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陪伴我漂泊的那床小棉被(原创情感散文)  

2008-12-28 16:26: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赵公明

    22岁那年,我大学毕业了,不愿意在家乡牢守田园的我,决心到外面闯荡一下。西去太原之前,母亲给我准备行装。母亲不知道,太原在家乡的什么方位,听别人说,那里的人喜欢喝醋,冬季也有碧绿的麦苗生长,以为太原也算是南方。就用家里仅存的四斤新棉花,给我做了一床薄被子。暗红色的缎子被面,还用一块淡蓝色底色点缀着碎碎小花的布充做被头,怕的是粗心的我夜晚把盖脚的那头,扯过来蒙在嘴巴这边。母亲以为,她做的被子不薄不厚,正适合异乡的气候。

   

    初到单位,我一直在下面单位实习,住的都是系统内部的招待所,行装一直都没有打开使用,我并不知道被子的薄暖。分配到职工中专教书的时候,相处了几年的女友,生气地扬开了我的行李卷,指着我的被子发了脾气:你说,你妈心疼你吗?就这薄被子,也算是给人盖的?夜晚到来,上面透气不遮寒气,盖住肩头露出脚丫,清早起来必定流清鼻涕,你敢打赌吗?我知道,她嫌弃我做了教师,认定我今生不会有什么出息,她的全家也都通过各种渠道向我暗示,我若不改职业行当,分手是必然的结局,被子只不过是找茬的一个托词。

  我没有与她理论,母亲做的被子薄厚,也没有分辨,我曾经为她那样多的付出,我倾注的是满腔真情,我也没有解释,为了带她来到工程局,我放弃了本来不必做教师的岗位。为了她的未来,我舍弃了亲人关照的环境,为了她的幸福,我放弃了同学朋友的圈子,为了她不受苦累,凡是我能做的,我都主动揽来做。为了她,我由平常人变成了勇士和莽夫,去与侵害她点滴利的人做争斗。为了她,我全身心打造模范的准丈夫的形象。只要是对她有益的,只要她喜欢的,只要能让她高兴的,即便没有条件创造条件,我也要争取。

  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把所做的牺牲和奉献,都絮絮叨叨说出来,会让人觉得小心眼,有心胸狭窄的嫌疑。我为她做得再多,也不对外人说,即便当初为她舍弃了一切,单位的人也毫不知情。我也没告诉她,求局长时的瓢泼大雨,我没告诉她,送调令转了两天两夜的火车,我甚至没对她说过,山海关车站,钻火车差点出大事。我坚信,不久的将来,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那能说两家话呀?再说,我也没时间向她做详细的汇报呀。我今天对她说,亲爱的,人事处说了,咱俩个人,人家只能照顾一个,只能有一个人选择好工作,他们认为给我比较好,但我让给你了。明天再说,亲爱的,我到学校教书,苦得很呀,你可不能忘记,你那清闲的工作环境,是我给你用这苦累换来的,象个爷们样吗?

  如果我对她絮叨功劳,她会不会认为我小肚鸡肠,将来会养成翻旧帐的习惯?眼看着女友,怒气冲冲将我的那床小薄被,狠狠地摔在地上。并声嘶力竭让我生生世世拥抱着它,充当那给别人照亮前程的蜡烛职业的时候。我的心,开始颤抖了!我完全是为了她,才来到工程局的,我根本就不喜欢这单位,我根本就不愿意来到这常年喝醋的地方。为了不让她在乡村卫生院忧郁地工作,我选择了背井离乡。为了她在药剂科工作,我又和人事处做了交易。如今,一切都安顿好了,她不嫌我人不好,开始刻薄地埋怨我的工作和我的母亲了,开始咒骂我的固执了。我知道,她没脸面挑剔我对她的奉献,她已经另有所爱。被子,只不过是借题发挥的牺牲品罢了。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把被子摊到床上,蒙上头,流了一夜伤心的眼泪。我想起了,我冒着关东凌烈寒风,兴匆匆地接送她上班。想起了夏日酷暑下,骑着自行车,驮她走在乡村小路的情景。绕阳河堤下,那一排排的坟茔,本是我心惊胆战的境地,那也是雨后惟一能走行自行车的道路。她可能想到的是,我肯定是自豪加幸福的快乐。她永远也不知道,那一刻,我想的最多的是,泥草可千万别塞满车轮子。依傍在某个坟头旁修理车子,将是多么的恐惧呀!

   在家乡的二个春去秋来,八个春夏秋冬。我虽然博得了她嫁当嫁做赵公明的决心,尽管换来她厚厚一叠海枯石烂的粉誓,这决心和粉誓,是回随着时间和环境的推移发生变化的。当年她肯为我擦去消瘦额头上的汗珠,当她年她拂去身上的灰尘。当年她看到我被瓢泼的大雨浇得嘴唇发青,能感动得流出泪水。让我坚信,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也是非常值得的。从她主动的牵手,到对我次汗流浃背后的疼爱,我从来没怀疑过,爱情的成色,到底在她身上含有多少个九。离开了乡村,认识了成熟的官员,她羡慕人家的门栏,她羡慕有妇之夫的地位,她借工作的名义和他游玩迎泽公园,他们一起享受他母亲的厨艺,她向往北京哥哥的靠山,她相信她帮做官的承诺,她她当然要找被子的借口。闻听她突然变心,我狠狠地煽了她一耳光。

