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文章题目:大青蛙(原创)  

2008-08-26 17:3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赵公明

  (公司的同事都说,我吃饭太刁,不干净的东西,说出花来也不肯吃,其实,咱老百姓吃饭有什么讲究?干净点总要讲究些的,要是有害的东西也吃的话,那不是没病找病吗?话说回来了,还真有两样东西,我是说啥也不吃的,就是青蛙和蛇,在电视里看见蛇,都浑身不自在,哪里还敢吃它呀,任凭你说出千万个理由,哪怕是御厨做出来的,咱就是不给你吃,青蛙也是如此,内中的原由,现在可以告诉你了...)

 

  那是许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我还在农村上小学。三十年前的农村那个穷呀,连买柴米油盐的钱都没有,许多家庭的日常酱油醋盐钱,都要指望鸡鸭下蛋来换。所以,家家都养鸡养鸭,想方设法让它们多下蛋,是大家的心愿。那年代的百姓,不会给鸡鸭喂避孕药品。伏天一到,它们就停止下蛋,开始抱窝孵蛋,根本就无法达到人们的期盼需求。为了让它们多下几天蛋,乡亲们也实验了许多的办法,喂它们砸碎的蛤蜊外壳,喂它们泥鳅螺蛳,更多的人家,给它们喂食活青蛙。现在说起这话来,好像有点难以接受。可那时还没有动物保护法,人们还没有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概念,不抓它们才是不正常的,喂过活物的鸡鸭,下的蛋个头不但大,下蛋的周期也会延长,懒蛋才不去捉鱼虾,抓青蛙喂养鸡鸭的.每天学校放了学,田边地头,到处都是抓青蛙的孩子们。我胆子比较小,不敢用铅丝做成的扎钎,血淋淋地在河边扎串青蛙,就用一根长长的柳条,在草丛中抽打青蛙。可自从经历那次遇见一个特大的青蛙王,我再也不敢捉青蛙了,管他鸡呀鸭呀下蛋多寡,管他有无油呀盐呀,就是打我骂我,也是再也不敢抓回活蹦乱跳的青蛙喂鸭了。

 那是个春天的周末上午,田埂上的野草,正绽放着芬芳的淡香的时节。碧嫩的青草刚长到没膝盖的高度,小哥几个自发的来到东大甸子,背着鱼篓手握长柳枝,专找草甸子里的低洼,或浅水壕沟等青蛙活动频繁的地方,劈辟啪啪抽打被我们惊起的大小青蛙。什么后背上有三条白道的“大花鞋”,什么土褐色的“灰蛤蟆”,什么绿色的“田鸡”,只要是青蛙,都难逃伙伴们稳准狠的树枝抽打。被抽打的青蛙,都立即身体僵直,四肢伸得笔直,后腿不停的抖动。大家把抽搐的青蛙捡起来,扔进背篓。那些被俘虏的青蛙,在背篓中抽搐一会儿,凭借顽强的生命力,个个都会恢复活力,恢复了活力的青蛙,只能在篓里上下跳跃了。有的时候,我们还能在香蒲草鲜嫩的叶片上,抓到通身鲜绿,只有手指盖大小的树蛙,那是我们最好的宠物。大家必然暂停抓蛙的欢跃,你争我夺地抢到自己的手心里,忘情地欣赏它,喜欢得不得了。

 那天的上午,大家的背篓里的青蛙收获,特别的不理想。伙伴们就像那进村祸害百姓的夜袭队一样,凶狠地排成一排,全神贯注地搜索着青蛙。可走了好几条干涸的河沟,也没有抓到几只青蛙。大家非常奇怪,这青蛙都跑到哪里去了?有的猜测青蛙去开会议去了,有的说青蛙到北河汊里,繁育后代去了,也有的说,青蛙们知道来了一群杀气腾腾的混世魔王,都挖地道钻进泥土里面躲避了。正在草甸子里放牛的牛倌,早年曾在龙王庙里做饭,特别反感我们抓青蛙,总是找机会阻挠我们抓青蛙。看到我们失望的样子,他不知道啥时候凑到我们跟前,非要给我们讲个故事,说是吃了喂青蛙下出的鸭蛋,来世说不定会变成青蛙。他看见后村的二娃,在某一天晌午,割草回来,捎带抓了几只青蛙,过北沟的时候,遇见一个特别漂亮的姑娘,甜甜地叫着他大哥,柔声地求他背过河对岸。二娃那光棍,哪里见过这好事情呀,浑身都幸福得酥了,他赶紧答应。背上姑娘,他的鼻子使劲往里吸气,尽情地闻着人家身上散发的阵阵体香。就在他痴迷地背着人家到河中间的时候,二娃忽然发现情况不对,平日没膝盖深的河水,今天竟然没了脖子,更可怕的是,姑娘的双手,也越勒越紧。那白嫩的柔软的小酥手,也突然变成了青蛙的前爪。要不是二蛙百般求饶,那天肯定会被那青蛙精拉进河中淹死。

