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悟人生

平凡的脚步也可以走完伟大的行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草根,没权也没钱,我写的日记文章都是原创的乡土散文小说故事,都是原汁原味值得一看的感谢你的到来,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感激感谢每一位真心喜欢我的乡土文章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邻家烧砖(原)  

2008-11-17 15:15: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题目:梦中的故乡之《邻家烧砖》

                                作者:赵公明

 我在故乡的邻居,是一户姓郑的人家。按照村中的辈分,我应该称呼他家户主为老太爷(曾祖辈分)。他家孩的子,占着着辈分的优势,原本是同样年龄的伙伴,正式场合,还得管他叫爷爷,这叫着叫着,反倒越叫越近,越叫也越亲切了。

     老郑家的老姑奶奶,是我奶奶的干姐妹,他家的老老少少,也不怪罪我经常的叛逆。有什么差样好吃喝,照旧给我留着。从来不计较我曾在烈日下,将小四捆绑在电线杆上,尽情喂蚊子之类事情。两家照样迎来送往,互通有无,关系一直像亲戚一般。正如此,我在离别故乡多年后,依然时常想念故乡曾经的邻居,记得他们过去贫穷的生活,也记下了郑家父子悲壮的烧砖,自己盖房子的事情。

  

 郑家的户主,是我的老太爷。文革后期,讲究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发展经济搞小副业,都被算做挖社会主义的墙角,是绝对不允许做的事情。老太爷的鱼网鱼篓,都被迫扔进了灶坑烧火了。鱼虾蟹蚌抓不成了,大家只能整天围着社会主义庄稼苗,单调地劳作着。别的人家穷点还能凑合着,可他家有一大群能吃能喝的半大小子,这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实在是没有办法维持。家庭成员间之间关系,也常常被粮食所左右着,你怨我吃的多,我恨你抢走了我的饭。夜半,肚子咕咕叫的时候,总是相互指责。甚至还想出了口粮平均分开,各自单独开火的建议。都被老太爷给断然拒绝了。

   他家每天都是烧上一大锅高粱米粥,做主食,整个夏秋的佐餐菜,都是生葱叶沾盐水吃。他家的二爷爷,是高中毕业的回乡青年,非常羡慕我父亲他大侄有正式工作,经常询问我家,每月能吃上多少顿熟菜下饭?还没等我回答,老太爷的筷子,就会准确地触向他的额头:下辈子再做吃熟菜的梦吧!

   郑家的清贫生活,实在让左邻右舍心酸。在那全国都饿肚子的年代,谁也帮不上他家什么大忙。好在郑家老少都识文断字,人穷志气从来没有短少过。一九七七年春天,他家的大爷爷,已经是二十八岁的小伙子了,急需娶媳妇盖新房了。一个每天拿盐水下饭的人家,要想盖房子,该有多难呀。郑家老太爷好多天围着砖厂转,算计着买砖备瓦的事情。

 忽然有一天,郑家老太爷让父亲出面,借些农家烧火做饭的风箱,说是要全家总动员,自己动手烧砖盖房。他这主意,把父亲给吓了一大跳。自己烧砖,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呀。父亲赶紧说,没钱盖房的话,大家可以想办法凑。可老太爷主意已定,说是看过宋代的烧砖介绍,只要能借到足够多的好用风箱,就能成功。老头不愧是有点文化的人,说干就干,找的帮工全是亲戚朋友中的壮劳力,就在东坝炕上,摆开了烧砖的架势。

  从生产队收工回来,他老人家借来农场的马车,从北沟拉来许多沙子,又从东大草甸子,割来许多河柳的树枝和树根,都成山一样高的柴堆。沙子和柴草准备好之后,开始挖黏土,也是堆成了一大堆,算是做好了烧砖的前期准备工作。郑家三四十口人的壮举,每天都吸引来无数的乡亲前来观看。我们这些孩子放学后,也把他们的工地,当做了临时的游乐场所。风雨不误地观看郑家父子的工程进程。

   主抓生产劳动的队长,也给了郑家父子特殊的照顾,烧砖期间,不扣他们的工分,算做雨雪天工休。等农闲的时候,弥补一下就可以了。有领导的关心,郑家父子的烧砖的干劲更足了。接下来的工序,是和泥制做砖坯,郑老太爷把亲属分成两个组,一个组专门负责和泥,一个组制作砖坯。和泥的活最累,需要把泥土搬运到和泥点,浇上水后,还要不停地翻动,不停地用脚踩动泥料。料峭的春天里,和泥的人,都是短裤背心打扮,一个个都是满身泥水汗水。这边的泥和好了,那边制做砖坯的人也不清闲。挖上一大坨干泥巴,先是狠命地用力往沙堆上摔打,不断地拼上全身气力,狠命地摔打着泥巴,直至泥巴里均匀地混进沙子。再把它狠命地摔进坯模里,并捶打添实坯模里空间,连同坯模再上下两面各摔打一次。接着,用一把弓模样的,细铁丝做弦的物件,在泥坯的底面一割,上面也沿坯模外表一割。这上下两割下来,砖模里就呈现出四块砖坯,把砖坯排列整齐,倾放到平坦已经铺好沙子的地方。制好的砖坯,倾倒出去后,还要用水冲洗坯模内侧,拖泥带水的砖模,才容易倒出制好的砖坯。就这样重复地和泥的和泥,做坯的做坯。

  

   砖坯要晒成半干,叠摞成垛,腾留出来的空场,依旧制做剩余砖坯的场所。我们每天放学,准时坐在大坝顶上,看他们挥汗如雨地狠命与泥土摔打,看他们仰起脖子,大碗往肚皮里灌凉水解渴。看他们劳动的架势,仿佛每一位和泥制坯的汉子,都是铁钢铸就的铁人。看不出劳累,看不出疲惫。几天工夫,就把那山一般高的沙堆,山一般高的土堆,变成了一垛又一垛整洁的砖坯。

  砖坯晾晒好后,就开始了正式的烧砖,把一垛垛砖坯,摞在一层层柴草里,一层柴草上面码一层砖坯,再围着它们,也用砖坯围砌一个圆型外墙,直至成一个四五层楼高,十多米直径的圆形土制砖窑。在土砖窑的根部,还预留许多鼓风口。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郑家父子把借来的风箱,一一按插在鼓风口。吉时一到,郑老太爷杀了一只公鸡,点了一挂鞭炮,伴着劈啪做响的鞭炮声,点燃了最底层的柴草。就位于每个风箱的汉子,拼命鼓起风箱来,大火烧了两天两夜,第三天下午,土砖窑里的柴草差不多燃烧干净,大家又站在梯子上,冒着滚烫的窑热,将土窑的顶端用土封死。

   三天过后,郑家父子剥开土窑外墙,开始收获烧好的砖。郑家父子烧出来的砖,比农场砖厂烧制的还结实。郑家用烧出的砖,盖了四所砖房。非常可惜的是,他家的哥几个,都没能在那些新房里结婚生子。隔年开始的恢复高考,郑家的老少爷爷们,早都过上了好日子。郑家老太爷带领儿子们土法烧砖的行动,至今还是乡亲们最钦佩的壮举。

 

赵公明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1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