 我憎恨自己的无能,我只能带她来到省会,我没能力保她升官。我责怪世风炎凉,人心难测,可我还得活下去,再痛苦的难过,也得给单位上课。凌晨四点,我起床开始备课,第二天,应该是段队长班讲授网络计划管理的第一课。这之前,已经有三位资深的教师,被学员以联系实际不够多的理由,轰赶下讲台。铁路单位,讲究的是半军事话的管理,教务处的任务通知,就算是命令下达,没办法推脱,没有咱新毕业的人,以心情难受做不上课的理由。你说今天心情不好,能否通融照顾,改天再上课,人家还会说你不男人,对象散伙就象丢衣服,很正常的。你那遭霜打的样子,还会成为茶余饭后的笑料。

  我用冰凉的凉水,洗去红肿眼圈上的泪痕,照着镜子,长长做了几个深呼吸。不再去想离去的人,火车是否穿越娘子关?省却了今早食堂的素粥咸菜馒头,预备铃声响起的时候,我准时站到讲台上。

 至今还记得,下课时那雷鸣般的掌声,记得北京来的段长,连声夸我的讲课好。段长班毕业了,我又接了公安补习班的高中数学课,又接了党校辅导班的课。带完这班接那班,上完初中数学连着上高中课,时常还得兼讲电大的微积分。课讲得谈笑生风,大家的夸奖也多了,荣誉也就接连来了。

  今天,校长号召年轻教师,多向我学习,学员所需,就是办学的宗旨。明天,教委发了新通报,奖励我个红本本,夹带一两张百元大钞。有同行笑侃,天下的好事情,都让我一人得到了。谁也没关注,我早把情爱的大门口,挂了放大镜和免战牌。谁也没注意,我那条拥了多个春夏秋冬的薄被子,早已经被头油渍棉胎滚型。

 有同乡大嫂,极力玉成处长家的千金,姑娘毛遂自荐,巧手要帮忙拆洗它,也算是老乡理所当然的义务。我也随和地同意,暂做婚姻的后备选择,可她来拿被子时,姑娘一句无心的话,让我又想起了摔被子而去的她。我突然改变主意,要自己长志气拆洗它,不相信男人做不了这工作。恰逢第一个双休日,周六那天,先将棉胎送到小贩店面弹新,回来赶紧搓洗被里被面,拆洗前,我还仔细数了横竖要缝多少针。周日清早开始,我半趴在床上,厥着屁股开始缝被褥。没时间喝水,没时间抽烟,我要一气呵成,天黑前,总算把被褥缝补一新。

  挺直了腰杆的我,还在生姑娘挖苦的气,生老乡介绍丑姑娘的气,别再给我推荐那麻脸的贤惠,少向我劝说,红颜的都是最狠心。丑妻近地家中宝,为啥你选儿媳挑模样?你给我介绍的,不是没学历,就是刁蛮的亲戚,拿我做人情,给我介绍的都是下等货,想趁凤凰脱毛时拣便宜呀?人呀,原来都是这样的自私!老乡竟然也推销滞销品。不是我非得找个天仙,和人争什么气。我总得找个心里相阅的,这不为过吧?人原来都是为自己着想呀,咱这被子,以后还是自己拆洗吧,谁让咱命苦,离家太远呀。

  十六年的春秋,我已经记不得拆洗它多少次了,十六年的春夏秋冬,我都拥抱着它进入多彩的梦乡。冬夜寝室里温暖的暖气,时常在梦中,抚摸我那淘气的脚丫。夏日里,依偎着它,感觉有了依靠。深秋华灯熄灭时,我拥着它数过天边的星星。春暖花开的时候,我曾覆盖着它,静听蛙鸣虫唱。全然没有拆洗时,那刻骨的心酸。盖着它,我体会着漂泊异乡的苦辣酸甜。偶尔的眼角发红和孤独酸楚,都是覆盖着它熟睡后烟消云散。

   最后一次拆洗它,是在我结婚前,妻子把它拆洗好,折叠好暂时放到了橱柜中。某一天,新调令下来,我和妻子商议,去上海工作,还是带上那薄被子吧。相信它也会陪伴我,迎接市场经济的收益。但愿改革的窗口,也给过多奉献的我,一点些许的回报。上海是空气湿度大的地方,漫长的夏季,不需要它的温暖,阴冷透股的短暂冬季,它无法阻挡料峭的寒风。从秋天开始,它就常常在夜里,无奈地把我唤醒,年前年后寒冷的深夜,它就更顾不上我的头尾了。白日里,数过多厚的奖金,都无法抵挡半夜冻醒的无奈。

  世博园奠基的那天,本是在初春,我被冻得瑟瑟发抖了一夜,难以入睡的时刻,掐指算来:这条长短不够,分量不足的小薄被子,竟然跟随我,漂泊了二十六个春夏秋冬。我把它折叠好,没有拆洗,没有缝补,还带着昨日的汗味,锁进我专门为它买的樟木箱中,权当我四十年漂泊生活的一个念想,也算是记载我人生苦辣酸甜的一个见证!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2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