”上,好像还有个后掠的羽毛尖,象古代骑士的头盔上,插一个向后的羽毛装饰。那些鸥鸟还有个显著的特征,白色的眼圈很醒目,尖尖敦实的黑色水鸟嘴,天生有就是吃荤的角色。那鸥鸟有鸽子大小,形状也象鸽子。乡亲们管它们叫“黑脑瓜子”(东北土话,脑袋)鸟,成群结队的“黑脑瓜子”鸟,潇洒地跟在拖拉机后面,旁若无人地觅食那漂浮出来的蝼蛄。根本没想到,这免费的大餐后,也诱起了人们的杀机。

        最早发现些“黑脑瓜子”鸟的,是在水田里平地的拖拉机驾驶员、赶马赶牛的人。那些鸥鸟是从海滩沼泽方向飞过来的,围绕着拖拉机转,不害怕拖拉机的轰鸣和油烟。顺着拖拉机行进的方向,盘旋于驾驶楼和拖犁上方,不时还有许多站到驾驶楼上,降落拖犁的梁柱上,甚至笨拙降落在拖拉机走过的水面上,从容不迫觅食那些被拖拉机搅出来的蝲蝲蛄。鸥鸟成群在拖拉机前后翻飞,影响了驾驶员的视线,也妨碍着驾驶员的操作。

        “ 黑脑瓜子”鸟的飞翔姿势,和麻雀类小鸟不一样,它们把翅膀张开如弓箭状,先滑行一段,接着会慢腾腾扇动几下翅膀,再着滑行在离地面两三米高,甚至更低的高度。滑行和慢飞交替,是它们飞行的特点。可能是在此之前,它们没有与人类做近距离的接触,或许是太多太丰富的鲜美食物,让它们得意忘形,或许它们一厢情愿地认为,人类造出来那轰轰作响的大铁家伙,就是送给他们的膳食机。它们太得意了,也太大意了。它们的飞飞落落,阻挡了驾驶员的视线,差点让王老四那牛逼货,把拖拉机开到河沟里,它们还放肆地往拖拉机顶盖上随地大小便,那一摊摊水淋淋,白花花,稀里光汤的粪便,从驾驶楼顶淌下,流到了拖拉机的窗玻璃上,也沾到了白老秃子那身珍贵的劳动服上。

        牛逼轰轰的王老四,傻不拉吉的白老秃子,都是从来没受过委屈的。王老四让白老秃子下车,多找干硬的土坷拉,装到拖拉机的驾驶室里,那黑脑袋瓜子鸟群一旦围绕着拖拉机转,就拼命往它的身上打。白老秃子累得脸红脖子粗,还差点趔到水田里,也没轰走一只鸟。这一对牛逼家伙,本来就气性大,收工的时候,就向农场车队的同行讲了。同行听完他们气哼哼的描述,连声说他们太幸运了,在坨子分场作业的拖拉机驾驶员,让黑脑瓜子鸟啄了一口,眼角都流血了,拉拉屯的车队,挂在驾驶楼上的泥鳅,都让鸟群当点心吃了,荒地村的拖拉机窗子突然被鸟屎尿蒙住,慌张中差点把坟头给掀了,也差点把正在坟头顶风撒尿的队长给压了。这黑脑瓜子鸟太可恶了,一定好好想办法整治它们。

        那天晚上收工后,驾驶员们没学《老三篇》,也没交流学习体会,大家讨论的是如何整治黑脑瓜子鸟。车队长佟二,拿出了以毒攻毒的法宝,整治这黑脑瓜子鸟,靠咱们是不行的,还是要依靠那些飞淘飞蚱的孩子们,告诉他们,这些鸟吃蝼蛄,让他们把平时打鸟的夹子,诱饵改成蝼蛄,任凭他们在拖拉机的任何部位上下夹子,不出几天,那庞大的黑脑瓜子鸟群,就会消失的。

         第二天,王老四那犊子,满脸堆着春风般温暖的笑容,友善地招呼伙伴们,可以随意触摸他的宝贝拖拉机,可以把屁股后别着的鸟夹,都下在他的拖拉机稳定部位上。伙伴们以为那犊子脑袋正发烧,以为太阳从那天开始,要从西边升出来,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王老四那犊子,平时冲伙伴们不是呲牙,就是瞪眼。一旦真心为人民小兄弟服务,还真有股子全心全意的味道,他把拖拉机从水田的这边开到那边,拐回来就熄火停下来,也不追求进度了,也不比学赶帮超了,耐心等待我们把夹到的黑脑瓜子鸟取下来,换上新诱饵,下好夹子,才发重新动机械。夹到的黑脑瓜子鸟,都有三四两重,每个孩子的脸上,都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那布满了鸟夹的拖拉机,成了吃鸟抓鸟的巨兽,容不得它们报警,就在它们兴奋贪吃那些鲜活的蝼蛄时候,一只只抓到我们的早就准备好的口袋里。

        中午时分,回家吃饭的孩子们,也大方地给王老四那帮犊子许多黑脑瓜子鸟。从那天开始,直到平整水田完工,前后半个多月时间里,全村早午晚,都弥漫着鸟肉炒咸菜疙瘩的鲜香。太多太多的黑脑瓜子鸟,成了那饥肠辘辘乡民的下饭荤腥。年复一年,每年的春天,都有村童在重复着我和伙伴曾经做的猎捕。

       直到有一天,我在江苏盐城看鸟类标本,我才知道,曾经的黑脑瓜子,就是那世界珍惜的,我国独有的,现在已经濒临灭绝的黑嘴鸥,我一遍遍比对,一遍遍请教正做解说的专家,春天它在哪里,夏天它在哪里孵蛋,没有错的,乡亲们前些年疯狂抓的气人鸟,竟然是黑嘴鸥,我没敢向那专家承认,我也曾经抓过几只黑嘴鸥,回想起来太后悔了,那年代咱国家也真穷,穷得连个宣传手册都没有,穷得连一幅画片都没张贴,就这样稀里糊涂,把一个珍惜物种给弄成了濒临灭绝,唉!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9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