 伙伴们可不是谁想吓唬就能吓唬住的,这年代哪里有鬼神精怪呀?骂了一声牛倌,净扯王八蛋。领头的小猛三叔,还对他啐了一口:小爷今天偏要人人抓一篓青蛙,让家里的鸭子一天下俩蛋,并且都是双黄的,谗死你个编瞎话的老东西!说着,领上我们,直奔村东北最大的洼地“窝里畎”。那里是青蛙的乐园,有许多的青蛙在草丛中纳凉吞食蚊虫。大家拨开壕沟塄上的蒿草,呼喊着我来了,兴奋地奔跑进去。洼滩里癞痢地分布着几处小水洼,短矮的小草也是稀稀落落的,到处都是龟裂的湿河床,奇怪的是,这里也没看到往日的青蛙惊慌失措狂跳的景象。大家不甘心,朝着洼地深处走去。忽然,走在最前面的小猛大喊起来:快来呀,青蛙都躲在这里开会呢!伙伴们赶紧聚拢到他跟前:哇!这样多的青蛙呀!但只见,那花的绿的各种颜色的青蛙,一只挨着一只,简直是铺在地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大家举起树棍,快速狠命地抽打起青蛙来。那些青蛙,没有像往日机灵地四处奔跳逃命。被抽打正着的,依旧四腿抽搐,被我们装进背篓,没有被抽到的,也只是慢吞吞,仿佛特别不情愿的样子,稍微往前挪动几步。似乎根本不在乎我们的杀虐。一棍子下去,打僵两三只青蛙都不算多。那天的我,不知道哪根神经在提醒着,觉得有些不正常,后背发凉打了好几个冷战。四周都是没人高的青草,没有一点风丝,仿佛每根青草都直挺挺地伫立着,周边寂静得可怕。我轻声唤小猛:三叔,有点不对,你看这些青蛙,脑袋都冲着一个方向挪动,根本不在乎我们的击打,还是往前面看看吧。

 洼滩的东南角,有一处人们抓鱼挖过的小坑,有四个脸盆大小。密密麻麻的青蛙,围成了一个直径有三米大的圆环,一只只都鼓着嘴,凄凉的咝鸣着。正中间直径半米的地方,是一只特别丑陋的大花鞋青蛙,皮肤上嘎嘎答答,活脱脱披挂着一层干树皮,背上的骨头都支棱着,完全像一只晒干的蛤蚧般模样。足足有大碗那样大小,后背上支起来的前后连接的骨头,夹角都快六十度了,两只眼睛是血色的,也干瘪地鼓起来。这样说吧,或许你看到一只平常的老鼠,兴许不怎么害怕,假如,有一只牛犊子般大的老鼠,红着眼睛站在你面前,你将会是怎样的恐惧呀?我们当时就是那种恐惧。绝对没有看错,真的没有眼花,也不大是癞蛤蟆,那年代也根本没有牛蛙,真的就是那样特别大又特别丑陋的青蛙,一只不知道已经活了多少年,是否已经得道成精的青蛙,一只前村后店老少三辈做梦也没有见过的大青蛙,就在我们脚下二米不到的地方,固执地与一条肚子里装满青蛙的一米来长的花蛇,弑杀对峙了不知多久。见到我们过来,花蛇失去了耐心,愤怒地缠绕起青筋隆起骨头支着韧皮的大青蛙,那大青蛙仿佛已经精疲力竭,瘪下肚皮任凭蛇的缠绕。忽然,一声凄厉的嘶鸣响起老青蛙的肚皮开始涨大,好像用绳子捆绑一只气球,连眼睛都鼓起气来,鼓着鼓着,只听啪的一声轻微脆响,那蛇如同一段僵绳,骨头断裂几截死去了。老青蛙前后左右绕着死蛇挑衅地蹦跳几下,发出一声破风匣般的漏气嘶鸣,众青蛙才四散蹦跳离开。

  

 我们呆了,那十来分钟决战,我们是傻子般的呆立着。直到那老青蛙一蹦米八高,冲着我们嘶鸣的时候,伙伴们才好象明白过来。赶紧扔下背篓和树棍,兔子般奔逃而去,哪里还顾得上青草里是否隐藏着蛇,撒开两条还算矫健吓得发软的双腿,冲着放牛人的方向夺命而逃.牛倌看到我们一个个小脸煞白,惊慌失措恐惧不已的样子,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谁还能说得清楚话呀,小猛那天地不怕的主都尿了裤子,其他兄弟的惨样可想而知了。回家后许多天起着誓描述起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大人们都是半信半疑,这十来个淘小子,编的瞎话够圆的,肯定是幻觉?打死他们,也不肯相信,我们曾经遇见过那样大那样凶的大青蛙!

  评论这张
 
阅读(937)| 评论(2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