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白山黑水是我家之《赌》(原创)  

2008-12-20 22:2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题目:白山黑水是我家之《赌》

           作者:赵公明

  

 有人说,东北文化生活,是以赌为前提的,有人说,喝大酒才是东北本色。话虽说是过激了点,毕竟点出了东北人生的软肋。东北的赌。和南方的豪赌不同,少有耍心眼设圈套,算计人,不需香茶美味轻歌曼舞做陪衬。东北的赌,处处显现着认赌服输的豪爽,总是折射和生活细节密切相关,不可分割的本色。正因如此,赌博这原本让人深恶痛绝的恶习,在东北却被演绎成为平常普通的日常习惯。

  春日里下地干活,;劳作的人们相互赌:能否追上正在奔跑的野兔?夏日里打赌,谁能一口气吃下二十根雪糕,秋日里比拼,五斤干豆腐谁能吃完?冬日里纸牌牌九麻将扑克,三姑赢四叔。或许,这就是别人说,东北人爱赌的缘故吧。严格来讲,这些带点小刺激的赌博,在东北,应该称做不分男女老少,谁都可以参加的普遍游戏生活。而我这里介绍的赌,应该是有别于这种大众化的行为。

   前村的老孙太太,七十岁那年,与她原先形影不离的纸牌玩伴,实在没法和她比拼身体康健,先后都当了地下工作者。你可能会说,找不到玩牌的伙伴,老太太该金盆洗手,从此在家颐养天年了。你说的那可能肯定不是正宗的东北人。老太太只要还能坐到牌场,这牌是不可能不玩的,老的死了,可以和少的玩。不是流行说遗传吗,赌钱也很遗传的。

    老太太有五个天仙般的女儿,那五个天仙般的闺女,有四个嫁做人妇,朝着黄脸婆的目标迈进,最小的宝贝女儿。也满十八岁了,尽管提亲的,差点挤破她家的房门,老太太都王顾左右而言它,天天拿牌局推拖,根本不考虑小女儿的婚事。眼看着一个个后生,抓耳挠腮围着她家房屋转,她老人家,却总是装聋做哑,对哪个小伙也不加评论。

   在油田上班的小马,仗着两家是邻居,天天找借口,向她孙婶赠送保健品。后街的小韩,在村上当通信员,楞要把她孙娘门前的土路,修成共青团示范路,每天洒水清扫,并自掏腰包,种植了不少奇花异草,还不厌其烦地哄着七八岁的男童,从小要养成美化环境爱护花草的良好习惯。东街的哑巴,经常指着臭水泡子里的癞蛤蟆,笑他痴呆,小韩从来不急不恼,还一口一个叫他四大伯,并提醒哑巴,要小心毛小子们穿梭而过的摩托车。

  一时间,前村后屯,自我感觉良好的小伙子们,都觉得自己有希望,能当上老孙太太的压轴女婿,连老太太从来都看不上眼的大女婿傻柱子,都跟着待嫁的小姨子,沾了不少光,他往田里吃力挑粪肥的时候,许多后生亲切地打招呼,大姐夫大哥叫的可甜了,傻柱回家,还和媳妇纳闷,后街老王家六姑爷的孩子,今天咋还管我叫起大姐夫来了?差了辈分呀!老孙太太的大儿子,在坝外承包了十亩菜地,春天没到,就有好多小青年帮忙,翻地施肥下种拔草,都有人代劳,都有不允许菜地里长出一根小草的耐心。

   真个是,有心栽花花不茂,无心插柳柳成荫。那老孙太太的宝贝老闺女小娜,和娘可是一条心,老太君不点头,后生们再着急上火,也是白搭。还是老太太的玩伴,死鬼刘风通的孙子大志有心眼。借着老太太和死鬼的叔侄女关系,每天兜里装上特意去银行换来的崭新零钱,围着老太太的牌局,提供找零服务。遇有老太太的牌友走闺女看姐妹成不了牌局,小刘还专门用摩托车,驮着老太太到南北二屯凑局。小刘上的是夜班,有的是时间送老太太玩纸牌。

   冬日里,雪后的某一天,老太太的牌瘾又上来了,屯子里的牌友又凑不成局。小刘骑着摩托车,驮上老太太到胡家镇小赌,回来的时候,已经掌灯了,小刘在河坝上骑摩托翻车,把老太太给摔到坝坑子里去了。七十多岁的人,从坝顶滚到坝下,树茬子硬土坷垃磕磕碰碰,把老太太摔得只剩下一口气。老太太回家,不着急上医院,找来闺女女婿儿子儿媳,三老四少和娘家哥。掷地有声,说了一句谁也没想到的遗言:老闺女就是小刘的了,谁敢反对?我在地下就索谁去做伴!你说,老太太这赌瘾有多大?

