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最恐怖的劳动(原创)  

2008-08-11 08:0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赵公明

        

  (故事发生地:辽宁省盘山县甜水农场,大土匪汉奸张海峰家祖坟附近)
 


  七六年的时候,辽宁曾经有过一场大规模的平坟运动,我那时候年龄小,也没有打听一下,到底是谁在领导这场运动。我为害怕参与此此事,至少难过了半年,每天都在想一个问题:怎样才能躲过这场可怕到极点的恶梦。装病不上学了,盼望胳膊或腿被打断,手上被割开一个大口子...,能想到的都想到了,只要是不去那坟头上挖土,不从棺材里扔扬死人骨头,让我干啥都行,我甚至想到了和父母吵闹搬家,离开故乡躲过对我来说比死亡还可怕的事情!

 
  第一天的平坟是在校田地附近,工厂里的工人,专门开着卡车来了,民兵以连排为单位,也扛上铁锹排着队来了,高年级的学生在体育老师的带领下,也兴高采烈的来了,我们低年级的学生也不得不随着大伙,和女老师一道,垂头丧气地不得不来。我没有按要求带镐头或铁锹,我肩上扛的是撬棍,背着水壶脸盆还带来不少旱烟和瓜子。水壶里是给老师装的水,脸盆是供大家洗脸洗手的,旱烟是给体育老师准备的,瓜子是给比我胆子大的同学准备的。反正我就是一个心思:说啥自己也要创造一个无须挖坟的岗位,说啥也要找借口远离平坟劳动。我真担心,举向坟头的锹镐还没有落下,自己的裤子已经尿湿,恐惧扒开棺材时,看到那恐怖的人体骨架。我把迈向现场的脚步步幅尽量的缩小,竖起的耳朵,使劲的倾听可能传来的取消劳动的命令。脸上的笑容拼命的向班主任挤,多么希望她说一句忘记带的东西,让我回去帮他去取呀。我要是回去就说东西不好找,给他磨蹭到劳动结束。心里那个小鼓呀,扑噔扑噔的打,小心眼呀玩命的转,不评选我当三好学生也不哭了,不让当班长也不闹意见,只要不让我干这事情就行呀。可那天老师的表情一脸严肃,好在体委在我左一个表叔,右一个大叔和半代瓜子的贿赂下,答应如若分工承包,他会替我完成分配给我的任务,稍微让我放下一半心。 


  来到一处坟场,果真是分包制的,我们班年龄小,只分到路边一座小坟包,高年级学生们则去平挖不远的一个地主家的祖坟圈子。我们这里的坟包还没有挖出棺材,那边的坟包已经往外拉棺材了。有一座坟包挖到棺材的时候,从里面爬出了许许多多的蛇,吓的人们一度四处鼠窜,等在附近的坟主家人,赶紧用准备挑尸骨的担子将蛇装走。据在附近的高年级学生说,那些蛇很奇怪,纷纷主动自己爬到篮子里,就好象认识自家人一样。挑着蛇的地主,一边走一边叨咕着什么,高年级学生有想呵斥他的,站在附近早就看不惯挖坟人群的附近农民,大声断喝着:小崽子们!想干啥?护着那地主子弟,将蛇和他父母爷奶的尸骨挑走. 暂时恢复平静的学生们,又被民兵连长和体育老师们给召集回来。开始挖掘其他的坟头,也是奇怪了,那天我是浑身打颤腿肚子转筋,心虚胆惊.就是眼睛功能没有变化,看远处的效果,非常清晰。那位我私下称呼为二姑的老师,还真照顾我,让我观察群坟那边的情况,以防止有流窜的蛇蝎爬到我们这边。

 
 又一副棺材被从坟里拖出,拖掉棺材盖子的棺材直立起来,里面完整的尸骨直挺挺的立着,骷髅那两个黑洞和牙齿,在下午的阳光照射下,贴着棺材站立,仿佛就站立在我们的面前,黑洞洞的骷髅眼洞,垂立起来的人体骨架,还有那直立着的无盖棺材,构就一幅从来也没有见过的恐怖景象,别提多吓人了。附近的女生,惊叫着,四肢乱恍连呼带喊地四下狂奔,恶臭呛的我们喘不过气来,还没完全腐烂的衣服,经风一吹,一片片不断从骨架上飘落飘散。我们的牙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听指挥,上牙和下牙自己自动地往复磕动,并伴随着一阵阵的脊背发凉,频率特别快地颤动着.我也想跑远些,心里非常明白方位,可那脚就是迈不动步,老师的呼喊和民兵连长的怒吼,已经阻挡不了逃散的女学生和低年级学生。几个要好的伙伴,拉上浑身发软的我,跌跌撞撞回了学校。许多同学的裤子都湿透了,吓掉了魂的我,还没有忘记声明,我的裤子是在过小河的时候弄湿的。回学校的路上哪里有什么河呀?平坟劳动的因当晚,学校就有十多名女同学发烧说胡话,和男生一道挖开那口棺材的红卫兵干部小华大姐,披头散发闹的更凶.也不知道整天阴着脸的民兵连长,后来是如何处理那半拉子工程的。我们班分的那座坟虽然没有被挖开,还有三名女生,或许受小华她们的感染,也被吓出了轻微的神经分裂症,更可悲的是,她们包括小华大姐的家长,谁也没有想到找民兵连长或其他人要个说法。都是自认倒霉,把生病再也无法上学的孩子领回家了事,有一位叫王子琴的女生,才貌双全歌也唱得也特别的好,我上大学的时候,正赶上她出嫁,男人是大山里的一个石匠,不在乎她偶而的精神不好.我常想,假如没有那天的劳动,那些发病的高低年级女生,肯定命运不是这样,肯定不会嫁给一个农民!到底是谁导演了那场悲剧? 

   

    现在讲究探讨儿童的心理承受能力,现在根本不可能让小学二年级的学生,抱着比自己还高的锹镐,去搞什么挖坟抛尸骨的劳动。可在三十年前,我们还在上小学的时候,不顾小孩们的极度恐惧,有组织的去挖人家的祖坟,说不可思义也好,说不可能也罢。反正这荒诞恐怖的闹剧,就在我们吓得连裤子都被尿湿的极度恐惧中荒唐地发生了。那可真是最恐怖的劳动呀!

  评论这张
 
阅读(970)| 评论(1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