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蛇盘树(原创)  

2008-11-09 20:55: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题目:蛇盘树

                     作者:赵公明

    (五十年代初期,刘大伯刚从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回来,就被分配到新线铁路建设工地,某一天,在一个姓慕的将军带领下,铁路工程处开拔到青海省,一个叫做湟源的地方,和铁道兵一起,修建西宁至格尔木的铁路.这段铁路,应该是青藏铁路的前身.到处都是人际罕至的戈壁,都是从来也没有见过的荒凉与苍凉.条件之艰苦,是没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以为祖国最需要为荣的筑路工人,楞是凭借着青春信念的冲动,凭借铁锨洋镐和铁锤这原始的工具,在筑路的禁区,修建成一段高原铁路,据说,有三百多名年轻的解放军战士铁路职工长眠在了那片土地上)

              蛇盘树
 
   蛇盘树现在是个地名,五十年代初,那里还是一片不毛之地。突击队是在八月的一天早晨,到达回淌河的。建点的车队,刚开过橡皮山,队长老海就看见蜿蜒在戈壁上的这条玉带了。他冲着随队休假的媳妇说,有山有水算是好地方了,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安营扎寨了。

          他选的是一个缓慢的山坡,朝着阳光的方向,走出一里路的地方,就是清澈的回淌河。大家顾不得去抓满河的湟鱼,一下汽车,就开始扎棉帐篷,卸电台和办公桌椅。以队部的帐篷为中心,营地分成两个区域。前面用白灰撒下的院子,是队上办公的地方,包括电话电报班,汽车班和技工班和食堂。后半部分,是职工的住宿的帐篷,中间夹着的那几顶深兰色的棉帐篷,是给随队度假的家属们的。

        总务老马,不知道从哪里带来些硫磺,说是能驱赶不速而来的雪狼或毒蛇的突袭。河边孤立着的一棵叫不上名称的老树,兀立着,注视着这支似军非军。似民非民的忙碌队伍。没用一小时的时间,筑路队的家,就安顿完了。队长老海和书记刘大炮,赶紧召集大家,布置施工任务。要争时间抢速度,与美帝国主义比拼,前面技术人员钉标示,后面的人员就抡起铁锨洋镐,开始修筑路基。

    那天的天空,出奇的晴朗,碧蓝的天空上,镶嵌着朵朵白云。老刘大伯是突击二排的排长,抡着大号洋镐,紧紧跟在技术小张的身边。小张在前面撒标线,老刘跟在后面刨砂石表层。两人一前一后,向着那棵孤树的方向移动着。大队的职工和家属,排成一列,顺着老刘他们的记号,向里面堆积沙石土。

      忽然,倒退着划线的小张,大喊一声:不好,刘大叔,有蛇!一条寸把粗的黄褐的丑陋的蛇,被小张用大头鞋给踩在脚底下,负痛扬起的蛇身,正张大嘴巴,吐着芯子,一下又一下拼命咬向他的鞋。老刘挥起洋镐,大喝一声:“小张抬脚”!一下子,将那丑陋的家伙砸成两段。又冲着被吓呆了的小张。,说了声,咱们的鞋厚实,蛇是咬不透的。提着镐头。开始追赶挣扎着逃命的半截蛇。那丢失了半条生命的蛇。仿佛知道若被老刘追上,定当性命不保似的。拖着冒血的半截身子,比老刘还跑的快,直向着那棵数奔去。

       老刘追到树下五六米的地方,才开始发现不对了,地上开始有许多的蛇,从四面八方向树爬去,再往树上一看:我的亲娘呀,树干树枝上,缠绕满了粗细不同的蛇,密密麻麻层层折叠,你缠我绕,缠绕满了数不清的蛇。一个个都艰难地深出脑袋,吐出长长的红色蛇信子,还不时的发出难听的吱吱声。老刘和随后赶到的职工,都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呆了,哪来的这么多的蛇呀?这是什么树?这样爱着蛇喜欢,简直就是一棵蛇树了。

       想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有可能被蛇偷袭,那随地支起的帐篷里,面要是爬进去蛇,大家可怎么休息呀?老刘当机立断,让汽车班推来几桶汽油和柴油,围绕着大树,挖了一道圆沟,灌上汽油和柴油的混合物。老刘大伯他们忙呼着的时候,外面依然有许多固执的蛇,不断向着树的方向爬拢过来,许多还穿过油沟,身上沾满了油,一些早已经等待在树下的蛇,似乎闻不惯他们身上的气味,呲呀列嘴扑咬着它们。

         老刘看准备工作就绪,又从通信员手中,要来手工火炬信号弹。使劲往工作服裤子上一檫,对着油沟开始发射。一道浓烟和着火团轰然而起。树上的蛇开使噼里啪啦往下掉,四散逃命的蛇,只要闯进火海,都难逃被烧焦的命运。蛇被烧的腥臭味,让所有的人都觉得恶心。大火烧了将近两个小时,开始燃烧的是油火,后来是油与蛇身的混合火,再后来,全变成一条条燃烧的火蛇。几大桶汽油和柴油,燃烧起来的温度有多高呀。连同那棵不知名称的大树,统统被刘大伯他们给烧成了灰烬。

    傍晚的时候,远方天边交接处,依稀闪过几道闪电。队长让刘大伯等共产党员,背着电台,到山顶上,接收大本营的信号,顺便将第一天的工作,向留守在煌源的处领导们做汇报,低洼处信号非常微弱。扛着步枪,走在最前头的老刘问队长,哪里来的水腥味?队长说,肯定是你烧蛇的血腥味,都钻进鼻子里。

      一 阵老牛吼叫般的轰鸣声,还没等队长把话说完,由远而近传来。我的妈呀,估计妈后面那个呀字,还没说出来,野马般的洪水,裹着磨盘大的石头汹涌而来。山下的驻地,顷刻都被卷入洪水中!

        老刘大伯他们,在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下的山,山下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附近没有下雨呀?老刘到现在还经常叨咕。那场洪水,让铁路改变了走向,那场洪水前的蛇盘树景象,永远铭刻在老刘等幸存下来人的脑海里。蛇盘树,老刘总想把回淌河拐弯那块地方,改称呼为蛇盘树。以纪念死去的二百来名弟兄和家属。

  评论这张
 
阅读(596)| 评论(1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