   说完前村,话后屯,后屯的张把式,一生嗜赌。兜里不能存上钱,有了钱就去赌。据他老人家吹着说,没有他没赌过的地方。年轻的时候,跟着胡子大爷去窑子里赌,大爷输得只剩下长袍马褂,他却用大爷赏赐买烧饼的十个铜子,愣是把颐花院当红的小桃红,给赢回了家,给他那四十多岁的光棍大哥,当了媳妇。张把式家的房子,是赢大家的钱盖的,门前的上马石旁的大柳树,也是赢回来的。

    张把式赌钱有个规矩,从来不动用家里的固定资产。兜里的钱输光了,他就赶上马车,给人家拉脚跑长途贩运。东家都知道他的德行,从来不敢提前预付他的拉脚钱。怕的是,赶车中途,一旦遇见赌局,你就是给他磕头,叫二大爷,他也不肯上路。

   进了赌场的张把式,火上房都不管。那年,村子周边闹日本,他被抓了劳工,从死人堆里熬到秋天,凑巧,把头上哈尔滨购年货,带了上他。老张不赌的时候,是何等机灵呀,三哄两劝,就把把头哄到鸿运大赌场,没有半天的功夫,就替把头赢了无数的金条金票和袁大头,外加几副上等檀木家具。

  老张抓上三十几个银元,说是到外面雇佣汽车,拉把头和钱财回家。出了赌场,他老人家撒开鸭子,就往蒙古草原奔,活生生从虎口拣回了一条命。老张婚后,看上了老丈人拉车的那匹黑骡子,拎上白酒,天天串倒着老丈人和他赌,人家赔了姑娘,坚决不再上他当,死人说活好几回,人家就是不肯上他当。老张改变策略,和他那刚上小学的小舅子比尿尿,先是故意输糖,让他小舅子尝点小甜头,最后,俩人签字画押,真的赌来了黑骡子。老张拿着字据,到牲畜圈里牵骡子的时候,小家伙反悔,喊来了老爹。那老头拎着棒子,追打女婿,直追到二十里地外的赵谷地。边追边喊,说啥也要打断他这赌徒的一条腿。

    最为离奇的是,那年,老张上山参加朋友孩子的婚礼,喝完喜酒,非要乘着月亮走回家,山上离家六十多里路,老张估摸,半夜能走到家,还能赶上天明的赌局。北屯村口有一座庙,庙前,就是往来的乡土路。紧挨路边,有一个废弃的大碾盘,歪斜躺在一棵百年老槐树下。

   老张赶集的时候,经常从旁边过,那里白天总是聚集着一群玩牌闲聊的闲汉。那天酒后,老张走夜路健步如飞,比年轻时候的步履还矫健。月光下,老张远远就看见,碾盘上面搭了个亭,亭子周围挂上好几个灯笼,几个青衣人白衣人,正专心致志耍牌九。老张心里想,还真有比我还废寝忘食的赌客?竟然在外面搭亭点灯笼聚赌,看人家个个一身新白新皂衣,估摸都是有钱的主。老张也不需做自我介绍,人家也没问这么晚了为啥迟回家,老张一来,自动有个青衣人让了位。老张那天的手气出奇的好,崭新的票子,赢了一打又一打。

   那几个人越输越激动,总想耍鬼,搞点小动作,付钱的时候,也越来越迟缓。老张是何等机灵的人呀,说啥也要赌到天明亮,等天亮人多再脱身,谁想耍赖也不成!一个白衣人的赌资光了,那人也不肯下赌场,非得要改变规矩,变新法:假如老张赢了,他付钱给老张,老张若是输了,就付时间,一打钱币顶一天。说来也奇怪,规矩一变,老张就开始输,好在人家都没收钱,只是一天一天数着老张输的时间。

   忽然,一声凄厉的雄鸡叫,不见灯笼不见了赌友。老张摸着衣服口袋,里面满满的都是钱。散伙往家走,老张感觉越来越没有气力,等走到家门口,根本没有了上炕的力气,他气喘吁吁和媳妇说发财了。右边衣服兜里掏出的,都是一把一把烧过的纸灰,左边兜里掏出的,都是一打一打的冥币。黑衣人在左,白衣人在右,老张还清楚昨晚赌博的序列。老张浑身一冷,打了一个大冷战,身上淌出来像鲇鱼的皮液一样黏稠的冷汗。前几天,鲁瞎子还算出老张有十三年的阳寿,昨天晚上,老张清楚输了那黑脸黑衣人十三天。来日无长,老张赶紧说后事,叮嘱儿孙,他日上坟,少烧烧纸多烧扑克。万一子孙在赌场有难,无法解的时候,可于午夜12点,到祖先的坟头烧扑克,这就是他百赌不输的绝招。千万不可外传,也别轻易使用,副作用是,弄不好要折阳寿。半夜到男性祖先的坟头烧纸牌,无论这祖先生前是否好赌,都特别灵验!这绝招,不知道老张从哪里学来的?

  

   老张的墓碑上写的也别的死人一样,张广和之墓几个大字,时刻告诉大家,这就他多年没用,差点让乡亲们忘记的名字。与他多年没有往来,他小舅子那上初中的大小子,在他大姑父的墓碑上,替他爷爷偷刻了两个解气的字母“DT”,老张的后人都说,加了字母后,墓碑显得更加洋气!耐看!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1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